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npxxp"></ruby>
<address id="npxxp"><nobr id="npxxp"><meter id="npxxp"></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npxxp"><address id="npxxp"><menuitem id="npxxp"></menuitem></address></address>

          <sub id="npxxp"><listing id="npxxp"></listing></sub>

          <address id="npxxp"><listing id="npxxp"><menuitem id="npxxp"></menuitem></listing></address><noframes id="npxxp"><listing id="npxxp"><listing id="npxxp"></listing></listing>
          <noframes id="npxxp">

            <form id="npxxp"></form>

            紅色文化網

            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杜鵑花開 ->

            文藝評論

            收藏 | 打印-復制 | | | 獻花

            能夠拯救小安東的,只有中國共產黨 ——評電視劇《功勛》

            時間:2021-10-13 00:03:18   來源:陽春白靴Dream   作者:歐洲金靴    點擊:

            能夠拯救小安東的,只有中國共產黨

            ——評電視劇《功勛》

            歐洲金靴

              公者千古,私者一時。無產階級只有解放全人類,才能夠解放自己。

              “軍事是政治的延續”,這句耳熟能詳的話其實一直在反映著一個向來不為文藝工作者們傾心琢磨的道理:政治,才是一切軍事元素的核心。

              毛澤東同志創建并領導的中國共產黨,是一個為人民服務的政治組織,而不是過去許多年間國內太多影視作品里展現的吆五喝六的軍閥或是轉著左輪手槍、擺譜耍帥的美式西部牛仔。

              黨的槍桿子只是為了創造政權和保衛政權的工具,而非黨的底色——相反,政治才是槍桿子的底色,槍桿子應當受到政治底色的熏染與領導,即“黨指揮槍”。

              如毛主席所言:“紅軍決不是單純打仗的,它除了打仗、消滅敵人軍事力量之外,還要負擔宣傳群眾、組織群眾、武裝群眾、幫助群眾建立革命政權以至于建立共產黨的組織等重大的任務。離了對群眾的宣傳、組織、武裝和建設革命政權等項目標,就是失去了打仗的意義,也就是失去了紅軍存在的意義!”

              以這個道理為準,我們可以清晰地將所有軍事題材的文藝作品劃分三六九等與敵我陣營。

              將政治劇拍成軍事劇的,必然無法給出高分,因為它無法解釋領導軍事力量的政治團體間的差異;

              但是能夠將軍事劇拍成政治劇的,顯然是在劇作靈魂和主體格局雙重層面得到升華的文藝翹楚。

              2021年的電視劇《功勛》(暫時只談前六集),以及“能文能武”的李延年同志,叫人如何不淚流滿面啊。

            圖片

              1

              李延年部分的前六集,關鍵的要素、也是劇情的靈魂核心實質就是一個詞:解放。

              戰前部署,在各連連長“爭搶任務”時主動化解干戈、從側面和全局視角解讀連隊任務的實戰價值,這是解放軍事思想;

              對逃兵小安東的教育和拯救,這是解放家國思想;

              指導班排一級的干部領悟“對士兵尊重和信任,也是戰斗力”,以及后續發揮羅厚財的主觀能動性(采納其阻擊坦克的建議),這是解放民主思想;

              率領一眾不被上級完全認可的“待政審同志”秘密擊斃美軍軍營里的臺灣漢奸、已自證清白,這是解放領導思想。

              李延年,一個真正意義上的有血有肉的「解放軍」。

            圖片

              用《功勛》制作方的話術,“有血有肉”,就是屏幕里所呈現的“能文能武”。

              所謂有血有肉,“血”是軍人的“鋼”,“肉”是黨員的“氣”,只有鋼氣皆存、軍人和黨員相融合,且氣為主體——即電視劇里引用的毛主席名言“美軍鋼多氣少,我們鋼少氣多”——李延年才能以優秀同志的形象,將現實與劇中的人物經歷完滿化。

              這一點,導演組真的太“懂”了,非常寫實得讓立了大功的前國民黨士兵羅厚財,在鏡頭前眼神堅毅得對李延年說出了自己的夢想:“我想入黨!”

