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文化網

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理論園地 ->

安全

收藏 | 打印-復制 | | | 獻花

羅援:嚴陣以待,南海就是當年的塔山,白臺山!

時間:2021-11-20 00:03:05   來源:華山穹劍   作者:    點擊:

嚴陣以待,南海就是當年的塔山,白臺山!

  

  近日,美國“狼級”核潛艇“康涅狄格”號在南海跌了個大跟頭,隨后灰溜溜地躲起來療傷,慣于炫耀武力的美軍至今對事故詳情三緘其口,美軍不遠萬里遠離國土跑到南海,到底撞到了什么?可謂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美軍這艘海狼級核潛艇就是為了執行在南部海域“堡壘區”潛航跟蹤中國戰略核潛艇的。

  長期以來,美軍打著“航行和飛越自由”的旗號,頻繁派遣航母、戰略轟炸機、核潛艇等先進武器平臺在南海炫耀武力、興風作浪,嚴重威脅地區國家安全,加劇地區緊張局勢,這也是此次事件的根源所在、危害所在。這次其核潛艇在南海的碰撞事故,就是對美國霸權野心的一次警醒。

  日前,中國海軍某護衛艦支隊文山艦、南充艦組成艦艇編隊,在南海海域連續4天展開搜攻潛訓練,編隊協同作戰及遂行多樣化任務能力得到檢驗。

  編隊剛剛抵達訓練海域,就接遭潛艇威脅通報。

  文山艦、南充艦迅速進入戰斗狀態,各戰位嚴陣以待,加強對水下目標偵察,隨時做好對潛攻擊準備。文山艦迅速反應,發射水聲對抗器材。水下威脅還未解除,空中又遭遇不明目標來襲。編隊迅速發射干擾彈,組織副炮抗擊。

  參演艦艇面對水面、水下和空中多重威脅,緊密協同,及時處置。有效檢驗了編隊在復雜條件下的綜合作戰能力。

  對此,我們警告美軍:南海不是美國謀求地緣政治私利的狩獵場,奉勸美國,別在這里添亂,少搞一些肆意妄為的事。

  如果在南海無事生非、興風作浪,中國軍隊將采取堅決措施,堅定捍衛國家主權和安全,堅定維護地區和平穩定。

  以史為鑒,可知興替。這里我講一個73年前解放軍“關門打狗”中,塔山阻擊戰“白臺山英雄團”的故事。

  73年前的塔山阻擊戰,是確保我軍“關門打狗”,殲滅錦州之敵的關鍵之戰。一仗打下來,打出了四支英雄團隊——“塔山英雄團”、“白臺山英雄團”、“守備英雄團”和“威震敵膽”炮兵團。

  其中,“塔山英雄團”和“白臺山英雄團”的戰旗榮列2019年國慶閱兵“百面戰旗”的儀仗陣列。兩面戰旗背后的故事可以說是光榮的“姊妹篇”,同樣經歷過同一場惡戰,同樣來自“東野”4縱,同樣享受至高榮耀。

  血與火碰撞出來的塔山阻擊戰,鑄就了“誓與陣地共存亡”的“塔山精神”。一支英雄的軍隊因為有了獨特的歷史傳統,因而有了獨特的文化人格。一支部隊因為有了獨特的輝煌印記,因而造就了獨特的英雄氣質。

  從某種意義上說,感悟歷史,就是在觸碰我們這支人民軍隊的集體靈魂,追尋我們紅色文化的根。這是基于自覺,也是基于自信。什么是自信?4縱是塔,4縱是山;塔山堡是銅墻,白臺山是鐵壁。有銅墻鐵壁在,誰敢犯我!

