<ruby id="npxxp"></ruby>
<address id="npxxp"><nobr id="npxxp"><meter id="npxxp"></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npxxp"><address id="npxxp"><menuitem id="npxxp"></menuitem></address></address>

          <sub id="npxxp"><listing id="npxxp"></listing></sub>

          <address id="npxxp"><listing id="npxxp"><menuitem id="npxxp"></menuitem></listing></address><noframes id="npxxp"><listing id="npxxp"><listing id="npxxp"></listing></listing>
          <noframes id="npxxp">

            <form id="npxxp"></form>

            紅色文化網

            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杜鵑花開 ->

            紀實文學

            收藏 | 打印-復制 | | | 獻花

            姜成娟:踐行崇高與扎根土地的新時代實踐——《大羅莊》創作談

            時間:2021-10-28 00:03:05   來源:昆侖策研究院   作者:    點擊:

            踐行崇高與扎根土地的新時代實踐

            ——《大羅莊》創作談

            姜成娟

            截圖20211027155915.jpg

            那是許多面巨大的鏡子,鏡子前的我,淚流滿面。那鏡子,在本色紅色群落老黨員事跡展覽館,這個展館,在莒縣大羅莊村。

            那次流淚,是在7年前,而它的滾燙,延綿至今。

            今天,我的四部紅色革命文化系列出版(包括《大羅莊》),以及我今天的生活——依然站立在那片鏡子前,只不過,由當年出差,而變成了本色館館長。——我經常自己一個人上四樓,到鏡子前,長久地凝視……

            這一切,源自那個初夏的午后,那次銘心刻骨的流淚。

            是的,從那時開始,我轉身離開省城,離開原來的生活,把生命投入了這個叫做本色的事業。

            也從此,投入了徹骨的孤獨。

            我的孤獨在于,我所熱切投向的家鄉和人群,并沒有一個人,真正理解,我為什么要回到這里工作。“為客”是通常以來,人們對名校生的定位和期待。甚至長久以來,我自己也都訥訥:似乎自己還在這里,是一種不好意思。

            不能做一個瀟灑的采風者嗎?為什么不能像很多人一樣,以俯視和旁觀的角度來寫當代農村?為什么要堅持成為敘事主體,而不是作為客體,來書寫與表達?為什么一定要成為在土地上生活與工作的基層干部,如此笨拙、焦灼,如同地里一株拼命醞釀生長的植物?

            甚至,在6年的時間里,嘗試純粹以精神的方式活著,恥于談錢與一切當代人汲汲以求的東西,——我想,我確實是在崇高地活著,而忘記了,在一個消費主義的時代,它能持續多久?

            在今天,在歷經孤獨、嘲諷之后,我悲涼地回首,我鄭重地向歷史提出這個問題!

            我們曾經有過崇高是社會的主流,全心全意為祖國奉獻、不計較任何個人得失,也不考慮物質金錢的時代——毛主席年輕時“人可以純以精神活著”——也是我6年來的追求。什么時候,這種純正美好的追求能夠回來?讓年輕人可以不需要考慮金錢物質,而心無旁騖地投入到工作、奉獻中?

            我為什么還在這里呢?

            深摯的,無法熄滅冷卻的,對中國共產黨的熱愛。還有對老家,這個魯東南地區那座千年古縣的愚蠢而執著的熱愛。這熱愛,甚至哽咽無言。

            正是因此,2014年文藝座談會習近平總書記發出青年作家要到基層扎根的號召后,我認真踐行。6年來,深心苦意,惟有魯東南的深夜明月,可以照見。

            關于這6年,我想,將來有一天,時間過去很多很多年,當有人要研究某一個歷史時段中國青年、中國作家的思想史的時候,當他們拂去歷史的灰塵,翻開我的書,看到我用鮮血寫下的文字,輕輕嘆一句:這是個真信仰者。這不是一個聰明人。

            是的,我不是聰明人。為了心頭的這一點鮮紅,我所付出和犧牲的,今天沒有能力描述之,將來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有能力寫出來。

