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文化網

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杜鵑花開 ->

紀實文學

收藏 | 打印-復制 | | | 獻花

全根先:在藝術的道路上不斷攀登——微雕藝術大師馮耀忠先生印象

時間:2021-11-12 00:08:14   來源:紅色文化網   作者:全根先    點擊:

在藝術的道路上不斷攀登

——微雕藝術大師馮耀忠先生印象

全根先

微信圖片_20211112001558.jpg

下班途中,忽然接到國際著名微雕大師馮耀忠先生電話,告訴我想把幾年前的著作《刀筆歲月》捐贈國家圖書館。這當然是好事。

說起來,馮耀忠先生的確有點與眾不同,在我認識的學者、科學家、藝術家中是較為少見的。有時候,我感覺,這個世界上似乎真有這樣的人,他們來到這個世界,似乎與生俱來就背負著某種使命,他們注定要成為這樣的人。

書上說,孔夫子罕言“怪力亂命”,其中必有深意?,F在想來,那種背負某種使命而來的人,或許又可分為兩類:一類是自幼天賦異稟、嶄露頭角的人,如三國時期曹植,十歲便能誦讀詩論辭賦數十萬言,作《登臺賦》時才十八歲;唐代詩人王勃六歲即能作文;王維寫“每逢佳節倍思親”佳句,年方十七歲;李白“五歲通六甲,十歲觀百家”, 二十歲就已名貫天下;杜甫七歲就能賦詩,十四五歲已成為當地詩友聚會不可或缺的客人;白居易八九歲就能寫格律詩,十六歲寫出“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這樣的千古名句;李賀七歲可即席賦詩,十七歲寫出《雁門太守行》名篇;明末抗清英雄夏元淳作《大哀賦》,年僅十三歲,與南北朝時文學家庾信的《哀江南賦》堪稱賦中“雙峰”。這樣的例子,可謂不勝枚舉,真“江山代有才人出”也。

在我看來,除了天資聰穎的早慧之人,還有一類人,他們因為人生旅途突然出現了某種轉機,改變原有的人生軌跡,最終成為某一領域的杰出人才。馮耀忠先生似乎就屬于這一類人。在接觸微雕以前,他的人生似乎還沒有找到發展的方向,甚至有點作“歧路亡羊”之味道。然而,因為一個偶然的事件,他的人生軌跡發生了巨大的轉折。

有人會問,為什么發生人生軌跡的突然轉向?這樣的轉變在別人身上為什么沒有發生?當然,這里一定有很多客觀原因,需要各種相關因素的不斷累積。畢竟外因必須通過內因才能起作用,沒有內在因素的不斷積聚,僅有外在條件是沒用的。

可以是,那些看似偶然的事情,突然觸發了其內心深處的長久期待,一旦時機出現,心靈的火花會被突然點燃,猶如地下的巖漿一下子噴涌而出!

我對于微雕的一點認識,是從接觸馮先生的作品開始的。徜徉于一件件精湛的微雕作品中間,靜靜地觀看、欣賞,我不禁為之感嘆、稱奇。這些巧奪天工的藝術作品,竟然出自普通人的手中——沒有借助任何精密的儀器或者工具,真是不可思議!難怪當年有中央領導蒞臨杭州天石微雕藝術館時,好奇地握住馮先生的雙手,仔細地端詳他的手是否與別人的不一樣。

馮先生的許多作品給人印象深刻。1992年,他創作了直徑只有0.03毫米的人體汗毛雕刻《為國爭光》,一舉打破了世界微雕紀錄;2005年,他完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整支象牙純粹微雕作品,上面刻有28部佛經,總字數達129200字,真是精美絕倫,令人嘆為觀止……

于今,馮先生已擁有“20項世界之最紀錄”。我想,在世界上,能擁有如此眾多紀錄的人,該不會有幾人吧?在馮先生創作的眾多微雕作品中,其中有117次被有關部門作為國禮外贈。在世界微雕藝術領域,他已經走得很遠很遠。他的作品在世界各地都有展出,多次應邀在國內外做學術報告。有人說,世界微雕的中心在中國,而中國微雕的中心則在杭州。事實上,杭州微雕藝術中心,就是杭州天石微雕藝術館。