            圖片

              “有血有肉”,從李延年這個解放軍(志愿軍)干部個體的角度,是軍事指揮才能與政治教育才能的有機統一;而放置到一個班排、一個連隊、一個營團的隊伍規模,則是軍事指揮官與政治委員的有機統一。

              在劇中,作為政工干部即連隊指導員的李延年,毫無疑問是大多數劇情的核心,因為只有身為一個政治角色的他,能夠擔負起電視劇劇本的核心任務——“解放”這一終極信念。

              政治信念站得穩,仗才能打的贏。

              其他的所有重要角色,都只能在劇情的層面作為配角出現,他們必須為連隊中最重要的職能人物“指導員同志”讓路。

              這一點,在小安東的劇情情節及其后續的人物變化中,體現的最為深刻。

            微信圖片_20211011161900.jpg

              2

              小安東本是一個流民,是一個十分臉譜化的民國時期在國民黨治下無依無靠的社會底層生命。

              在兵源吃緊時,本是無人問津、餓死了都沒人知道的他,被國民黨的壯丁政策強行賦予了社會角色:一個被迫背井離鄉、離開相濡以沫的愛人,去前線為蔣記法西斯軍閥貢獻力量、保衛國民黨反動統治的戰場炮灰。

            圖片

              當來到朝鮮的小安東因為害怕在美軍的炮火下丟掉生命、因為思念他的二妞而選擇當一個逃兵時,電視劇的第一個高潮出現了:中國共產黨與中國國民黨的區別。

              小安東為什么離開國民黨軍隊?

              既是因為打仗怕死,也是因為國軍陣中特有的風氣:等級森嚴,打罵戰士,干部與士兵享銜受祿不公,軍隊與群眾關系不睦(沒有軍人的榮譽感)。

              等級化、階級制,這是國民黨軍隊的標志之一。

              戰爭時期的國軍內部存在嚴重的官兵對立,導致其軍令不一,故只能靠法西斯紀律來維持秩序,驅使士兵和下層軍官賣命、直接服務于大小軍閥,從而各買辦軍頭的利益。

              在蔣介石治下,國軍內部普遍實行效仿意大利軍隊墨索里尼式的“肉刑”,軍閥作風明顯,對士兵、下層官兵非打即罵,對敗兵處罰更是殘忍,刀砍、槍殺、分尸、打死煮湯令其他人喝下等封建軍隊式懲律層出不窮。

              根據高戈里的研究數據:

              抗日戰爭期間,國民黨軍獲最高榮譽的有172人,其中職銜基本明確的:將校以上文武官員占96.51%,將軍及省部級以上官員又占83.72%;

              “國光勛章”在抗戰期間國府僅授2人,即蔣介石本人和傅作義;

              “青天白日勛章”在抗戰期間共授170人,其中將官以上136人(含美軍4人:馬歇爾、史迪威、魏德邁、陳納德),占80%;校官20人,占11.7%;尉官3人,占1.7%;軍士2人,占1.1%。

              士兵,則為0;其他9人,占5.2%。

              而毛澤東與共產黨領導的抗日軍民獲得最高榮譽的有183人,除4名營團職干部外,占97.81%的都是基層指戰員、民兵和普通老百姓!

              由此,小安東加入共產黨的理由就很明晰。

              不僅僅是因為共產黨“有飯吃”(淮海戰役后期,許多國軍來投降的第一目的就是為了有東西吃),更是因為電視劇中李延年的那一句“官兵平等”。

            圖片

              歷史指向1927年的三灣改編。

              三灣改編除了確立黨的領導,另一項重要政策就是實行官兵平等的民主制度。

              時年34歲的毛澤東嚴肅指出,在部隊中應取消軍官特權,同時要規定官長不許打罵士兵,官兵在政治上和待遇上要平等;且在團、營、連三級建立士兵委員會,代表士兵利益,參加部隊的行政管理和經濟管理。

              實行軍隊內部民主,這是毛澤東在人類軍事史上的一個偉大創舉,有效保障官兵特別是廣大士兵的軍隊內部地位,使他們感到政治上翻身、精神上解放、人格上獲得尊嚴。

              還記得今年7月鄭州的暴雨洪災嗎,當時在鄭州阜外華中醫院轉移安置受災群眾的救援現場、在人民子弟兵緊張有序的水中賑災身影里,有一位不停忙碌著的同志當時被網友認出:朱生嶺。

