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npxxp"></ruby>
<address id="npxxp"><nobr id="npxxp"><meter id="npxxp"></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npxxp"><address id="npxxp"><menuitem id="npxxp"></menuitem></address></address>

          <sub id="npxxp"><listing id="npxxp"></listing></sub>

          <address id="npxxp"><listing id="npxxp"><menuitem id="npxxp"></menuitem></listing></address><noframes id="npxxp"><listing id="npxxp"><listing id="npxxp"></listing></listing>
          <noframes id="npxxp">

            <form id="npxxp"></form>

            紅色文化網

            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杜鵑花開 ->

            紀實文學

            收藏 | 打印-復制 | | | 獻花

            懷念我在朝鮮戰場犧牲的父親

            時間:2021-11-04 00:05:33   來源:紅色文化網   作者:胡銀娣 王嫩江    點擊:

            懷念我在朝鮮戰場犧牲的父親

            胡銀娣 王嫩江

            編者按:本文系新中國第三批女飛行員胡銀娣回憶其志愿軍烈士父親的文章,并由其戰友王嫩江協助寫成。胡銀娣,1965年入伍,參加過我國第一顆人造衛星發射任務, 并在部隊出色地執行過各種飛行任務,帶過多批飛行學員。王嫩江,1965年入伍,在部隊出色地執行過空降空投、兵團合練、救災和科研試驗任務,多次受到嘉獎,多年來一直致力于女飛行員先進事跡的義務宣傳。

            1951年第一批女飛行員入伍,我國已培養了9批共545名女飛行學員,其中畢業328名。經過7個月訓練,1952年3月8日,第一批飛行員從北京西郊機場起飛,飛越天安門上空,毛主席贊揚她們說:“細妹子不簡單,飛得好高??!”1964年,我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后半小時,第二批女飛行員中的于富蘭和戰友們就駕駛著飛機兩次勇敢地穿過蘑菇云,圓滿地完成空中取樣任務,是世界上第一個穿過蘑菇云的機組。

            總之,女飛行員是共和國歷史上、人民解放軍歷史上一個特殊的英雄群體,她們以頑強的意志、過硬的作風,克服了許多常人難以相像的困難,經常冒著生命危險執行任務,創造了許多第一,在歷史上留下了光輝的一頁。她們當中,有第一女飛行員將軍“功勛飛行員”岳喜翠,唯一的女特級飛行員劉曉蓮,第一位女試飛員張玉梅,母女飛行員、第二批女飛行員董鎖箴及其女兒劉宇環……她們的先進事跡,值得我們銘記?。ㄈ龋?/span>

            “朝鮮戰場上那些藐視一切、那些膽大妄為、那些勇往直前的志愿軍勇士們流淌的中國血,重新定義了中國男人!此時,中國人第一次讓列強用上了尊重的語氣!……這就是那些在朝鮮殊死而戰的志愿軍為我們、為這個民族贏來的!”

            深秋,天下著雨,望著窗外,我不禁想起我那在朝鮮戰場上犧牲的父親……

            圖片1.jpg

            第三批女飛行員胡銀娣

            圖片2.jpg

            胡銀娣在機艙中

            今年(2019年)清明前夕,祖國迎回從韓國魂歸故里的第六批——十具志愿軍烈士遺骸。

            好像也是雨天,低低的烏云,深重的護靈軍士的腳步聲,親人們的淚水與隆重肅穆的迎接儀式,其悲壯的情景再一次勾起了我對在抗美援朝戰爭中犧牲父親的懷念。

            我姓胡,但我的父親卻叫周杰,這是有一段緣故的(后面我會說到的)。

            父親是江蘇省蘇州市吳江區菀坪鎮人,家里非常貧窮。他是一個老實巴交的農民,沒有上過學,識的字少得用手指頭都能數得過來。

            母親也是窮人家的孩子,家里生活十分困難,加之怕日本鬼子糟蹋,不得已很早就把年僅15歲的母親嫁給了大她8歲的我的父親。父母雖然日子很苦,但很恩愛,兩年的夫妻生活讓我母親一輩子都無法忘懷。

            母親在17歲時流產了一個孩子,18歲懷上我時,由于經常吃不飽飯,身體非常虛弱,妊娠反應也非常厲害。就在此時,屋漏偏逢連夜雨,家中的頂梁柱、唯一的勞動力,我的父親被國民黨逼著賣身做了壯丁,在國民黨軍隊受盡了欺辱。1948年我出生時,父親都沒能回家看看躺在床上的病妻和女兒!