  回望白臺山,我想所有良知未泯的人,都會脫帽致敬。當年,白臺山陣地分東西兩段,東段是七號陣地,由4縱36團負責防御。該團將士發出“人在陣地在”的鋼鐵誓言。這不是一般的誓言,這是要以生命來兌現的血誓。

  36團血戰六天六夜,傷亡近半,連續擊潰國民黨軍第151師和157師等數十倍于己的敵人19次瘋狂進攻,擊斃敵正副團長以下1140余人,與兄弟部隊死死卡住了敵增援部隊,為塔山阻擊戰勝利和錦州戰役大捷作出了突出貢獻。

  穿過時空的硝煙,我們看到了一個英雄群體的鐵骨錚錚、看到了一支英雄部隊的鐵血榮光。硝煙雖然淡去,歷史的背影已經略顯模糊,然而戰斗誓言依舊鮮亮,戰斗豪情依然滾燙在胸……那一個個鮮活的英雄形象依然清晰可見。

  18.1高地上的生死搏殺歷歷在目,一個班打光了,另一個班頂上來;一個排打光了,另一個排頂上來。3班副班長朱貴打到最后只剩下一枚手榴彈,但仍智勇退敵兵。4連2排打到最后,陣地上只剩下5班長徐忠智一個人,他毅然躍出戰壕,拉響了捆在身上集束手榴彈的引信與敵人同歸于盡。電話兵王振英,不顧手臂負傷和電流的沖擊,硬是用牙齒咬住電話線斷頭,保證了上級命令的暢通。

  5連連長焦連久率領全連與數倍于己的敵人拼死搏殺,多次負傷,雙耳震聾。戰后,見到團長時,他用袖口抹了一把從眼睛和鼻孔流出的血,莊嚴敬禮,用嘶啞的聲音問道:“團長,怎么樣,俺守住陣地了吧!”聞此言而不落淚者,非男兒!致敬白臺山的英雄們,致敬18.1高地,這是我軍高聳入云的精神制高點。

  歷史是一座豐碑,它既承載著輝煌的過去,也昭示著燦爛的未來。

  塔山阻擊戰的槍炮聲早已離我們遠去,但在戰火硝煙中形成的“誓與陣地共存亡”的精神,在長期革命和建設實踐中不斷傳承和發揚著,成為我們這支軍隊不朽的靈魂。

  她也在所有敢于來犯之敵面前樹立了一座不可逾越的“生死界碑”!‍

  

  【正文】

  銅墻鐵壁護雄關

  ——《百面戰旗紅》之“白臺山英雄團”

  ‍73年前打了六晝夜的塔山阻擊戰,影響深遠,不僅直接關乎遼沈戰役大局、決定國民黨軍在東北的命運,而且成為世界軍事教學少有的我軍防御范例。但很少有人知道,塔山并不僅是一座“山”,英雄團也不僅是一個團。

  塔山是一道12公里長的火的防線,是由打漁山、鐵路橋、塔山堡、白臺山、北山連結起來的野戰防御陣地。

  在這些陣地上,除誕生了“塔山英雄團”,還誕生了“白臺山英雄團”、“守備英雄團”和“威震敵膽”炮兵團。一場鏖戰同時四個團被授予榮譽稱號,這在我軍戰史上也是絕無僅有的個例,足顯此戰份量之重,拒敵之決,將士之勇。

  白臺山,位于塔山堡西側,是東西長約2.5公里的一道丘陵,由數個起伏的高地組成,最高處海拔僅261米,但卻是整個塔山防線中唯一的制高點,對防線的穩定至關重要。是敵必奪、我必守的雄關要隘。

  如果說塔山堡是封閉蔣軍于東北、關門打狗門閂上的鋼釘,那么以白臺山為標志的各要點就是支撐大門不倒的鐵壁。在國民黨11個師瘋狂進攻面前,鋼鐵防線“門”不破、“墻”不倒,充分體現了東野部隊的英雄本色。

  (一)

  白臺山陣地分東西兩段,東段是七號陣地,由4縱36團防御;西段是六號陣地,由4縱35團防御。兩團將士密切配合,互相支援,決心用鮮血與豪情踐行“人在陣地在”的錚錚誓言。

  36團團長江海、政委王淳,都是抗日戰場上身經百戰的老八路,他們帶出的是一支在東北戰場三保本溪、四保臨江、新開嶺圍殲、攻占遼陽和鞍山城等大戰中淬過火、立過功的鋼鐵團隊。