            圖片

              朱生嶺,1957年11月生人,中央委員,現任中國人民解放軍中部戰區政委,上將軍銜。

              2019年的建國70周年大閱兵,領銜裝備方隊出場的五大戰區指揮員中,朱生嶺將軍正是我軍中部戰區的代表,率領著鮮紅的戰旗方隊與滾滾鐵流,接受大大和全國人民的檢閱。

              災難面前,將軍與戰士并肩同伍,沒有軍銜之分,沒有官階高低,沒有領導架子,沒有官僚主義。

              割除封建等級文化,注入黨領導下的民主主義和為人民服務的政治思想,這是毛主席締造的中國人民解放軍,能夠在風雨飄搖中始終屹立于億萬中國人民之間長達九十四年的法寶。

              3

              在電視劇《功勛》里,共產黨軍隊和國民黨軍隊的區別被徹底體現,導演非常巧妙的運用對比、先是讓七連連長劉家龍怒氣沖沖地叫囂“槍斃”,然后再安排李延年政治教化的劇情。

              共產黨是沒有抓壯丁政策的,甚至每次戰前動員時還會詢問“有沒有想和老百姓一起轉移的”并發放糧食——我們的戰士那個個都是寶貝疙瘩啊,輕易就鳴槍擊殺嗎?

              李延年提供了一個讓人動容的答案:多殺一個人,就少一份戰斗力;多教化一個人,則多了不止一份戰斗力。

              他告訴了所有觀眾:如果真的將小安東一槍斃命,那么共產黨和國民黨還有什么區別呢?小安東冒著生命危險投奔共產黨又有什么意義呢?在朝鮮他繼續冒著生命危險離開志愿軍隊伍又有什么值得苛責呢?

              從后續小安東這個劇本人物的蛻變可見,李延年對他的教化,正是一種“解放”。

              小安東的主觀意愿很淳樸:放不下二妞。

              對此,七連連長劉家龍的反應很“臉譜”,他怒斥小安東“為了個女人,沒出息!”

            圖片

              這樣的呵責很符合國內國外的右翼群體和自由派勢力對共產黨的臆想和污蔑:毫無人性、壓制情感。

              但是事實上,“為了個女人”,真的就“沒出息”嗎?

              二妞,她可是小安東的愛人和他的救命恩人啊,是他在這個世界上至親至親的親人,為了二妞而產生怯戰心理,這真的很丟人嗎?

              指導員同志李延年,給出了不同的看法和做法。

              他先是告訴了同志們小安東和二妞的故事,讓全連通過與小安東產生共情而消除敵我隔閡。

              繼而,李延年轉身,向全連同志激發“二妞”這個人物的“普適性”,讓大家各自訴說和懷念自己的愛人、家人。

              瞬間,“二妞”便被升華了,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個二妞!

              這些二妞們,她們是愛人,是母親,是父親,是兄弟,是姐妹,是孩子……她們在遙遠的國內,等待著志愿軍戰士為她們保衛身后這座拔地而起不過一年的共和國政權!

              緊接著,他再轉身,教育小安東:你的二妞不止是一個二妞,她更是一個階級,她是千千萬萬有可能如死去的朝鮮人民一般被美國鬼子炸死的中國人民中的一員,她不僅僅是你小安東一個人的妻子,她更是我們全體志愿軍要用生命去守衛的親人!

              小安東,從這一刻成長了。

              他明白了自己不僅是為一個二妞而戰,更是為捍衛千千萬萬個二妞的幸福生活而戰!

