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文化網

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杜鵑花開 ->

文藝評論

收藏 | 打印-復制 | | | 獻花

評新劇《突圍》:誰是林滿江?

時間:2021-11-14 00:02:59   來源:赤浪青年   作者:青年毛思想信仰者    點擊:

評新劇《突圍》:誰是林滿江?

青年毛思想信仰者

  隔四年多,《人民的名義》第二部播出了。

  原著,是周梅森小說《人民的財產》。

  電視劇改了個名,叫:《突圍》。

1.jpg

  01

  和4年前大火的前傳相比,《突圍》的確缺少“爆款劇”的特質。

  《人民的名義》有一個“虎頭”:它第一集就非常刺激,侯勇精彩的表演讓人頓生好感,有了把劇追下去,甚至細細品味的欲望。

  但《突圍》顯然不是如此。

  《突圍》不慍不火、徐徐展開,甚至有些拖沓的風格,決定了它很難在這個觀眾耐心有限的短視頻時代,實現俘虜眾心的“突圍”。人家說,直到第8集,燃氣管道爆炸引發大面積的礦工新村危房坍塌,“5個億”資金問題浮出水面,才有了“漸入佳境”的感覺。

2.jpg

3.jpg

  《突圍》的臺詞也多。

  它不是依靠扣人心弦的劇情變化去推進,不是設置“爆點”,某種意義上正是依靠人物之間的對白推進。

  作為反腐劇或政治劇,《突圍》的臺詞自然難以避免“老干部”范兒,有的時候甚至給人僵硬、尷尬之感。臺詞,也是《突圍》一劇不夠吸引人的一個因素。

4.jpg

  總之,該劇雖然演員陣容強大,但由于在以上兩個方面,以及剪輯混亂、部分演員演技局限等因素,無法取得像《人民的名義》那樣的轟動效應。

  02

  但要我說,該劇短板在臺詞,精彩也在臺詞。

  實際上,如果是對共產黨話語體系有一定了解乃至熟稔的觀眾,就不能不發現:該劇有些臺詞,還真是讓人浮想聯翩……

  這,可能正是周梅森的老辣之處。

5.jpg

  比如,齊本安對妻子范家慧說到林滿江:

  “林滿江對自己的工人家庭沒有什么感情,他內心一直追求著領導者的優越感”;

  “臺上一套背后一套,就是要搞自己的私家鋪子”;

  “他骨子里把人民的財產全當成自己的私產了”;

  “撇家舍業為了革命,這種理想主義,從來就不屬于他”;

  “我認為林滿江不是一般的腐敗”!

  好一個“不是一般的腐敗”!

  再比如,國資委紀委副書記徐長青,在跟中福集團黨組副書記、紀委書記張繼英談話時,對林滿江一類人這樣評價道:

  “他和齊本安都是從基層上來的,結果,走了兩條不同的道路”;

  “林滿江對我們共產黨人的革命理論,從骨子里是不認可的,所以,他這個人臺上說一套,臺下做一套,我看就是個兩面人”……

  而在接下來,齊本安與林滿江的當面激辯中,更是把“兩條不同的道路”的分歧,擺在了桌面上——

  齊:……我齊本安就是再愚蠢,也比你林大董事長,認為腐敗是經濟發展的潤滑劑要好,你迷信腐敗嘛!

  林:不對,我們要順時應變,我們要采取必要的措施,這正是一種擔當!

  齊:你才不對。你錯了,你真的錯了!

  03

  如果林滿江一類干部的腐敗問題,已經“不是一般的腐敗”;如果齊本安和林滿江,已經代表著“兩條不同的道路”,那么,我們禁不住要問一句:

  問題的實質,究竟是什么?

  這使我想起了兩個詞,一個是近年的,“政治腐敗”;一個是近半世紀前的,叫做“資產階級民主派”。

  林滿江不是一般的腐敗,就是“政治腐敗”。

  對某些“大老虎”而言,經濟腐敗、利益集團只是表;政治腐敗與經濟利益交織產生利益集團,或新資產階級,才是里。所謂“政治腐敗”,歸根到底只能是背叛共產黨的階級立場,和由階級立場決定的性質宗旨。

6.jpg

  在武裝革命時期,階級叛徒比較好識別,那就是跑到敵人那一邊去了;在和平的建設和“繼續革命”時期,階級叛徒不是公開地投入敵方陣營,而是被資產階級糖衣炮彈所襲擊,是從原來工農階級先鋒隊組織中掌握人民授予的權力的人蛻變為用權力為自己謀取政治經濟特權的官僚主義者。量變達到質變,當特權達到一定地步,他們就必然蛻變為新的資產階級分子,他們就是一個階級。

  這種階級產生的一個根源,就是某些“老布爾什維克”,只能接受共產黨在新民主主義時期的革命綱領,不能接受甚至抵觸在社會主義時期的革命綱領。他們思想上停留在民主革命階段,行為上產生“政治腐敗”。這種人,就是“資產階級民主派”,沒有及時轉變為“無產階級革命派”。