  戰前,36團在戰斗準備間隙里組織“兩憶三查”,以翻身農民為骨干的指戰員們個個對蔣介石打內戰、禍國殃民的行徑義憤填膺。王淳政委趁熱打鐵指著葫蘆島方向動員說:“蔣軍馬上就要打過來了,要搶奪我們的家園,塔山堡就是門,白臺山就是墻,34團能守得住門,我們36團也能守得住墻,死也不能讓敵人從我們身上踏過去!大家有沒有決心?”“有!“戰士們的吶喊如山風、似海浪,此伏彼起。

  根據塔山全線“前輕后重”的戰斗部署,以及白臺山是植被很少的石頭山、無法在短時間開掘戰壕、敵重炮轟擊下很難生存的實際,江海團長要求各連隊將陣地大部構筑在山腳下的平川和土丘上,前后布下三道防線,組成梯次防御陣型。

  第一道防線的核心陣地,是一個高18.1米的土丘,距南面敵占劉家屯陣地僅300多米。

  為穩妥起見,團里留了充足的預備隊,增加了戰術上的“防御彈性”,以便隨時用反沖擊奪回可能丟失的陣地。

  一切準備已就緒,36團指戰員嚴陣以待,就等讓老蔣嘗嘗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滋味和厲害。

  (二)

  1948年10月10日拂曉,塔山阻擊戰全線打響!全副美械裝備、不可一世的蔣軍根本沒把當面“共軍”放在眼里,炮火準備僅用了半個小時,就發動了團規模的進攻,蝗蟲般地撲向我軍陣地。

  大地顫抖,死神猙獰,白臺山陣地最前沿的18.1高地率先迎敵。面對敵151師453團一個營兵力的沖擊,36團警衛連2排的戰士們沉著應戰,用一陣陣槍彈組成的火墻,將洶涌而來的敵群頂了回去!

  天亮后,在飛機掩護下,敵人又連續發起了五次沖鋒,他們像發怒的野牛群一樣瘋狂地撞向白臺山,可每次都被撞得頭破血流、狼狽潰去。

  下午,惱羞成怒的敵人開始用密集、兇狠地炮火轟擊,18.1高地野戰工事基本被掀翻、轟平,2排班排長全部陣亡,陣地上只剩下被埋在土里、震得昏厥過去的9名戰士。

  接著,敵第六次沖鋒又開始了。見18.1高地沒有了反應,欣喜若狂的敵人蜂擁而上,眼看就要接近核心戰壕。

  關鍵時刻,守在18.1高地西北100米處另一陣地上的1排長肖殿盛發現了危機,不容耽擱,沒等連長命令,他當機立斷令3班副班長朱貴率班向18.1高地出擊,支援2排。

  3班戰士貓腰沿交通壕快速運動,一頓手榴彈甩過去,把接近18.1高地戰壕的20多名敵人炸得血肉橫飛,掉頭回竄。趁硝煙未散,3班躍入戰壕,接管了陣地,迎戰接續而來的敵人。

  戰爭的殘酷,是多少文字也難以描述出來的,犧牲就在瞬間發生,不多久,3班戰士就大部陣亡,只剩下朱貴1人和1枚手榴彈。

  面對不斷逼近的敵人,副班長朱貴急中生智,在投出最后的手榴彈后大喊:“1、2、3班都隱蔽好,別打槍,等敵人上來抓活的!”

  沖在前面被手榴彈炸得發懵的敵人一聽,嚇得轉身就跑,后面敵人也跟著撒腿回逃。一枚手榴彈、一聲機智的呼喊,竟然又一次打退了敵人的猖狂進攻。

  趁此機會,朱貴急忙挨個搖醒2排被震昏的8名戰士,又從土里挖出了1名被埋的戰士,大家分頭刻不容緩地收集彈藥槍支,準備再次迎敵。

  此時,側翼陣地又轉過來1排1班班長和幾名戰士,于是,兩個排戰友攜起手來,繼續戰斗……

  (三)