然而,馮耀忠先生并不是從小就學微雕或者什么藝術門類而造就的一代微雕大師。在他的幼年時代,他的家庭、他的學習環境,可以說與微雕藝術沒有任何關聯,實際上那時他根本不懂什么是微雕。

微信圖片_20211112001612.jpg

1954年9月,馮耀忠出生于杭州市上城區南星橋一個離錢塘江邊不遠的出租房內。他的名字是父親找人幫助起的,耀宗,當然是“光宗耀祖”之意,是家人的美好寄托。1968年,為了向毛主席“獻忠心”,少年馮耀宗自己改名為馮耀忠,這個名字一直用到今天。從五六歲起,他就開始幫家里干活,拿著斧頭練習劈柴。九歲時,家里所有的木柴,都是他一根一根劈出來的。要知道,劈柴不是一個輕松的活,三四寸厚的船板,對于一個孩子來說,舉斧劈柴是一件十分費勁的事。為了節省蓋房成本,他的父親開始自己制作煤渣磚,就是以煤渣、水泥、石灰等為原料混合制作而成的磚頭。父親開了個頭,而制作煤磚的主力卻是年僅九歲的耀宗。

在他有限的上學經歷中,對于語文的偏好和文學的興趣一直保留至今。小學三年級時,父親給了他一分錢,他舍不得花,一直藏在口袋里。他每天上學放學,都會從好幾個水果攤前路過,知道一分錢可以買兩條黃瓜,或兩個緋紅的西紅柿,就是熬著不買來吃,只是想,怎樣才能讓一分錢花得更有意義。直到有一天,母親打發他去打開水,正好拿不出零錢來,這一分錢才派上用場。后來,他把這個故事寫了出來。他還抄寫了《成語詞典》,當然,要想成為一個作家,在那個年代可能只是遙遠的夢想。

命運之神將把他帶向何方?

等待神奇的力量給予靈魂深處那突如其來的猛然一擊!

大自然靜默無語,然而總是能引發無限的遐想,給人以深刻的啟示。

我忽然想到傳說中老子與孔子的一番對話:黃河邊上,面對滔滔的河水,老子對即將離別的孔子說,水幾于道。道無所不在,水無所不利。避高趨下,未嘗有所逆,善處地也;空處湛靜,深不可測,善為淵也;損而不竭,施不求報,善為仁也;圜必旋,方必折,塞必止,決必流,善守信也;洗滌群穢,平準高下,善治物也;以載則浮,以鑒則清,以攻則堅強莫能敵,善用能也;不舍晝夜,盈科后進,善待時也。

上善若水,道法自然。水的確有許多值得我們學習的品格,大自然是人類最偉大的導師。一個善于學習的人,必然會從廣袤無垠、奧妙無窮、深不可測的大自然中汲取智慧和力量,決不會把學習局限于有限的課堂,抑或拘泥于書本中的片言只語。

在常人看來,馮耀忠在杭發廠的工作并沒有什么驚人之處。不過,有一件事令人印象深刻,這就是他摸黑找圖紙的經歷。一天晚上,一個工友來借圖紙,突然停電,整個廠區漆黑一片。馮耀忠卻并不慌張,依舊在一排排的書柜中間摸索尋找。終于,他的雙手停在了一個本子上,抽出來,交給工友。工友開始有點不信,點燃打火機,打量那個本子,繼而露出驚愕的表情!這個本子其實在外形上沒有什么特別之處,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到的?

或許,一個人成為什么樣的人,可能真是冥冥之中的命運的一種安排。馮先生的這個故事,使我不能不聯想到他后來所創造的那么多的微雕奇跡。他能夠蒙眼微雕、抽屜內微雕、背著手微雕,以及最后能用毛發微雕,不就與他的這種敏銳的觸覺有某種相通之處嗎?對于他而言,創作一件非常精細的微雕作品,事實上視力已經不重要了,就是一種意念、一種直覺。

微信圖片_20211112001618.jpg

生活中的馮耀忠,就是一位性情中人。他喜歡喝點小酒,讓酒滲入血液,然后漸入詩境。進入詩境,不一定非得寫詩,而是進入不為尋常繁文縟節所拘的一種超然境界。對于藝術家來說,這種境界是一種沉淀、沉思、醞釀,可能會帶來奇思妙想,是人的創造力最活躍的一個時刻。我覺得,“李白斗酒詩百篇”不是什么故弄玄虛,可能就是“詩仙”真實的創作狀態。馮先生在創作過程中,經常會以酒相伴,而連續多年通宵達旦地利用晚上進行創作,可能就是在萬籟俱寂的夜幕下,開啟其獨特的時空之旅、體驗其非凡的精神歷程吧!

