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文化網

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理論園地 ->

經濟

收藏 | 打印-復制 | | | 獻花

司馬南:有關聯想興師問罪者找上門來!我想承認錯誤…

時間:2021-11-15 00:06:32   來源:司馬南頻道   作者:司馬南    點擊:

有關聯想興師問罪者找上門來!我想承認錯誤

司馬南

  昨天晚上沒睡好,有幾撥認識的人或者熟人,微信聯系、打電話,還有直接找上門來的——興師問罪。他們都強調他們跟聯想沒關系,絕非受托于聯想。只是看我走到今天這一步,很替我感到痛心,認為我現在的吃相很難看,認為我做錯了,認為我做得關于聯想的五期節目站不住腳,甚至說不愿意看到我繼續這樣下去…

  那我就請他們幫助我進步,我是個善于承認錯誤的人,如果我錯了的話我愿意改正。但是他們講了半天,我覺著抒情的泛泛之詞太多,有效證據不足。

  我做了五期關于聯想的節目,你可以說司馬南哪期錯了,哪句話錯了,哪個圖表錯了,哪個證據錯了,哪個邏輯錯了。是當年泛海29%的控股錯了,還是楊元慶一個人的股份比中科院的股份還要多,100%的國資改成了今天這個樣子錯了?是一半高管是外國人可能會涉及到政府采購信息安全問題說錯了,還是現在資不抵債,我引用的數據錯了。

1.jpg

  可能1800個億,欠的都是中小微企供應商的錢。按照現在聯想的實際情況,如果銀根收緊,中小供應商要求兌現的話,那聯想很可能暴雷……這些事情我哪個說錯了?

  還有一些事情其實我都沒講。在網上我看到一個年輕人為主的網站,上面一個年輕人說聯想在國外賣的便宜,在國內賣的貴,貴出幾千甚至貴出上萬;還有投票沒投給華為等等……這些事情我都不談,因為大家都知道。

  我只是根據公開的已有的材料,拉出一個邏輯脈絡來。如果司馬南有什么地方錯了,我是愿意承認錯誤的,我必須表明這個態度。但是他們說:“司馬南,現在官媒批評你了。這不是官方態度嗎?”我一看還真是,和訊網和《北青報》都發表評論了。給大家看看同花順下邊這篇文章,直接就說“亂說‘國有資產流失’大帽子要不得”,買他們股票的人,都能夠看到這篇文章。

2.jpg

3.jpg

  有人說這代表了官方的態度。不論是老百姓說我錯,還是老朋友說我錯,包括聯想說我錯,中科院說我錯,更不要說任何官方指出我的錯誤,我都愿意改正。但是我特別耐心的聽,尤其是熟人和老朋友說這些事,我聽來聽去想承認錯誤,我都不知道該從哪承認起。

  “亂扣‘國有資產流失’大帽子要不得”我也同意,但問題是司馬南給聯想亂扣大帽子了嗎?還是司馬南用事實來說,他對這事情不理解,希望中科院關于這事情有一個正面的回應,我哪說錯了?如果你一定要堅持說司馬南亂扣“國有資產流失”大帽子,那我是不是也可以同樣用這個句式來說:“亂給‘國有資產流失’辯護也要不得。”

  你辯護可以,但是不能亂辯護,辯護要邏輯和事實。如果有人一口咬定《北青報》和和訊網的文章,說這就是官方定性,這就是裁定結果,我覺得還不能算。如果是中科院出面說:“老柳這事情我們調查之后,我們給出的結論是這樣……”那就算是官方的一個定性。不管司馬南是侵犯人家名譽權了還是什么問題,那得法院來裁定。同樣是傳媒機構,人家批評我是為了幫助我,這總是好的。

  這次股權轉讓究竟有沒有導致國有資產流失?這本來是聯想歷史上的問題,但是我做節目不只講歷史問題,是歷史投射到今天。今天資不抵債,今天供應商欠這么多錢,今天可能暴雷,今天可能涉及到政府采購的安全問題,這才是問題的關鍵??墒沁@兩天緊鑼密鼓的對我進行幫扶教育,勸我整改的朋友們,都沒有談到這些關鍵問題。

  事實原本是很清楚的,我還納悶他們怎么都說這句話,一看是《北青報》的評論里面講的。這么講可以,但事實呢?——沒有。這就有點霸道了吧,難道你們不需要有個論證嗎?不需要講一點邏輯,不需要給出一點事實嗎?張嘴就說事實本身是清楚的,這就論證完了,這不嚇死個人嗎?