  10月11日,白臺山七號陣地迎來了第二天的黎明。為鞏固18.1高地防御,36團把2營4連2排換了上來。

  此時的敵151師,已把18.1高地看成了眼中釘,肉中刺,用整整一個團的兵力輪番攻擊。全排打到最后,陣地上只剩下5班長徐忠智一個人。這個在戰前曾向連指導員遞交《決心書》并激昂表示“指導員,訴苦時的淚,不能白流,咱戰斗中看”的硬漢,仍毫無畏懼地抱著一挺輕機槍,對著敵人不停地掃射。

  當我們被電影里朝鮮戰場上與美國鬼子同歸于盡的王成英雄感動得淚流滿面的時候,你可知道,早在白臺山戰場18.1高地,徐忠智就是這樣一個驚天地、泣鬼神的孤膽英雄。堅守陣地到最后一人,誓死不退,是我們這支人民軍隊的傳統。

  徐忠智沒有“王成”的步話機和爆破筒,無法向后方報告戰況和呼叫支援,但他將剩余的手榴彈全捆在了身上,然后抱著機槍,沉著地變換著位置,向涌上來的敵人精準射擊。

  突然,機槍出現故障,卡殼了,敵人趁機突了上來。

  已經到了最后時刻,英雄徐忠智毫不猶豫地揮起手中的機槍,砸倒身邊幾個敵人,毅然躍出工事,拉開了捆在身上手榴彈的引信!

  猬集一堆來不及跑的敵人驚恐萬狀,絕望地發出最后的嚎叫,而英雄卻毫不猶豫地撲向了敵群!

  一聲令人心顫的“轟”然巨響,共產黨員徐忠智化作一團金星,在騰空而起的碎石中發出最后的閃耀,炸倒了敵人一大片。

  危機關頭,共產黨員就是一面旗幟,這就是我軍在絕境之地總能頑強抗擊數倍于己之敵瘋狂進攻的核心秘密所在。

  這悲壯的一幕,被36團觀察哨在望遠鏡中看到了。硝煙中,仿佛有一個堅定的聲音在陣地上回蕩:“訴苦的淚,不能白流,咱戰斗中看”……

  觀察員雙淚長流,語音顫抖報告團長:“徐忠智與敵同歸于盡, 18.1高地失守“……

  團長江海聽到后,“嚯”地站起,悲憤不已,猛一揮手,大聲吼道:“傳令炮連,以18.1高地獨立樹為目標,給我狠狠地轟”!

  英雄徐忠智,以一腔青春熱血為粘合劑,以一副鋼鐵身軀為紅石土,燒成了一塊堅實的磚,牢牢地嵌進了白臺山堅固的墻壁,激勵起更多的戰士“堅守陣地、誓死不退,與陣地共存亡”。

  (四)

  要命的是,炮火并沒有及時打響,就在英雄徐忠智與敵人同歸于盡、18.1高地被敵人占領的關鍵時刻,電話線被炸斷了,炮擊的命令沒有發出去。

  團長江海心急如焚!派出的幾個接線員相繼犧牲。年輕的電話兵王振英二話不說,一躍沖出掩體,再次與死神搏命,與敵人搶時間。

  白臺山彈雨橫飛,36團前指的指揮神經——電話線常被炸斷。在這之前,王振英已經8次在敵人密集的炮火中把炸斷了的電話線接通,每次都把生死置之度外。

  只見他一會兒飛跑,一會兒匍匐前進。敵人用密集的火力封鎖、壓制他,掀起的塵土和碎石,雨點般地砸在他身上。他一動不動趴在地上,許久沒有動靜。

  團首長們從望遠鏡里觀察,都捏一把汗,以為他犧牲了。而我們英雄的電話兵,實際正在沉著觀測有利的前進路線,趁敵機槍換彈夾之機,猛然躍起,飛奔向前!