              他口中原本毫無意義的“二營上去就沒幾個活著回來的”也在此刻充滿了雄渾的價值:志愿軍在朝鮮的戰死,換來了身后的二妞們、以及中國世世代代的二妞們的活著。

              這也就是政工干部李延年同志所刻畫出的共產黨與國民黨的區別:一個是為人民而戰,一個是為蔣氏軍閥頭子的獨裁利益而戰。

              4

              劇情由本是逃兵又被李延年救下的小安東鋪開,電視劇的第二個高潮出現:抵御敵特的政治策反。

              第五次戰役結束后,談判成為了朝鮮戰場的重點,這是一場邊打邊談、以打促談的焦灼拉鋸戰。

              停戰談判歷時整整兩年,期間經歷了美國總統更迭、美軍前方指揮官更迭、蘇聯斯大林去世等重大歷史事件。

              從開城到板門店,談判異常艱辛,還發生過中美雙方靜坐、一言不發、雙方外交人員直勾勾怒目注視彼此逾倆小時的無聲大戲,堪稱世界軍事史上的談判奇觀。

              這一點,在電視劇《功勛》中也給出過一定程度的演繹。

              談判為什么如此艱苦?主要交鋒爭奪在兩個點:①軍事分界線的劃定(美軍無端要求中朝軍隊向北退讓);②交換戰俘問題。

              尤其第二點,就交換戰俘的交涉,中美雙方在人道主義高度上完全不在一個量級,然而美方卻依仗軍事威脅而無視對等原則。

              并且,在這一過程中,美軍和臺灣方面的蔣匪軍動用了大量慘無人道的威逼手段,并排出大量漢奸利誘策反我軍。

              1951年下半年談判一開始,我方就按照《日內瓦戰俘公約》中“戰爭結束后戰俘應該毫不遲延地釋放和遣返”規定,要求美方遣返我軍俘虜。

              然而美軍卻始終主張所謂的“一對一遣返”、“自愿遣返”,即我軍被俘人員必須“自愿”才能回來。

              這完全就是陰謀!

              因為在美軍戰俘營中,衛生條件差、缺醫少藥這些就不多說,最可惡的就是美軍對我俘虜實施了一系列反人類的虐待行徑,威逼不準“自愿遣返”。

              根據程紹昆《美軍戰俘》和王樹增《朝鮮戰爭》等載,蔣介石在朝鮮戰爭期間派出數批“策反組”,前往前線的美軍戰俘營,和美軍一同對我軍被俘人員施虐、利誘、逼降。

            圖片

              蔣匪和美軍讓被策反的叛徒挖出我戰俘的心臟、割我戰俘的肉,并讓戰俘們分而食之;把消防水龍頭插進我戰俘的肛門,一桶桶涼水把他們肚子漲得溜圓;還用高分貝噪音、強光束照射、超強微波刺激等“高科技刑罰”殘酷折磨我戰俘。

              美軍和蔣匪還有一種酷刑:刺籠,就是把大鐵絲網分成很多小圈,每個小圈長1.5米,高1。5米,寬1米,朝里的鐵刺被磨得尖尖的,使我戰俘站不能直腰、躺不能伸腿、靠又不能靠,只能縮成一團呆在中間,常常被扎得滿身是血。

              能活著從刺籠里出來的我軍戰俘,大都遍體鱗傷、氣息奄奄,有的人出來后長達十多天不能動,有的則終身殘廢。

              美軍和蔣匪對志愿軍戰俘強制實施的“遣返志愿甄別”,實質就是強行將我軍戰俘劃分為“愿回大陸”和“要去臺灣”兩部分,并加以分別關押。

              他們用坦克機槍掃射愿回祖國的我軍戰俘,更是在1952年4月把坦克開進了釜山第一、第三傷病戰俘收容所,造成戰俘傷亡達300余人。

              1952年10月1日,美軍又動用11輛坦克和兩個營的士兵向志愿軍戰俘掃射,造成近200名我戰俘的傷亡。

              除了硬攻,還有軟攻,即政治策反攻勢。

              美軍向朝鮮戰場派出了神父、牧師來“傳教”,給我戰俘“洗腦”,在他們身上刺上“反共”等字,使他們遠離“共產主義魔鬼”,以逼迫他們“就算回到中國,也會被視為叛徒”………