            正在全家處于極端苦難的日子時,家鄉解放了,父親也被解放軍從國民黨軍隊解救了出來,懷著一顆感恩的心和立志跟著解放軍解救廣大受苦民眾的愿望,1949年春,父親連家也沒回就直接參加了解放軍。聽大人說,父親曾托話,要母親去部隊見一面,當時,母親身體不是很好,更主要的是我太小,才一歲離不開大人,盡管母親也十分想念父親,卻無法脫身,沒想到這次竟失去了父母唯一的一次見面機會!

            我出生后直到懂事,從來就沒有見過父親。我和母親相依為命,在黨和政府的關懷下,我們得以活下來,我上了學。記得母親經常念叨父親,并悄悄流淚。由于部隊機動性很強,父親很少有消息,他具體在哪,我們都不清楚,只是一直堅信父親一定會回來的。

            1950年10月得知父親所在的部隊——志愿軍第27軍入朝作戰。這是一支唯一殲滅過美軍一個整團的英雄部隊。

            圖片3.jpg

            我的父親當時是27軍特務團一營炮兵連戰士。他和他的志愿軍戰友不負使命,與裝備精良的美帝國主義侵略者浴血作戰,譜寫了可歌可泣的英雄凱歌,贏得了今天我們和平安詳的生活。他是我心中的英雄,我的好父親!

            據有關資料記載:1950年10月,中國解放軍第27軍參加中國人民志愿軍入朝作戰。當年11月,第27軍參加第二次戰役,取得了全殲美軍“北極熊團”(該部隊曾經干預蘇聯十月革命,是我軍在朝鮮殲滅的最大的一個美軍編制),同時殲滅土耳其旅大部的重大勝利,史稱“血戰長津湖”。

            就此,第27軍創造了抗美援朝中我軍以劣勢裝備全殲美軍一個加強步兵團的范例,同時在第94師配合下終將美“王牌”師擊潰。

            1951年4月,27軍參加第5次戰役,擔任我東線集團主要突擊任務。第27軍在兵團指揮下勇猛攻擊,一舉突破了美第24師的防線,直逼三八線。其后又向南猛插20余公里,與兄弟部隊一起擊潰了韓國第3軍團,繳獲大量裝備,取得了第5次戰役第二階段東線作戰的大勝。整個第5次戰役中,第27軍共殲敵4816人,迅速突破了美偽軍防線,在敵人防御正面打開缺口,按時完成穿插迂回任務。5月,我的父親和戰友們在極其困難的條件下,英勇抗擊美偽軍多路進攻,有力地掩護了我軍主力和傷員物資的轉移。不幸地是,在這次戰役中父親犧牲在陣地上!

            噩耗傳來,母親哭暈,三歲的我永遠失去了父親!

            我忘不了和母親相依為命的那些年,常見母親捧著烈屬證書悄悄流淚。我沒有勸她,因為我知道:母親對父親的懷念是無法割舍和勸阻的,而且我本身,雖然沒有見過父親,但母親的這種思念也深深地感染了我,母親這樣懷念他,他一定是一個好丈夫,也就一定是個好父親。父親為了我們母女能活下去,被迫做了壯丁,又為了更多的勞苦大眾得解放,毅然舍棄妻兒參加了革命,后來發揚國際主義精神和保家衛國,犧牲在異國他鄉!我從小就一直堅信:有這樣大愛的人,一定是個愛女兒的好父親!就這樣,我雖然從沒見過我的父親,但我對他卻有著一種天然的深深的眷戀。從此以后,我和母親相依為命,一起思念父親,一起等待父親的有關信息。我心中的父親是英雄,是好父親!