  當王振英找到電話線斷頭時,再次被敵人盯上,更密集的彈雨傾泄而來,周圍彈片橫飛,他的一只手臂被炸傷! 鮮血、疼痛,他全然不顧,顫抖著用盡全力拉緊兩端線頭,可是鮮血淋淋的手臂不聽使喚,怎么也接不上。情急之下,他干脆全力將兩個線頭送進嘴中用牙死死咬住,終于連通了線路。

  電流從王振英嘴里通到全身,電得他手腳發抖,渾身抽搐,但他咬緊牙關就是不松口,腦子里只有一個信念:保持團指揮所電話暢通,為英雄報仇。

  堅強的意志在時間的毒焰中煎熬,幾分鐘后,隨著命令的傳出,炮彈飛向了18.1高地的敵人,團預備隊6連如猛虎下山,一個反沖鋒奪回了陣地。

  人在陣地在!人在指揮通!這就是我們人民軍隊將士們的意志和作風,這就是我們解放軍用血肉筑成的白臺山防御陣地。

  (五)

  13日,是白臺山將士最難忘的一天,這是敵人最瘋狂、雙方打得最殘酷的一天。

  前一天,敵人進攻停止了一整日。后來知道,是蔣介石在大罵部隊飯桶,進行新的進攻部署。

  利用這個戰斗間隙,36團江海團長命令2營5連進入七號陣地,換下6連繼續作預備隊,并搶修和加固陣地工事、進行陣前戰評。

  三天來,英勇的36團將士頑強固守白臺山,使敵人未能前進一步,但自身也付出了沉重的代價,部隊減員很大。12師師長江燮元曾想將36團換下來休整,可36團團長江海、政委王淳堅決請求繼續堅守陣地,不下戰場,“人在陣地在,誓與陣地共存亡”。

  江海團長來到七號陣地,檢查5連戰士加修的工事,鼓勵大家英勇殺敵。

  5連連長焦連久拍著胸脯向江團長斬釘截鐵地表示:“團長,只要陣地上還有俺焦連久在,陣地就在,丟了陣地,拿俺是問”。

  凌晨7時,白臺山陣地正面之敵兵力猛增至兩個師,在瘋狂的火炮、航炮和四架飛機轟擊、掃射下,敵人分兵兩路由敢死隊打頭、督戰隊逼后,向整個白臺山陣地發起了波浪式集團沖擊。前面的被打死了,后面的踩著尸體再往上沖。36團面臨空前壓力,氣氛緊張到令人窒息。

  勇猛的5連連長焦連久,沉著地布置好全連戰位后,親自在連指揮位置搭建的地堡里,搬進三箱手榴彈,并架起一挺機槍。

  江海團長在團指揮所緊張地觀察,看到敵不斷地上涌,心提到了嗓子眼,要不是指揮責任重大,他恨不得直接沖過去與敵一決。

  只見七號陣地18.1高地一字排開的戰壕火力勇猛,組成了一道道快速移動的火墻,逐次推向敵群。

  迎頭上來的敵群一排排地倒下,一排排地后逃,又被督戰隊的槍口逼著重新向七號陣地沖來……

  敵人發現我陣地上的地堡是一個指揮位置,于是用炮火瞄準轟擊。只見焦連久連長周圍,不斷騰起了朵朵白煙。

  “不好,敵炮在打化學彈”!江海團長心頭一揪,忙打電話詢問情況。

  結果,電話里傳來的卻是一個戰士的回答:“報告團長,我們連長耳朵聽不見了!他叫我告訴團長,請首長放心,陣地絕不會丟掉”!

  在連長焦連久帶領下,5連戰士一直打到天快黑,憑血肉之軀抵擋一次又一次沖擊,以自身傷亡慘重的代價,硬是打垮了瘋狂敵人的輪番進攻,用白臺山的硬壁將敵人撞得頭破血流,無奈的敵人又敗回了劉家屯。

  什么叫鏖戰啊,這就是鏖戰!什么是對決,這就是對決!