  當然他們也有論證,那個論證就更嚇人,張嘴就是中共中央國務院。在咱們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中央國務院是最高、最權威的。說關于老柳是有定性的,2018年12月授予100名“改革先鋒人物”,老柳是其中之一。后來我看了那段視頻,其中講到柳傳志的時候說:“柳傳志當年組織實施公司股份制改造,促進了一系列科技成果轉化和眾多的科技人才的培養。聯想控股的股份制改造實踐獲得充分肯定。”

4.jpg

  是有這么一個事,當時媒體是報道的,但是你拿出來2018年的那張報紙,能夠證明聯想不涉及賤賣國有資產嗎?能夠證明聯想不涉及國有資產流失嗎?

  如果你用一個人曾經獲得的榮譽來論證他的今天,這個邏輯上講不通。那周某康、郭某雄、徐某厚、孫某軍等人,哪個沒有輝煌的過往?哪個不是胸前帶滿勛章?

  有個朋友在電話質問我,說:“有一篇最全面的文章是介紹老柳的,你看過沒有?”我確實沒看過,他就發給我看了看。是《中國經濟周刊》的一篇文章,講老柳是一個幸存者,什么大風大浪都過來了,像你這種搗亂的小毛賊,根本就不可能撼動老柳一根豪毛。

5.jpg

  我說:“你說我哪錯就行了,說豪毛干嘛呀?不說這個事行不行?”

  他說:“老柳是中國最著名的企業家,你承認不承認?”

  我說:“你別讓我回答這種問題,實話說我不了解。”

  他說:“老柳,雖然他的財富數字從來沒有登過什么任何榜,但是人們都叫他教父,你以為是浪得虛名的嗎?論聲望、論人品、論人緣,柳傳志無疑是中國最受尊敬的泰山北斗級的企業家之一。馬云稱其為‘自己的偶像’,王健林叫他‘老大哥’,雷軍把他視為‘旗幟和中關村人的楷模’,馮侖視他為‘最欽佩的人’......哪一個不比你更有說服力?哪個人不比你一個胡同串子社會地位和聲望更高?”

  我聽到別人罵我罵得比較有水平的時候,常常能生出一種喜劇感。我是"胡同串子",我承認我很享受"胡同串子",在胡同里串來串去,說我是"胡同串子"我倒不覺得對我是貶低,我是覺著你這個胡同串子說得比較給力。

  老柳肯定是有過人的地方,但是要說中國企業家最讓人佩服的,我覺得是不是任正非還更令人佩服?任正非遭到這么大的打壓,在企業里所占的股份那么一丟丟,閨女被綁架了,美國全球范圍打壓。傷痕累累,但華為依然在飛行。

  他又問我:“任正非你了解嗎?”

  把我問著了,我真不了解,跟老柳一樣我都沒見過,但是我確實由衷的佩服任正非。

  他說:“你不了解,憑什么佩服?與任正非的神秘和張瑞敏的‘出世’相比,柳傳志更加'透明'。柳傳志磊磊落落,肝膽兩昆侖。他愿意把自己的經驗分享給別人,所以大家才說他是教父。”

  我說:“你太了解老柳了,但是你說出來這詞我都害怕。他怎么個教父?”

  他說:“他創立聯想,也在‘復制’聯想。”

  我就跟了一句,我說:“復制資不抵債嗎?還是復制欠中小微企業的1800個億,復制借銀行的錢,還是復制一半高管是外國人?”

  我還沒說完,他突然間就給了我一個反擊。他說:“華為沒有外國人么?”

  華為的外國人是技術專家,并不能決定華為的命運。聯想里邊這幾十個高管把60多個億全拿走了,再分走40多個億,這情況不一樣,聯想是“胖方丈窮廟”。是不是在這一點上,華為和聯想不可比?

  他問了我一個問題:“司馬南,你創業嗎?”我不創業。他接著說:“所以我就知道你是耍嘴的,所以你就不能理解老柳創業。他通過孵化出更多的優秀企業,他的中國式商業哲學至今仍然影響著年輕一代的企業家。”

6.jpg

  他的說法我只有洗耳恭聽,因為我確實不了解柳傳志在青年企業家中有這么高的威望。但是他說的也太多了,他反復用這種方法證明司馬南錯了,司馬南自不量力。

  用這個邏輯來證明聯想在改制過程當中不涉及國有資產流失問題,我覺得證明不了。我說:“你知道不知道王振華?”