            我姓胡,父親的烈士證書上卻是周杰!這是因為父親在參軍填寫履歷表時,父親因識字太少,不會寫字,為省事,就把自己名字胡周杰三個字改成兩個字周杰。

            圖片4.jpg

            胡銀娣父親的烈士證書

            按國家有關政策,作為烈屬的母親被政府安排招工到了上海。1959年,母親又將我接到了上海,政府將免費送我上學并撫養我到18歲,但我17歲就參了軍。

            母親一直不相信父親真走了,她說父親是被人帶到別處了,總會回來的。在無限悲痛之時,母親把對父親的愛全部注入到我的身上,在母親的慈愛和對父親的懷念之中,我長大了,同時對美帝國主義侵略者的恨也牢牢地刻在我的心中。以至我的女兒從北航英語系畢業出國留學時,我堅決不讓女兒去美國留學,美帝侵略者與我們家有深仇大恨!

            父親對我來說是一個模糊的概念,他的音容笑貌我沒有見過,但只要看到或聽到涉及有關父親及志愿軍題材的信息、文學作品時,我都會流下眼淚。我渴望父愛!那時,每次在給母親寫信時,我在信頭都寫“父親母親大人”!母親總是提示我就只寫“母親大人”,但我依然會寫“父親母親大人”。我就是想不通為什么不能寫?我想父親,甚至因為沒有父親在同學面前感到自卑,以至影響到后來找對象時,也要找比我大得多些的,希望有個人替代父愛……

            幾十年過去了,這種心靈深處的痛越來越深重,“父親”是我情感深處無法填補的空虛,“父親,您在哪里?”伴隨著這種思念,我光榮地被選上人民空軍第三批女飛行員。

            母親舍不得我,我畢竟是父親的遺腹子。母親為了不可能實現的期待:父親能奇跡般地回來和守著我們,17年沒有改嫁。我知道,她異常舍不得我離開她,擔心我當兵后會像父親那樣參加戰斗犧牲,而使她再次失去親人。我沒有受母親情緒的影響,父親的獻身精神從小就已經深深地影響我的人生觀。我安慰母親:現在是和平環境,不必那么擔心,更何況作為烈士的后代奉獻也是應該的。我此刻恍惚中感到:父親就在軍營大門口召喚我:我要做像他那樣的人!

            在部隊的幾十年里,我越來越覺得我選擇的這條路是對的。我從沒有與任何人提到我的父親是烈士。由于年齡小,同志們都非常關心和照顧我。我自己也暗暗使勁:好好練業務,繼承父親的遺志。我學的是飛行行業中的通訊專業,為了練出在飛行中遇到惡劣天氣,在強干擾、大顛簸情況下能保證通訊暢通,我苦下功夫,夜以繼日地練習,在練敲電鍵時把手指都磨出了血泡。終于,功夫不負苦心人,我在較短的時間里熟記所有的電碼,順利地按計劃放了單飛。

            今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祖國的高速騰飛讓人們激動不已。我想起當年我參加過的國慶20周年的經歷。那是1969年春秋交際的一天。好像是大隊政委于富蘭把我叫到大隊部,對我說,有個任務要派你執行。這就是要我到空軍培訓基地訓練,準備參加北京國慶20周年。接受這個任務時,我還是從航校畢業不久的女孩子,還沒有想到這個任務的重大意義,只知道是任務必須接受和完成好。

            集訓是在北京昌平空軍一個訓練基地。主要是進行隊列式訓練。我的同批戰友、我師另一個飛行團的第三批女飛行員夏薔芬也被派來參加培訓。我們是作為文藝大軍成員參加國慶游行的。由于年輕,身體體質基礎好,強度對于曾經過新兵軍事素質訓練的我們根本不算是事,故一切都比較順利。由于軍人姿態與素質好,當時我還擔任過文藝大軍隊列式訓練的指揮員,小小地過了一把當“首長”癮!