              這樣的政治戰、心理戰,對于當時的李延年們而言,絕不比抗衡美軍的飛機大炮要來得輕松。

            圖片

              5

              抗戰時期,中國是各國之中唯一一個漢奸偽軍數量多于敵軍的國家,這不光是人口龐大的問題,也是包括國民黨、各地軍閥在內各路統治組織「政治缺位」的表現。

              但毛主席領導的共產黨和解放區則是另一番光景,我們不但善于政治保衛,更擅長政治出擊、主動教育拉攏日軍和國民黨軍的士兵。

              不要說日后的朝鮮戰場,就是早在反圍剿時期,1929年1月29日,國民黨軍曾攻占井岡山小井,包圍了那里的紅軍醫院。

              彼時,130多個傷病員被趕到稻田里,四周架起了機槍。敵軍團長宣布:“只要口頭聲明不當紅軍的,站到一邊,發給銀洋放走,不聲明的馬上處決!”

              結果,任憑這個團長跳著腳叫喊了幾十遍,紅軍的傷員們始終沉默著,沒有一個人站出來。

              敵人的機槍終于還是響了,鮮血染紅了稻田,流向溪水里……這就是毛澤東的紅軍!

            圖片

              到抗戰時期,我們已經能夠將政治戰純熟地運用到實際中。

              1937年10月,毛主席將瓦解敵軍和寬待俘虜作為我軍政治工作的三大基本原則之一,指出“我們的勝利不但是依靠我軍的作戰,而且依靠敵軍的瓦解。”

              抗戰期間,針對我軍日俘不斷增多的情況,我黨還創辦了著名的延安日本工農學校,由日共領導人岡野進任校長,對日俘進行系統政治思想教育,很多學員后來都成為反戰同盟戰士。

              后至解放戰爭時期,黨中央又發布了《對俘虜工作的指示》,確立對被俘蔣兵“權衡利弊、靈活運用”的方針,明確“大部爭取補充我軍”、“做好俘虜教育”等規定,把我人民軍隊的俘虜工作推向了新的歷史高度。

              像國民黨著名高官杜聿明,更是能在1978年當選為我國第五屆全國人大代表和全國政協第五屆常委。

              這些,在電視劇《功勛》中通過擅做政治教育工作、對每一個解放戰士的背景了如指掌的李延年均有體現。

              面對上級政審領導對期間某些“解放戰士”的不信任,李延年選擇在服從命令聽指揮的情況下,主動帶領他們為自己正名,向那個不斷進行廣播策反的臺灣漢奸“皮特王”發起進攻。

            圖片

              懂軍事必先懂政治,懂政治必然懂人心。

              身上的污水,別人是擦不凈的,能夠把一身污濁用力洗去的,只能是真正咬定信念的自己。

              1948年10月17日,國民黨軍第60軍軍長曾澤生,在我軍重重包圍和政治教育之下,正式率軍起義,編入我軍編制。

              1949年1月2日,第60軍被改編為解放軍第50軍,轄第148、149、150、167師(曾澤生任軍長,徐文烈任政委),并在一年后參加了抗美援朝第一、二、三、四次戰役。

              在第三次戰役中,這支幾乎與解放戰爭時期人員無差、曾經懶散笨拙又軍紀渙漫的“敗軍”,竟然高吼著“保衛祖國!”、“請毛主席和軍委放心!”,在朝鮮全殲英軍皇家重型坦克營、一舉解放了漢城!

              在第四次戰役中,這支煥然一新的軍隊更是在漢江兩岸頑強抗敵五十個晝夜,沉重打擊和消耗了敵有生力量。

              同樣的一批人,差別在哪里?為何而改變?

              后來獲得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一級國旗勛章的曾澤生,只落下五個字:“因為毛主席。”

              6

              一個國民黨的兵,蛻變為一個共產黨的人民戰士,究竟要走多遠的路?