7.jpg

  只有這樣解釋,我們才能科學地弄清楚:多少年來,林滿江一類干部“不是一般的腐敗”、走上另一條道路的根源在哪里。

  04

  如果不從政治高度、階級角度來理解問題,那么,也就無所謂“不是一般的腐敗”,只有一般的“事務性腐敗”、典型腐敗。

  那樣,林滿江一類分子的“壞”也就真的“說不清楚”,甚至很難辨別。

  因為,這一類人比起公開的赤裸裸的敵人,從來就是極其善于“打著紅旗反紅旗”,善于打著組織、人民、真理等等高大上的旗號行茍且之事:

8.jpg

  不錯,他們同時也是盜用組織名義的大黨閥。

  有時候,他們也善于鉆組織程序的空子,操縱組織程序為其所用,達到個人的政治目的。

  劇中,林滿江狗急跳墻,為了拿下齊本安的職務,利用其他兩位黨組成員因故無法及時到會的條件,徑直宣布開會,這樣就僅以一票之差通過了拿下齊本安的決定:

9.jpg

  這個決定,如果僅僅從組織程序看,也是沒有問題的;然而,由于它是通過野心家對組織程序的利用而形成的,從本質上看又是不合法的。當然,要糾正,也必須通過合法的組織程序。

  但是,野心家還有一手,那就是在兩方決戰的關鍵時刻,完全不顧組織程序,直接通過暴力拿下本屬一黨的同志。這就是把同志,甚至可能是堅定的革命同志當成階級敵人對待。這本身就說明,他們已經是正常的組織和人民的階級敵人!

  劇中,齊本安直斥林滿江“你錯了”,并還有一次要求撤下會場上醒目的寫有“堅決貫徹中福集團林滿江董事長的指示……”等字樣的標語。

10.jpg

  這是有政治勇氣之舉。

  有人說,齊本安一類干部太“另類”,“不現實”——這是非常奇怪的指責,難道共產黨的干部不應該有個共產黨的樣子,不應該有共產黨人的原則性嗎?這不是齊本安有問題,而是這樣指責的人有問題,以及這種指責反映的現實情況有問題:恰恰是林滿江一類人,以及陸建設一類偷奸?;睦褐髁x分子太油膩,太惡心了!

  實際上,陸建設之流在組織的正常生活中,所起到的壞作用絲毫不遜于林滿江等大老虎。正是由于陸建設這種政治生物的存在、配合,林滿江們才能如魚得水,推行干部“逆淘汰”機制,把真正堅定、有原則性的干部排擠出去,使精致利己主義者占據要職,從而把整個組織生活弄得烏煙瘴氣,庸俗不堪。

11.jpg

  對于大大小小的林滿江們,就是需要對著他們大喝一聲“你錯了”,就是需要把出自精致利己主義者的溜須拍馬之詞“拿下來”。早在半個多世紀前,中國人民的偉大領袖和導師毛澤東同志,就曾諄諄教導我們怎樣與大黨閥們作斗爭,怎樣保證無產階級先鋒隊和社會主義國家不變質、不變色、不變味,怎樣在無產階級專政條件下把革命進行到底……雖然時過境遷,人事皆非,但偉人的遠見正在得到實踐的檢驗、歷史的證實。

  作為一個執政的無產階級政黨領袖,毛澤東不斷觀察和思考新興的社會主義社會現實生活中的問題,極為關注艱難締造的黨和人民政權的鞏固,高度警惕資本主義復辟的危險,為消除黨和政府中的腐敗和特權、官僚主義等現象,進行不斷探索和不懈斗爭。

  并且,我們今天應該自信地補充一句:實踐和歷史證明,毛澤東同志的憂慮決不是杞人憂天,他所采取的一系列重大步驟確實對在當時條件下鞏固黨和人民政權,對消除腐敗和特權、官僚主義等現象,對探索中國自己的社會主義道路,起到了重大的促進作用,對今天也有著極其強烈的啟發和指導意義。全世界勞苦大眾要在21世紀的今天,實現社會主義運動的“突圍”,一刻也離不開毛澤東社會主義思想的指導!

微信掃一掃,進入讀者交流群

本文內容僅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網站立場。

請支持獨立網站紅色文化網,轉載請注明文章鏈接-----http://www.gsm-iran.com/wzzx/djhk/wypl/2021-11-14/72276.html- 紅色文化網

獻一朵花: 鮮花數量:
責任編輯:寒江雪 更新時間:2021-11-14 00:02:59 關鍵字:文藝評論  杜鵑花開  

話題

推薦

點擊排行

鮮花排行


頁面
放大
頁面
還原
版權:紅色文化網 | 主辦:中國紅色文化研究會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小屯路8號院 | 郵編:100040 | 聯系電話: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備案序號:京ICP備13020994號 | 技術支持:網大互聯
A级毛片无码免费真人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