  王振華也很牛,他是2021年福布斯排行榜第352名中國的大富豪,曾任江蘇省人大代表,獲得過全國“五一”勞動獎章、江蘇省勞動模范、江蘇省社會主義建設貢獻獎、上海市統一戰線(工作)先進個人、中華慈善突出貢獻人物等殊榮,擔任中華全國工商業聯合會執全國工商聯房地產商會常務副會長、上海市房地產商會會長、江蘇省人大代表、江蘇省工商聯副主席等職務。

7.jpg

  這個人特別輝煌,有很多很多成就。但是他被抓了,被判了五年。

  王振華這個人當年把一個九歲的小女孩兒帶到五星級酒店里面,性侵這個女孩。這件事輿論曾經沸沸揚揚,有人給他做無罪辯護。

  我說這個例子只是想證明,一個人有輝煌的過往,并不能夠證明他在今天的某件事情上怎么樣。我現在做了五期節目,我談的只是聯想改制過程當中涉嫌巨額國有資產流失問題。

  另外一個朋友給我發了新華社的文章。新華社《經濟參考報》曾就此刊發評論指出,建立中國特色的現代國有企業制度,是一場沒有可參考對象的偉大改革。在這一改革過程中,沒有先例可循;在涉及建立現代公司治理體系、多元化股權結構、企業薪酬體系、激勵機制、管理人員遺選機制等一系列改革方面,不要動不動就給企業扣“私有化”“國有資產流失”的大帽子.....

  新華社是說我亂扣大帽子嗎?很顯然他的理論是正確的,可是這些說法并不能夠證明聯想不涉及國有資產流失問題。

  還有一個朋友也是在微信上給我發了一篇文章,說像你這樣動不動亂扣“國有資產流失”的大帽子的危害很嚴重,嚴重擾亂了企業發展的改革環境,給企業正常經營造成實質損害,應當依法遏制。

  你連能夠證明司馬南錯的證據都沒有,你只是說我錯了,而且要對司馬南繩之以法。但你現在不是反過來給司馬南扣了一頂帽子嗎?

  我看《北青報》里邊說,會有這種判斷是因為缺少財務專業知識。這更離譜啊。沿用他們的邏輯就是對此不談,就不說你司馬南錯在什么地方,聯想對在什么地方,光是繞了一大圈。那我可以證明,我學過會計的,我當過會計系的班主任。1982年在杭州教的學生,我現在至少能數出25個,有審計師、注冊會計師、總會計師、會計學教授、博導……你的邏輯是我不專業,但請別拿專業嚇唬人!經不起推敲的是聯想。

  我在和訊網的文章里面終于找到了一句算是談具體問題,說2008年底聯想控股的凈資產是77.2億,這就有意思了。

8.jpg

  且不說,聯想控股2011年發行債券時的財務數據里明確寫到,它的凈資產收益率是3.45%,我們結合威遠生化披露的數據,聯想控股2008年底的凈利潤是4.83億元,凈資產收益率等于凈利潤除以凈資產,這學過財務的應該都懂,我們倒算一下:

  凈資產=凈利潤/凈資產收益率=4.83/3.45%=140億。

  考慮到小數點四舍五入,與這個139.73億的凈資產是完全吻合的。

  莫非,他們自己給的數據都互相打架?大家別著急,我們再來看一組數據。2004年聯想成立20周年時,新華網有這么一篇報道,明確提到2004年聯想的凈資產是80多億,原來從2004年到2008年,經過4年高速發展,而且這中間還并購了IBM,等到了08年的時候,聯想的凈資產就只有77.2億了?

9.jpg

  這就耐人尋味了,敢情你們說是77.2億凈資產,就是77.2億凈資產,那2004年的80多億凈資產又怎么解釋呢?是不是也要反過來扣新華網一個造謠的帽子呢?

  1964年,中關村幾間破舊的平房中,11名科技人員集體下海,靠著中科院計算所投入的20萬元創辦了聯想公司,20年后,這里創造了80多億的凈資產。大家想想,聯想成立20年,凈資產80多億,五年后把股份賣給泛海降到了70多億,這個道理講得通嗎?