              羅厚財和小安東就是《功勛》的回答。

              像羅厚財這樣的基層士兵,在國民黨軍隊中,“諫言”幾乎是不可能的。

              連高官重臣如白崇禧,都在抗戰結束初期和解放戰爭初期連續被蔣光頭“否諫”三次,國軍的等級制度根本不可能讓戰場上的將士發揮能動性、甚至直接向上級呈遞作戰方案。

              但是在李延年的手下,羅厚財竟然成了一個坦克手,成了全連阻擊美軍坦克的先鋒。

            圖片

              當年在井岡山上,有一個叫郭天民的人,是黃埔軍校四期畢業生。他打仗勇敢,很有軍事才能,擔任工農革命軍的大隊長,但是因受舊軍隊習氣的影響,郭天民有時體罰戰士。

              以前打戰士,戰士是不敢反抗的,但三灣改編成立了士兵委員會后,戰士們將郭天民打人罵人的情況反映給士兵委員會,士兵委員會又將此事匯報給了毛澤東。

              毛澤東立即對郭天民進行了批評,告訴他這是不允許的,是違反紀律的。

              被毛澤東批評后,郭天民很快改正了體罰戰士的毛病,開始用說服教育的辦法、通過做政治工作來管理部隊,很快重新獲得了士兵們的理解和愛戴,在戰士中的威望反而比以前高了許多。

              這就是李延年對五班長的教育:“尊重和信任,也是戰斗力!”

              在《功勛》中,除了羅厚財,小安東從開小差逃跑,面對副班長陳衍宗犧牲后的怒吼“聽我指揮”——一個幼小戰士在炮火中震天動地的蛻變,一切也是來自于指導員李延年的教誨。

              還是那個離不開的核心主題,也是電視劇的第三個高潮:小安東,終于得到了“解放”。

              只有解放,才是一種真正且徹底的拯救。

              肉體的茍活只是動物性的貪生,而政治屬性和社會身份的解放,才是一個人于靈魂層面的「站了起來」。

            圖片

              當小安東面對陳衍宗的尸體沒有顧得上悲痛、而是立刻擦干眼淚、毫不猶豫地接過副班長的指揮權——“由我指揮”時——這一刻,他已經不再是那個拘泥于兒女情長和小家小愛的無主流民,他已經在黨的教育下完全成長為一個扛起一座山頭的堅守重任、心中裝填起自己戰友和人民的黨的指揮官!

              無名無姓、哭鼻子的小安東,變成了頂天立地的「小安東同志」。

            圖片

              7

              除了羅厚財和小安東,在電視劇《功勛》中還有那個腳踩地鐵紋絲不動、等待大部隊發動進攻的排雷戰士李源,他知道李延年一定會來救自己,所以自己不能動、不能暴露。

              還有那個第一次參與作戰、嚇尿了褲子的文書,還有那個通訊員兼警衛員、執著得給李延年送水喝的孩子,還有那個一路唱著“雄赳赳氣昂昂”給營部送信的司號員………

              他們的心中,都裝著李延年。

              正是因為信任李延年,他們愿意服從命令,他們愿意舍生忘死,他們愿意為了完成一個任務而不惜付出生命的代價!

              因為在他們心中,指導員李延年,就是黨!李延年的命令,就是黨的命令,就是人民的命令!

            圖片

              聽黨指揮,是不會錯的;

              聽黨指揮,是不會與人民相悖的;

              聽黨指揮,堅持不會是無謂的堅持,犧牲不會是無謂的犧牲,戰斗不會是無謂的戰斗。

              毛主席的兵為什么“嗷嗷叫”,毛主席的隊伍為什么“軍民團結如一人”,毛主席的軍營為什么“官兵同體”?

              正是因為毛主席的人民軍隊中,有千千萬萬個李延年!

              正是這些肩負著軍隊政治工作重任的李延年們,永遠把握著軍隊的底色和方向,永遠在解釋著每一發子彈、每一次沖鋒的意義:我們是在為誰而戰。

              1928年11月25日,毛澤東在向中共中央寫的《井岡山的斗爭》這篇報告中,講到“軍事問題”這部分時,特別分析和強調了軍事斗爭中的政治工作。

              毛澤東講到:“紅軍士兵大部分是由雇傭軍隊來的,但一到紅軍即變了性質。像變了個人似的!什么原因?是因為通過軍隊中的政治工作,讓這些士兵懂得了這樣一個道理:紅軍廢除了雇傭制,使士兵感覺不是為他人打仗,而是為自己、為人民打仗!”