            圖片5.jpg

            國慶20周年的天安門前游行隊伍

            1969年10月1日清晨,我們就集中在東單附近,當時我穿著朝鮮族服裝,夏薔芬穿著藏族服裝,游行開始后,我們倆相伴著一起在文藝大軍里隨著隊列向天安門行進。

            在游行隊伍經過天安門前時,激動的時刻來到了!我清晰地看到毛主席在天安門向我們揮手!頓時我們血液沸騰,心潮澎湃!所有在廣場的人們都在高呼;“毛主席萬歲!”“共產黨萬歲!”“中華人民共和國萬歲!”其氣勢震撼著整個廣場,將人們卷入狂熱的激情之中!

            當天晚上我們這些身著民族節日盛妝的文藝大軍來到廣場,按照預演時的隊列,在天安門廣場金水橋前等待著。

            晚上8時,國慶群眾晚會正式開始。天安門廣場上人山人海,天安門城樓上金碧輝煌。隨著廣場上人群的一陣陣高呼:“毛主席萬歲!”“祝毛主席萬壽無疆!”我又一次清晰地看到城樓上毛主席的偉岸身影!

            緊接著,焰火晚會開始。伴隨著《大海航行靠舵手》等革命歌曲,一束束焰火騰空而起,把整個廣場照耀的如白晝一般,部署在天安門廣場兩側的探照燈來回照射著廣場上歡樂的人群,在廣場前形成的紅太陽和絢麗的光芒線有規律地閃爍,顯示著紅太陽照耀四方的效果,現場頗為壯觀。

            由于預案中毛主席和中央其他首長要下城樓與廣場群眾聯歡,我們的隊伍(大概是出于安全起見吧,當時文藝大軍都是由我們這些軍人穿著民族服裝組成的)被安排在金水橋前盤腿坐著,等待接見。后來據說是為了毛主席的安全,考慮到他年事已高,下城樓的計劃被遺憾取消。

            國慶晚會進行了兩個多小時,整個夜晚,廣場上焰火不斷,人們的口號和歌舞不斷,我和我的戰友們欣賞著美麗的焰火,邊歌邊舞,度過此生最難以忘懷的夜晚。后來,組織上又安排我們坐了當時還沒有對外開放的地鐵,在天安門集體合了影,我還專門到人民英雄紀念碑照了一張像:我覺得那上面也有我的父親。

            圖片6.jpg

            參加二十大慶受閱全體同志合影(右一前排胡銀娣)

            如今,共和國20周年大慶已經過去50年了,由于時間久遠,又由于“文革”的特殊時期,這個國慶之夜的歷史已經鮮為人知。今年70大慶天安門大閱兵之時,看到祖國經濟與國防建設的飛躍發展,我激動得向一個飛行大隊的戰友提起當年參加國慶20周年時的場景,他們竟然對我們參加20周年國慶的事情毫不知情。

            幾十年來,我立過功受過獎,執行過很多任務,記憶最深刻的就是我執行過的我國第一顆人造衛星“東方紅”發射任務。那是49年前的事情。我非常幸運地見到著名科學家錢學森。

            1970年,我和第二批女飛行員張鳳云一個機組,一起執行我國第一顆人造衛星發射的科研任務。4月24日21點35分,我國第一顆人造衛星《東方紅一號》在甘肅酒泉東風靶場一舉升空,發射成功!21點48分衛星進入軌道,21點50分傳回來《東方紅》樂曲。那一刻,舉國上下,一片歡騰!

            記得好像是發射成功后的第二天,剛執行完任務歸來的機組同志們按捺不住興奮的心情,坐在飯桌邊,大聲地講述衛星發射成功時內心的激動。這時,一個看起來五十多歲的男同志笑嘻嘻地從另一張餐桌向我們走來,我們都認識他:他就是享譽海內外、杰出的科學家和中國航天事業的奠基人的錢學森!