  我又想到一個事,當時為什么賣股份給泛海?為什么不是別人呢?聯想為泛海量身定做的條件啊。隨便舉一個例子,要求“公司成立滿20年”,泛海1988年成立,泰康1996年成立,直接把后者踢出局了。根據公開報道,只不過是老柳不滿意泰康參與管理。

10.jpg

  找一個老頭,66歲的,其貌不揚的,被人罵作“胡同串子”的,江湖上惡名昭彰的,做過司馬南頻道的,隔壁住著老太太叫隔壁王奶奶的,現在知名度越來越高的。那就是我呀。

11.png

  至于拿“改開先鋒”這種榮譽背書,更是搞笑了,劉青山、張子善曾經戰功赫赫,后來犯罪了,照樣被槍斃;幾年前康師傅還是正國級,腐敗的問題出來,照樣把他判了。

  按照聯想給出的這樣一個方案,這么一個框框,這么一個標準,那只有泛海啊。手里抓一把米,漏出去,就漏到泛海那個地方去。請問這樣的事實是不是也能夠說明一些問題?

12.jpg

  我是隨時準備修正錯誤的,但是我也希望聯想能不能有一點實事求是的態度?但聯想可是一句話沒說?,F在這個出面的都不是聯想,都說和聯想沒關系。

  今天有一個大背景,是有一個會議公報發表了十個堅持:堅持黨的領導,堅持人民至上,堅持理論創新,堅持獨立自主,堅持中國道路,堅持胸懷天下,堅持開拓創新,堅持敢于斗爭,堅持統一戰線,堅持自我革命。公報特別強調,在根本問題上,絕不允許出現顛覆性的錯誤。

13.jpg

  大家有沒有想過一個問題,不但是有涉嫌國有資產流失的問題,還有沒有一個買辦的路線問題?

  我胡同里的老劉對楊元慶拿那么多錢,對老柳退休金還拿那么多,一直這個耿耿于懷。因為他退休金才6000多塊錢,所以他不服氣。我安慰他說,老柳拿錢應當是依照他的貢獻,你拿這么多,按照你這輩子干的事來說,這就不少了,你應該心里踏實。

  但是楊元慶該不該拿那么多錢?他拿的錢,他分的紅,他所占的股份超過了中科院,這道理通不通?那就是另外一個原則問題了。因為涉及到國有企業做大做強,國有資產不允許流失這樣一個剛性原則問題。

  但是老劉一口咬定,那高薪必須得降下來,畢竟是國有企業。企業已經改正了,但是改正到什么程度,到底工資要拿多少,這事要中科院來定,要國資委來定。這事咱們只能擺一擺問題,我們是不能給結論的。

  聯想最近的大事,不是司馬南寫了幾篇文章,做了幾期節目。聯想最大的一個問題是科創板一日游上市。來也匆匆,去也匆匆。聯想你上市這事干嘛?為什么這樣?結合這次決議里面的十個堅持,為什么聯想“來也匆匆,去也匆匆。”是自己知道自己的問題了,有些心虛所以急流勇退呢?還是監管部門發現了聯想包括資不抵債的問題?

  我覺得自證清白是對的,但是無論什么方式,直接的間接的,包括我以后大家批評我,我都希望能用事實說話,用證據說話。北京有一家中藥企業,前不久關于他們企業被中紀委通報他們當中的某一個人的事情,我做了一期節目,說了幾句,結果這家中藥企業就舉報了司馬南。人家就拿比較具體的問題,司馬南錯在“”泄露企業機密、誤導輿論、私自議論省部級案件”。我喜歡這家中藥企業的態度,那家中藥企業相當有名——同仁堂。

  這兩天找上門來聲討我批判我,叫我整改的一些人,你就沒有人家同仁堂說得那么清楚。但同仁堂說我私自議論省部級案件,我可簡單反駁。

  我查了一下,你是北京國資委管的一個企業,怎么又成省部級了?我們不是被嚇大的。同仁堂盡管舉報我五條,但是他話說得明白。遇到這兩天聲討司馬南的人,你話說不明白,只舉了一個證據,說司馬南不懂財務。我只好用證據證明你撒謊。

微信掃一掃,進入讀者交流群

本文內容僅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網站立場。

請支持獨立網站紅色文化網,轉載請注明文章鏈接-----http://www.gsm-iran.com/wzzx/llyd/jj/2021-11-14/72297.html- 紅色文化網

獻一朵花: 鮮花數量:
責任編輯:寒江雪 更新時間:2021-11-15 00:06:32 關鍵字:經濟  理論園地  

話題

推薦

點擊排行

鮮花排行


頁面
放大
頁面
還原
版權:紅色文化網 | 主辦:中國紅色文化研究會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小屯路8號院 | 郵編:100040 | 聯系電話: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備案序號:京ICP備13020994號 | 技術支持:網大互聯
A级毛片无码免费真人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