            圖片

              1944年4月,在修改譚政起草的《關于軍隊政治工作問題的報告》時,毛主席提出:“政治工作是革命軍隊的生命線。”

              1946年10月1日,毛主席在總結解放軍的戰況時,自信地說了這樣一句經典的話:“三個月經驗證明:一切軍隊必須加強政治工作。”

              十八年后的1964年5月25日,毛主席在會見外賓時,依然自信地告訴外賓這樣的經驗:

              “革命單搞軍事不行。”

              “單有軍隊,單會打仗是不行的。”

              “只有會做政治工作的人才會打仗,不懂政治的人就不會打仗。”

              8

              作為對比,我忍不住要再次點名一部似乎也是受到大量吹捧的軍事題材的電視?。?strong>《亮劍》。

              相比于真實還原我軍作戰風貌、肯定我軍政治工作成效、給予政委職能崇高評價的《功勛》——從政治的角度,電視劇《亮劍》的錯誤性,以及一種顯而易見的人為的修正性,則是這抗日部劇最大的陽謀之一。

              在《亮劍》中,軍事指揮官李云龍對身為政委的趙剛有一句標志性的臺詞:“軍事歸我管,生活歸我管”。

              這樣的臺詞設計,簡直反動得無以復加。

              1928年6月時,紅四軍制定了《紅軍黨代表工作大綱》,明確規定了“黨代表是代表中國共產黨在軍隊中工作的;是所屬部隊士兵與官長的領導,是負責部隊管理與教育的首長”的政治紀律。

              “支部建在連上”,這也是毛澤東軍事思想最鮮活的政治創造。

              毛澤東曾在《井岡山的斗爭》說過:“紅軍之所以艱難奮戰而不潰散,‘支部建在連上’是一個重要原因。”

              但在《亮劍》中,李云龍成了團里一手遮天的霸王,更可恥的是他讓魏和尚去保護趙剛時的那句:“政委他不會玩刀!”

              一句話,似乎就暗示了我軍政委都是一群繡花枕頭、一群掉書袋的草包。

              這完全是翻覆歷史。

              和國民黨軍中其政工干部幾乎全部出身文職學校截然不同,我軍的政工干部幾乎全部發于卒伍、于血腥的槍林彈雨里成長起來。

              小到連指導員,大到師團級的黨支政委,哪一個不是把帶兵打仗作為第一職責?哪一個會在戰斗中比同級的軍事指揮員退后半步?

              鄧華、楊勇、王震、陳錫聯、葉飛、王建安、傅秋濤、鐘偉……我隨便列一大串,哪個是《亮劍》李云龍口中的讓他瞧不上眼、以致于叫囂軍事歸團長管的“書呆子”?

              相對來說,政委不僅要參與作戰部署和帶兵指揮,還要負責部隊中復雜的政治教育、收編擴編、俘虜教化、黨群建設、百姓生活管理。

              從職責看,政委的權力和責任一點不比“李云龍”們小。

              但是《亮劍》作者都梁,顯然不這么認為。

              他的筆觸下,李云龍這樣的跋扈之徒,其所有的不守紀律、違抗軍令、自私自利、軍中一言堂……都在劇情的編排下,充滿了合理性。

            圖片

              而作為軍隊中政治方向把控者的趙政委,不但可有可無,乃至還通過一場指責李云龍被降級“這隊伍,沒有你,我一個人怎么帶”來表達對政委領兵無能的戲謔。

              這些,顯然都已經被《功勛》中率領連戰士巧妙躲避美軍飛機轟炸的李延年打了臉。

              在1938年12月頒布的《政治委員工作暫行條例》中,有著明文規定:“在軍事行政和作戰指揮上,軍事指揮員負更重大責任。但在軍事指揮員有違犯了黨的路線或不執行上級命令情況時,政治委員有停止軍事指揮員命令之權……”

              然而在《亮劍》中,李云龍擅自出于一己私利攻打黑風寨,被降級后,趙剛竟然在部隊中明目張膽地叫嚷:“獨立團只有一個團長!那就是李云龍!”

            圖片

              這獨立團在都梁的筆下,還真就“獨立”了?連上級組織的命令都當成放屁了?