            在今天,在很多人仰頭合唱的時候,我已經將近緘口不言。

            任何時代,都有真誠的信仰者,也有投機者,投機者的歌唱往往更加高亢。

            截圖20211027160038.jpg

            大羅莊是我工作的本色老黨員事跡展覽館所在地,也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原常委宋平出生的村子。2020年仲秋節,我為大羅莊與基層黨組織建設的典型九間棚村牽線,期望兩個村莊能夠加強聯系,大羅莊村向九間棚學習,促進村莊經濟社會發展。那晚從平邑趕回家,已經深夜,超市已下班,冰箱空空,孩子饑餓。那天晚上,月明如素,我在陽臺上看著月亮,眼淚流下來。我問孩子:你能理解媽媽嗎?孩子說:媽媽,我知道,你是為了宋平爺爺,為了這個地方。

            《大羅莊》是我的四部紅色革命文化系列之三,《本色》寫中國共產黨人的政治本色,《發現濱?!肥且郧嗄暌暯前l現濱海根據地的歷史意義,《向組織報到——一個新時代青年的信仰之路》是寫新時代語境下,當代青年與馬克思主義的關系。而《大羅莊》主題是黨的領導,線索是黨的建設,另一條線索則是黨的土地政策,每個時期農民與土地的關系。

            在人類一切生產資料中,土地是第一位的生產資料。馬克思《論土地國有化》中指出:地產,即一切財富的原始源泉,工人階級的未來將取決于這個問題的解決。……我認為,社會運動將做出決定:土地只能是國家的財產。

            事實上,土地革命,是中國革命的核心。中國共產黨正是從農村走向勝利。

            我關注農村,焦灼地關注土地問題,正是因為土地與中國共產黨的特殊關系。

            農民問題,是中國革命與建設的根本問題。這是宋平一再強調的。那么,在新時代,土地、農民問題對于根在農村的中國共產黨來說,有著怎樣的巨大意義?

            大羅莊的一位村民說過,前幾年金融危機,他在城市里失業后,就回老家了。“咱不怕。咱有地。還有宅基地。”

            《平凡的世界》中孫少平要離開土地,到“外面的世界”去,劉慶邦《到城里去》的宣言,代表著80、90年代農民對城市的向往。而從什么時候,當城市居民失去保障和穩定工作后,才發現農村的兩畝地還是退路和保障。而鄉村何以振興?關鍵在哪里?

            圖片認識、書寫今天的中國鄉村,最亟需的,也許是理論視野。

            2019年7月1日,我決定寫這個村莊,以此寫黨的一百年,寫中國社會的百年剖面。此后兩年,收集資料,各種尋訪,省委黨史研究院、省方志館、縣檔案局、育英中學等地方,都留下了我的足跡。資料不外借,我就去拍照、抄寫。

            在長期的扎根中,我了解到宋平的哥哥宋壽田是王盡美介紹入黨的早期黨員,是王盡美生命盡頭往來青島莒縣之間的護送者,意識到,這個村莊每個時期的實踐,正是中國共產黨一百年歷史的細部投射。

            我在書中表達了這樣的觀點:中國農民的土地,不是天經地義就有的。它是中國共產黨帶領人民用鮮血換來的。因為正確解決了土地問題而有了中國革命的勝利,未來也必須制定正確的土地政策,才能保證旗幟繼續飄揚。這是更加深刻的思考。

            什么是正確的土地、農村政策?就是習近平總書記所強調:加強農村土地集體所有制,壯大農村集體經濟,加強農村黨支部建設。

            我以一個村莊百年的翔實數據和事例,表達和支持了這一觀點。這是當代青年對歷史的負責,對中國共產黨的忠誠,也是對最廣大的農民群眾的忠誠。

            這個作品,是我在濟南的家與大羅莊之間的奔波里,在深夜的火車和清晨四點的早班車上,在大羅莊的土地上,6年思考的結果。在這幾年里,有人以為我天經地義就是紅色作家,我想,任何事物都有其自身邏輯。我的思想成長當然并不例外。事實上,我熱愛紅樓夢,喜歡話劇藝術,《大羅莊》是聽著肖戰的歌曲寫下的。我想說的是,我始終具備更多的豐富性以及小說寫作的可能與儲備。而我寫這個紅色系列,是因為一個信仰者的政治責任。