  一天戰斗結束,江海團長惦記著5連和七號陣地,再次來到18.1高地。這時的焦連久,渾身是土,滿臉黑灰,兩耳聾了,兩眼和鼻孔都在淌血,整個人呆了一樣注視著陣地前沿出神,以至團長來到身后都沒有看到。

  看到這樣的情景,江團長鼻子一酸,一把扯過焦連久,緊緊握住了他的手。

  已完全聽不見聲音的焦連長,這才緩過神來,急忙抽手,用袖口抹了一把眼睛和鼻孔流出的血舉手敬禮:“團長,怎么樣,俺守住陣地了吧!“

  “守住了,謝謝,謝謝大家!”江海團長激動地點著頭,突然擁住了血汗滿臉的焦連長,不斷拍打著他的肩背……

  (六)

  為了減輕七號陣地正面壓力,江海團長開始考慮不能僅僅固守陣地,還要主動出擊,向敵后方突襲,以攻為守,讓敵后屁股起火,首尾不顧。

  13日下午,12師江燮元師長命令:36團2、9兩個連,分左右兩路從七號陣地向南面敵人盤踞的劉家屯穿插出擊;35團以兩個連從六號陣地向常家溝以南高地出擊。兩支奇兵繞到敵人背后,東西對進夾擊當面之敵。

  下午5時,突襲戰斗打響。從左側突襲的9連出師不利,行動時被敵人發現,大批炮彈呼嘯而來,將9連頃刻吞沒,當即犧牲91人,成為36團一次遭受的最大傷亡。

  9連的暴露和犧牲,吸引了敵人注意力,反而掩護了從右側出擊的2連突襲成功。在一營長張克升指揮下,2連三個排分頭迅猛插到常家溝東面的劉家屯,突然出現在正在集結準備攻打我軍白臺山七號陣地的敵人身旁,打得敵人懵了圈,死傷無數。

  同時,突擊隊還發現并搗毀了敵一個團級指揮所。這意外的打擊,一下子就把敵62軍兩個師的指揮系統完全打亂了。

  2連10班戰士毛金奎人高馬大,人送綽號“毛大膽”,一路手持沖鋒槍勇猛向前,邊沖邊打。因跑得飛快,率先沖進了劉家屯一條街道,猛然看見前面一個院子閃出一抱著報話機、抹頭向東逃竄的敵軍官。毛金奎大步追趕并用槍口指著斷喝:“往哪跑,你再跑就釘死你!”

  敵軍官被這突如其來的呵斥和一米八的塊頭嚇呆了,兩腿不停地抖,慌忙中把報話機交給了毛金奎。毛金奎不認識這是啥玩兒意,以為是電話機,便背在肩上,扯著敵軍官的脖領,繼續向東沖。

  在屯東頭的一個大院門口,忽然看見了院里有一大群不知所措的敵兵。

  毛金奎身現院門口,只見這群神情萬分緊張的敵人正把所有的槍口對著他!千鈞一發之際,毫無畏懼的毛金奎迎著一片黑洞洞槍口直闖過來,一手拎著敵軍官脖領,一手將掛在身上的沖鋒槍口死死抵住敵官的腦袋大喝道:“都把槍給我放下,老實點!你們全被包圍了,誰敢不聽令,就先打死他。這兒槍一響,你們誰也別想活”!

  敵軍官被嚇得汗流滿面,拖著哭腔哆嗦著命令:“交槍,快、快交槍,我們投降,投降”!這群敵兵見這陣勢,聽著外面不斷傳來的槍聲、殺聲,心理完全崩潰了,紛紛將槍扔在了地上。

  毛金奎命令所有俘虜卸掉槍栓,由一個人脫掉罩衣兜著,空槍列隊,走出院子。

  后趕上來的戰友一看,好家伙,這“毛大膽”也真夠大膽兒的,在仗打得最艱苦的時候,一下子抓了45人,繳獲報話機一臺、步槍40多枝,真是個英雄!