馮耀忠與微雕結緣,其實有很大的偶然性。1990年3月的一天,他在辦公室偶然讀到《錢江晚報》的一則報道,說是杭州凈慈寺附近有人開了一家手工藝術作坊,其中有竹編、竹雕、木雕、石雕等現場展示。于是,他出于好奇,找到了那個地方?;貋硪院?,他就開始了微雕創作的自學歷程,一發而不收。在此之前,他甚至連微雕為何物都不知,可命運之神偏將他此后的人生與微雕藝術牢固地聯系在一起。曾經連續17年,他通宵達旦地忘我工作,通過不斷的研究、創新,創造了一個又一個奇跡,不斷地挑戰自我,向藝術的高峰發起沖鋒。

在微雕藝術領域,馮耀忠潛心研究撰寫,陸續完成了《再探中國古代微雕藝術》《中國微雕技藝入門》《大件化微雕藝術創作》,以及我國第一部微雕藝術創作研究和公益事業之學術著作《刀筆歲月》等,填補了微雕史學理論的空白。同時,他還以杭州天石微雕藝術館為陣地,培養了一批又一批微雕藝術人才,許多學生已創造了自己的吉尼斯世界紀錄。微雕藝術館還經常舉辦公益講座,為絡繹不絕的來訪者進行講解,傳播微雕知識和中華文化。多年來,他還受到專程前來視察的習近平等黨和國家、省、市、區各級領導的高度評價。

在馮耀忠看來,作為一名藝術家、人大代表,應當盡自己的能力,承擔好社會責任。

說來也巧,今年夏天,我在杭州小住,亦曾到訪當年給予馮先生以靈感的凈慈寺。這座千年古剎位于西湖南岸,南屏山上,鐘靈毓秀,香煙氤氳。余與寺中方丈戒清法師及諸友品茶清談,一席高論,固然超凡出俗、百丈竿頭。南宋楊萬里有詩云:“畢竟西湖六月中,風光不與四時同。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

在我的書房中,就在座位的正前方,擺放著當年馮先生送我的一幅字——“道”。這個“道”字,還是他的一項專利,其特點在于筆墨中活脫脫地寫出了幾個道士形象,栩栩如生!當然,這不是刻意為之;刻意為之,寫不出來。馮先生跟我說,現在讓他再寫,寫不出來了。

微信圖片_20211112001615.jpg

誠哉,渾然天成!這是藝術的最高境界,是一種“化境”。然而,“化境”本身卻是“反自然”的,因為自然創造不出這樣的“化境”。在看似“化境”的背后,則是夜以繼日的辛勤耕耘。正所謂“千淘萬漉雖辛苦,吹盡狂沙始到金”(劉禹錫)。馮先生有一首詩是這么寫的:

浩瀚蒼穹盡,

毫芒點寒星,

已覺微藝路更遙,

夜夜惜光陰。

 

千幛如畫遠,

微刀納米行,

心底一輪欲噴薄,

睡眼忽又明。

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在此,祝愿他在今后的藝術生涯中,創作出更加精美的微雕藝術作品!

2021年11月10日夜據舊稿改)

微信掃一掃,進入讀者交流群

本文內容僅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網站立場。

請支持獨立網站紅色文化網,轉載請注明文章鏈接-----http://www.gsm-iran.com/wzzx/djhk/jswx/2021-11-12/72247.html- 紅色文化網

獻一朵花: 鮮花數量:
責任編輯:寒江雪 更新時間:2021-11-12 00:08:14 關鍵字:紀實文學  杜鵑花開  

話題

推薦

點擊排行

鮮花排行


頁面
放大
頁面
還原
版權:紅色文化網 | 主辦:中國紅色文化研究會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小屯路8號院 | 郵編:100040 | 聯系電話: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備案序號:京ICP備13020994號 | 技術支持:網大互聯
A级毛片无码免费真人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