            其實,在人造衛星發射準備期間,我們就在一個飯堂吃飯。飯堂不大,就兩張餐桌。一張桌是給我們機組用,一張桌是給專家組用。按標準,我們機組毎人是四個菜,還有水果。專家組每人是三個菜,沒有水果。錢老當時是國內外有名的科學家,貢獻大,級別高,時任七機部副部長、國防科工委副主任等,享受高待遇無可厚非,但對這些差別,他與其他專家從沒有表示不滿。他認為,飛行員空中精力和體力耗費大,任務重,危險性強,需要補充營養,保證身體健康,就應該被特殊照顧。

            錢老是個非常平易近人的領導。每次我們碰上,他都是笑容可掬,主動向我們打招呼,一點架子都沒有,外人根本就看不出這個和善的老同志,就是赫赫有名的副部級干部、著名科學家錢學深。

            因為平時飛行保障任務非常繁重,大家都是急急忙忙吃飯,盡快進場飛行,有時就在機場待命,飯就在飛機旁吃了。所以,我們和專家組很少遇上,就是遇上,由于時間緊張,加上對錢老的敬畏,機組的人都比較拘束,就是點個頭,問個好,簡單打個招呼就過去了。

            今天,錢老向我們走來,而且是那么和藹可親!“飛行員同志們,你們好呀!你們辛苦了!”他向我們打招呼。

            微信圖片_20211104012305.jpg

            我們都站起來,高興地歡迎錢老:“首長,好!”“首長辛苦了!”錢老坐下和我們親切地聊起來。他說,我國第一顆人造衛星發射成功,表明我國的科學技術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度,說明我們依靠自己的力量,完全可以建設出一個強大的高科技的社會主義國家。他說“今天人造衛星帶著《東方紅》的旋律在宇宙中翱翔,明天我們還會有更多的人造衛星發射,將來宇宙飛船也一定會造出來!”說到這,錢學森望著我們,充滿信心地說“現在我們有你們這些女飛行員,將來我們不僅有宇宙飛船,還會有我們自己的女宇航員!我們國家一定會成為世界強國!”錢老說到這時,那種自信的、堅定的眼神,永遠刻在我的記憶里。

            后來,我們機組要到其他地方執行衛星回收任務,不久離開了發射基地。這一離別就是49年。

            2009年錢老離開了我們,但他的預言都實現了:一顆又一顆的越來越先進的帶有不同功能的衛星發射到宇宙,一艘又一艘中國造的宇宙飛船不斷地發射成功,隨著載人飛船的發射,一批又一批黃色皮膚的中國宇航員加入了宇宙大家庭。當年錢老對我們說的:“今天我們有女飛行員,明天,我們一定會有自己的女宇航員!”也都有了!尤其值得驕傲的是我國前兩名女宇航員劉洋和王亞平就是在我們第七批女飛行員里脫穎而出的,她們出色地完成了祖國交給她們的宇航任務,她們是人民的好女兒,是祖國的優秀女宇航員,也是我們女飛行隊伍中的佼佼者,是中國婦女的驕傲!值得一提的是,劉洋和王亞平曾經在我們飛行大隊里訓練和飛行,我們一批戰友中還當過她們的飛行教員!而這一切,就是錢學森這些老一輩科學家為我們打下的基礎,是我們一代又一代科學家與人民自強自立、艱苦奮斗的結晶。

            今年是我國第一顆人造衛星《東方紅一號》升空發射成功的49周年。49年在人類歷史上僅僅是一瞬間,但就是這短短的49年,我國在航天領域里取得了天翻地覆的巨大成就!如今錢老已經離世10年,我們這一批女飛行員也從藍天走下了,我們把青春、健康都獻給了祖國的航空航天事業,為人民空軍建設做出了貢獻。我們對我們所做的一切無怨無悔,我們要告慰錢學森等老一輩科學家,告慰我的父親,告慰我們無數為祖國強大作出貢獻的人們,我們的國家正在騰飛,一個強大的中國正在世界上彰顯其巨大的影響力!