              黨有黨規,而你獨立團卻自有團法?趙剛作為政委,在都梁筆下就如此的黏黏糊糊、唯唯諾諾?

              《亮劍》在戰爭部分創作中的誤區在于:用山頭主義代替組織紀律,用草莽綠林好漢的俠義豪情代替同志戰友的革命信仰。

              而后,在建國部分創作中的誤區又在于:用文臣大儒的舊官僚主義和精英知識分子立場,代替人民民主和無產階級的領導地位。

              推薦閱讀:《亮劍》中的田墨軒

              但不論是前者還是后者,歸根結底的思路都歸于一宗:顛覆人民史觀和工農聯盟的建政基礎。

              特別是在小說/電視劇核心部分的戰爭劇情中,以日本武士道精神而變種的“亮劍精神”為猛男爽劇的創作靈魂,悄無聲息地覆蓋了“黨領導一切”的政治原則。

              所以,都梁打造的不是一個中共的解放軍將領李云龍,而完全是一個美國巴頓將軍式的野味山大王。

              這不是陰謀,而是陽謀。

              如果黨的作用、黨的信仰在軍隊中如此淡化,那么如國軍的萬毅、孔從周等倒戈時可以成建制地率部逃離的事端,恐怕是層出不窮了。

              然而事實是,我軍的龔楚、邢仁甫等叛徒在倒戈時,他們連一兵一卒也帶不走!

              

              共產黨員是有血有肉的,但是這種血氣不是為私欲而沖動,更不是為了小家去摧毀集體——而是將個人的幸福融入于集體的幸福,將個人的力量融入于集體的力量。

              這就是「解放」的深刻內涵。

              真實的戰場上,以及軍事題材的作品中都是可以大書特書愛情的,只是對于愛情的表達絕非是輕佻戲謔、脫離革命戰事的“話外之音”。

              愛情,它應當是如小安東重新理解了二妞、重新認識了二妞之后的責任感與榮譽感。

              正是在抗美援朝的戰壕里,毛主席的兒子毛岸英同志壯烈犧牲,至今尸骨仍封半島。在朝鮮,岸英化名為“劉秘書”——劉,是岸英的愛人劉思齊的姓。

              誰說持槍殺敵的共產黨員沒有情感?我們正是因為飽含深情,才聚集到了一起,舉起了共同的旗幟。

              公者千古,私者一時。無產階級只有解放全人類,才能夠解放自己。

              最后,我還是想和同志說一句心里話。

              形勢或許依舊嚴峻,斗爭或許依舊激烈,但是就憑我們的國家隊能夠制作出如此質量精良且身位純正的紅色題材作品,并且能夠得到廣大群眾的高度認可——我依然對我們的黨、國家和人民,充滿信心!

              致敬《功勛》,致敬李延年!

            微信掃一掃,進入讀者交流群

            本文內容僅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網站立場。

            請支持獨立網站紅色文化網,轉載請注明文章鏈接-----http://www.gsm-iran.com/wzzx/djhk/wypl/2021-10-12/71739.html- 紅色文化網

            獻一朵花: 鮮花數量:
            責任編輯:寒江雪 更新時間:2021-10-13 00:03:18 關鍵字:文藝評論  杜鵑花開  

            話題

            推薦

            點擊排行

            鮮花排行


            頁面
            放大
            頁面
            還原
            版權:紅色文化網 | 主辦:中國紅色文化研究會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小屯路8號院 | 郵編:100040 | 聯系電話: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備案序號:京ICP備13020994號 | 技術支持:網大互聯
            人妻性服务150P,被蹂躏的爆乳的女教师,男人狂躁女人下部的视频乀
            <ruby id="npxxp"></ruby>
            <address id="npxxp"><nobr id="npxxp"><meter id="npxxp"></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npxxp"><address id="npxxp"><menuitem id="npxxp"></menuitem></address></address>

                    <sub id="npxxp"><listing id="npxxp"></listing></sub>

                    <address id="npxxp"><listing id="npxxp"><menuitem id="npxxp"></menuitem></listing></address><noframes id="npxxp"><listing id="npxxp"><listing id="npxxp"></listing></listing>
                    <noframes id="npxxp">

                      <form id="npxxp"></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