  (七)

  10月14日,國民黨軍連續打了四天都沒能攻破塔山防線,蔣介石急了眼,大罵部下“無能”“蝗蟲”!命令東進兵團“拂曉務必踏過塔山防線,黃昏必須趕到錦州城下”。

  上午10時,錦州攻堅戰打響。第二天中午12點,錦州解放。

  在錦州攻城隆隆炮聲和錦州城已被攻破的喜訊激勵下,白臺山陣地上的解放軍勇士們越戰越勇。

  而頹廢不堪的敵人,則一副氣數已盡的樣子,在督戰官絕望的驅趕中,做著垂死的掙扎,時不時掀起幾股濁浪,毫無希望地拍在36團將士鑄就的銅墻鐵壁上,最后無奈地碎成一地污水。

  白臺山海拔雖不高,卻成了一座敵人望而膽寒、永遠無法逾越的喜馬拉雅山。

  塔山阻擊戰終于勝利了!六晝夜的鏖戰,36團全團指戰員在傷亡近半的情況下,連續擊潰了國民黨軍第151師和157師等數十倍于己的敵人19次瘋狂進攻,擊斃敵正副團長以下1140余人,與兄弟部隊死死卡住了敵東進兵團,為全殲錦州守敵做出了突出貢獻。

  戰后,副班長朱貴、通信兵王振英以機智勇敢和不怕犧牲的拼命精神榮獲了毛澤東獎章,為“白臺山英雄團”戰旗增了輝。

  硝煙散盡,新中國成立。當年守衛白臺山的英雄部隊經過多次整編和演變,已經舊貌換新顏,但白臺山18.1高地卻是這支勁旅永遠的驕傲和精神的坐標。

  1979年2月,“白臺山英雄團”參加了對越自衛反擊作戰,擔任向敵后穿插,斷敵退路,阻敵增援的任務。他們繼承老一輩的血脈和死打硬拼的作風,配合正面進攻部隊全殲了高平之敵,贏得了勝利。

  70多年來,光陰荏苒,“白臺山英雄團”的旗幟一直在高揚,“白臺山英雄團”的戰歌一直在傳唱。你聽,這雄壯的歌聲:“鋼鐵的戰士,英雄的兵團,膠東揮戈跨渤海,東北轉戰建功勛,嘿! 白臺山一仗威名天下傳。

 ?。?strong>參加創作人員:高燕飛、董曉軍、歐陽青、葉征)‍

  【附錄】

   榮譽戰旗名稱:白臺山英雄團

  授旗年份:1948年10月16日

  授旗時戰斗序列:東北人民解放軍第四縱隊12師36團

  授旗領導機關:東北人民解放軍第四縱隊司令部、政治部

  授旗前后主要戰斗序列沿革:初創1940年9月,屬八路軍山東縱隊第5支隊;1942年7月改編入八路軍山東縱隊膠東軍區;1943年2月膠東軍區與五旅合編后為八路軍山東軍區膠東軍區的東海軍分區、北海軍分區所轄縣大隊、獨立營、獨立團。1945年9月,膠東部隊大部橫渡渤海,挺進東北。1945年11月~12月,由膠東軍區原東海獨立3團一部和原北海獨立1團2營合編擴充為東北人民自衛軍第3縱隊第5旅第16團;1946年1月,整編為東北民主聯軍第四縱隊第12旅(7月改稱12師)第36團;1948年11月四縱奉命入關,于薊縣改編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四野戰軍第41軍第123師第369團。1950年,先后隸屬于中南軍區、廣州軍區?,F屬第74集團軍某旅。

  榮譽戰旗精神:“執行政策,英勇善戰,生死一起,嚴守紀律。”‍

微信掃一掃,進入讀者交流群

本文內容僅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網站立場。

請支持獨立網站紅色文化網,轉載請注明文章鏈接-----http://www.gsm-iran.com/wzzx/llyd/aq/2021-11-19/72383.html- 紅色文化網

獻一朵花: 鮮花數量:
責任編輯:寒江雪 更新時間:2021-11-20 00:03:05 關鍵字:安全  理論園地  

話題

推薦

點擊排行

鮮花排行


頁面
放大
頁面
還原
版權:紅色文化網 | 主辦:中國紅色文化研究會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小屯路8號院 | 郵編:100040 | 聯系電話: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備案序號:京ICP備13020994號 | 技術支持:網大互聯
A级毛片无码免费真人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