            因為長期飛行,我的身體健康受到損害,后來不得不離開心愛的飛行事業,改行從事藥局工作。我雖然離開飛行大隊,但對工作一絲不茍,認真負責的優良傳統我一直堅持,直到退休。

            如今,我也老了,有一個幸福的家庭,還有了第三代。我可以告慰父親,告慰錢老等老前輩我們沒有辜負你們的意愿,為了祖國的安危,父親忍痛離開嬌妻幼兒參加解放戰爭和抗美援朝,最后將遺骨留在異鄉;錢老等前輩為國家的強大,付出了一輩子的心血!同樣的,作為烈士的女兒、人民空軍女飛行員的我,以你們為楷模,為新中國的航空事業,為祖國的安危,也曾舍棄小家、舍棄青春、舍棄健康,做出了應做的貢獻!我沒有辜負烈士子女的身份!我和我的女飛行員姐妹們沒有辜負錢老等老一輩的期望,我們盡力啦!

            親愛的父親,盡管我從沒有見過您,但您的行為影響了我做人的準則,您一直是我的楷模和偶像!在我遇到困難時,您就出現在我的眼前,鼓勵我,要我為了家仇國恨,為了祖國的強大,必須努力堅持和擔當!我恨奪去我父親生命的美帝國主義侵略者、恨罪惡的戰爭!我立志接下了您和前輩們保家衛國、振興民族的遺愿,為此我把青春與健康奉獻給了祖國的國防事業,奉獻給了祖國的藍天,我這一生雖然沒有那么轟轟烈烈,但也值了!

            時間像流水,我對父親的懷念越來越重,可是父親的信息我們知道得很少。多年來,我通過各種渠道以及朋友們的幫忙查詢。一次偶然的機會,軍事博物館文物部主任程定飛知道了這件事。在他的熱情幫助下,我們聯系上了志愿軍烈士子女的一個群體,獲得了很多寶貴的信息,知道了父親犧牲的時間和地點,朝鮮大使館也和我們保持上了聯系。我非常感謝程定飛主任及朋友們,我相信我一定會找到父親的墓地!

            現已知父親是在1951年5月第五次戰役中犧牲在南韓。據說,沈陽烈士陵園的英烈墻上有父親周杰的名字。我默默地對父親說:親愛的父親,我和媽媽只有一個無法放棄的愿望;就是希望能找到您,讓女兒在您的墓前祭拜,告慰您的靈魂您的妻子和女兒都很好!您為之而獻身的祖國氣象萬千,欣欣向榮,正在向世界強國騰飛!

            親愛的父親,我一定要找到您,為您帶上全家的問候!

            2019年11月3日

            圖片7.jpg

            采訪第三代女飛行員王嫩江(左起:全根先、王嫩江、劉東亮)

            微信掃一掃,進入讀者交流群

            本文內容僅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網站立場。

            請支持獨立網站紅色文化網,轉載請注明文章鏈接-----http://www.gsm-iran.com/wzzx/djhk/jswx/2021-11-04/72113.html- 紅色文化網

            獻一朵花: 鮮花數量:
            責任編輯:寒江雪 更新時間:2021-11-04 00:05:33 關鍵字:紀實文學  杜鵑花開  

            話題

            推薦

            點擊排行

            鮮花排行


            頁面
            放大
            頁面
            還原
            版權:紅色文化網 | 主辦:中國紅色文化研究會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小屯路8號院 | 郵編:100040 | 聯系電話: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備案序號:京ICP備13020994號 | 技術支持:網大互聯
            人妻性服务150P,被蹂躏的爆乳的女教师,男人狂躁女人下部的视频乀
            <ruby id="npxxp"></ruby>
            <address id="npxxp"><nobr id="npxxp"><meter id="npxxp"></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npxxp"><address id="npxxp"><menuitem id="npxxp"></menuitem></address></address>

                    <sub id="npxxp"><listing id="npxxp"></listing></sub>

                    <address id="npxxp"><listing id="npxxp"><menuitem id="npxxp"></menuitem></listing></address><noframes id="npxxp"><listing id="npxxp"><listing id="npxxp"></listing></listing>
                    <noframes id="npxxp">

                      <form id="npxxp"></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