            創作主體的站位最終將決定作家透視和切入的視角、敘述的重心以及立足的點位。這些取決于他與敘述對象的關系,會直接影響作品的深度。從某種意義上說,創作主體怎么樣,作品就怎么樣。這是我堅持在土地上生活工作,真正平視的原因之一。

            當下報告文學的創作大多追求寫人物、細節,而我恰恰在《大羅莊》中有意反之。這是我的堅持,也是我的嘗試。

            我的對故事、細節的背離,反傳奇,反夸大的堅持,在當下,幾乎注定是孤獨的。

            它不是當下很多人在寫的那種“報告文學”。它甚至不是“仰頭歌頌”。它是平視的,對土地,對農民。

            我并沒有有意塑造人物。他們是共產黨員。不同時期的共產黨員。他們存在,不是為了不同,他們是中國共產黨員中的一個。他們是“我們”。

            我注重寫大的視野下共產黨員的共性。注重梳理百年黨史中重要的黨的代表大會。注重寫黨的自身建設。注重寫黨在每個時期的土地政策。更注重得出有深度的思考,比如在寫60年代村里人人為人人,人人為集體的風氣時,我寫到:這就是偉大的文化上的重塑與革命。它昭示著:六億神州盡舜堯是可能的。

            對每一個階段、每一個事件,我都試圖用馬克思主義理論來解讀,盡量引用馬克思、列寧的原話。大羅莊是宋平同志的家鄉,他對土地政策、青年干部成長的思考,我也用在了書里面。

            我有意在文本中注入馬克思主義理論。這需要作者具備理論素養。我嘗試理論注入、黨史再現、文學表達。

            是的,我追求的,是理論視野下的文學表達。用理論視野來觀照每一個歷史事實和人物。

            這是我的自覺和決絕。也是我的自我屬望。

            我的這個書,像刺向風車的長矛,它能刺中什么?我不知道,可是我要刺出。我的第一本理論入門書籍,購自山東教育書店。畢業初到濟南,我經常在那里駐留。山東教育出版社門前,有兩株玉蘭,十年來,每一個春天,它沁芳瀉玉,長久地留在我的生命中?!洞罅_莊》大部分是在疫情期間,在家中凝視著那兩株玉蘭所寫,從一地白雪到玉蘭吐蕊,書稿完成后,春天也來了。

            感謝家鄉組織部門的關懷與支持。事實上,這個作品自始至終,都是在組織部門的關心下完成的。個人服從組織、個人服務組織,在組織的指導、培養下,以文學創作的方式,為組織的偉大事業做出自己的一點貢獻,這,就是一個新時代青年作家,最幸福的事情。

            最后,感謝親愛的中國共產黨,是她的百年實踐,波瀾壯闊而感天動地,為當代文學提供了無比豐富的素材,值得我們為之反復詠嘆與鄭重書寫。

            微信掃一掃,進入讀者交流群

            本文內容僅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網站立場。

            請支持獨立網站紅色文化網,轉載請注明文章鏈接-----http://www.gsm-iran.com/wzzx/djhk/jswx/2021-10-27/71995.html- 紅色文化網

            獻一朵花: 鮮花數量:
            責任編輯:寒江雪 更新時間:2021-10-28 00:03:05 關鍵字:紀實文學  杜鵑花開  

            話題

            推薦

            點擊排行

            鮮花排行


            頁面
            放大
            頁面
            還原
            版權:紅色文化網 | 主辦:中國紅色文化研究會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小屯路8號院 | 郵編:100040 | 聯系電話: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備案序號:京ICP備13020994號 | 技術支持:網大互聯
            人妻性服务150P,被蹂躏的爆乳的女教师,男人狂躁女人下部的视频乀
            <ruby id="npxxp"></ruby>
            <address id="npxxp"><nobr id="npxxp"><meter id="npxxp"></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npxxp"><address id="npxxp"><menuitem id="npxxp"></menuitem></address></address>

                    <sub id="npxxp"><listing id="npxxp"></listing></sub>

                    <address id="npxxp"><listing id="npxxp"><menuitem id="npxxp"></menuitem></listing></address><noframes id="npxxp"><listing id="npxxp"><listing id="npxxp"></listing></listing>
                    <noframes id="npxxp">

                      <form id="npxxp"></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