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文化網

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理論園地 ->

歷史

收藏 | 打印-復制 | | | 獻花

揭露1952年美軍細菌戰:德特里克堡豢養的可怕惡魔

時間:2021-11-17 00:00:27   來源:CCTV國家記憶   作者:國家記憶    點擊:

揭露1952年美軍細菌戰:德特里克堡豢養的可怕惡魔

國家記憶

  1952年,美軍用裝有感染了鼠疫、霍亂的跳蚤、螞蟻、蒼蠅的細菌彈,對朝鮮和中國東北發動細菌戰。經“調查在朝鮮和中國的細菌戰事實國際科學委員會”考察確認,美軍在上述細菌戰中使用的方法是在日本細菌戰方法基礎上發展而來的。美國的德特里克堡繼承了“魔鬼遺產”。

1.webp (4).jpg

位于美國馬里蘭州的德特里克堡。

  據@CGTN 消息,位于馬里蘭州德特里克堡的美國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所(USAMRIID)是美軍最重要的生物防御技術研究機構,儲存有埃博拉病毒、炭疽桿菌、布魯氏菌等致命“特定生物制劑與毒素”。

  中國駐里約總領事李楊日前發表了題為“德特里克堡的罪惡還要延續多久?!”的文章(原文附后),披露大量美軍細菌戰細節,其中包括1952年,美軍對朝鮮和中國東北發動的細菌戰。

  文章中提到,1952年,美軍用裝有感染了鼠疫、霍亂的跳蚤、螞蟻、蒼蠅的細菌彈,對朝鮮和中國東北發動細菌戰。經“調查在朝鮮和中國的細菌戰事實國際科學委員會”考察確認,美軍在上述細菌戰中使用的方法是在日本細菌戰方法基礎上發展而來的。美國的德特里克堡繼承了“魔鬼遺產”。

  1952年美軍發動的細菌戰背后究竟有著怎樣的細節,《國家記憶》帶您回顧!

  1952年1月,朝鮮半島正值寒冬臘月。27日晚,在鐵原郡金谷里,美國飛機多批次出現在陣地上空。出人意料的是,他們沒有像往常一樣俯沖投彈,轉圈就飛走了。

  奇怪的事情出現在第二天早上。天亮之后志愿軍第42軍第375團戰士李廣福在雪地上發現了大量的蒼蠅、跳蚤等昆蟲。

  從1月29日開始,志愿軍其他部隊也接連發現了類似情況。

  朝鮮北部的冬天天寒地凍,這些昆蟲的出現明顯違背常理,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2月17日,在平康郡下甲里,4架美軍飛機出現在第26軍第234團陣地上空,飛機投下的炸彈爆炸后留下大量蒼蠅。官兵們目擊了這一過程,美軍飛機活動與昆蟲異常出沒的關系得到確認。

1.webp (5).jpg

  時為志愿軍衛生部秘書陳秀石:

  當時取得樣本化驗,直接送到朝鮮人民軍的衛生防疫最高機構。

  不久,有昆蟲報告的地區,開始出現霍亂等在朝鮮早已絕跡的烈性傳染病,一些朝鮮民眾和志愿軍戰士都有不同程度的感染。

  此時,美軍布撒病菌的范圍已經逐步擴大到朝鮮北部的7個道44個郡。經過觀察、檢驗,防疫專家認為這些昆蟲帶有10多種病菌病毒,美軍可能在朝鮮北方投放了細菌武器,對中朝部隊實施細菌戰。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后,美國包庇日本石井四郎和北野政藏等一批罪大惡極的細菌戰戰犯,利用他們為美國研究細菌武器服務。

  朝鮮戰爭爆發,再次刺激了美國對生化武器的研究。美軍的一份報紙曾刊登過這樣一篇文章,指出“細菌、毒氣是最廉價的武器”。

2.png

  在朝鮮執行細菌戰任務時被志愿軍擊落俘虜的美軍飛行員供稱:在1950年12月,美軍向三八線敗退時,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就希望用細菌武器挽救朝鮮戰場的敗局,并于1951年冬決定在朝鮮實施細菌戰。

  1952年2月19日,中央軍委代總參謀長聶榮臻和副總參謀長粟裕等人召開會議,討論反細菌戰的具體落實措施,確定:立即將現存的全部340萬份鼠疫疫苗、9000磅消毒粉劑和其他防疫用具連夜裝運,在三天內用飛機全部運到安東轉送朝鮮前方部隊,并立即再趕制1000萬份鼠疫疫苗分批送往朝鮮。

  1952年3月1日,志愿軍成立以鄧華為主任的防疫委員會,領導全軍反細菌戰斗爭。

  至同年6月底,志愿軍部隊鼠疫疫苗接種兩次,霍亂、五聯疫苗接種一次,注射率達到100%。

1.webp (6).jpg

  主要交通線兩側和防疫區內共計450余萬朝鮮人民,以及戰俘營中的“聯合國軍”戰俘也接種了鼠疫疫苗。

1.webp (7).jpg

1.webp (8).jpg

  1952年2月底、3月初,美軍將細菌戰的范圍擴大到中國東北地區。

1.webp (9).jpg

  時為北京電影制片廠新聞攝影隊攝影師趙化:

  一到沈陽的時候,沈陽街頭,為了確保安全,好多女同志都戴著口罩,撿走敵人飛機扔下來的蟲子。

  1952年3月8日,周恩來在《人民日報》上發表聲明,抗議美國政府侵犯中國領空并在中國東北使用細菌武器,呼吁全世界愛好和平的人民站起來,制止美國政府這種瘋狂的罪惡行為。

  1952年三四月間,全國共組織了129個防疫大隊,在東北地區國境線、海港、交通要道設立了66個檢疫站,在山海關設立防疫總指揮部,負責過往人員、車輛和物品的檢疫、消毒。

  全國各地動員群眾清理垃圾、保護水源、疏通渠道、打掃衛生,滅蠅、滅蚊、滅蚤、滅虱、清穢,形成了載入新中國史冊的愛國衛生運動。

  在積極防疫、抵御細菌戰的同時,中朝兩國還開辟了輿論戰場,反擊這場“骯臟的戰爭”。

  中國人民反對細菌戰的呼吁得到了世界各國人民的積極響應。1952年2月至4月,先后有13個國家和國際組織發表聲明,反對美軍進行細菌戰。

  在鐵一般的事實面前,許多“聯合國軍”士兵漸漸站到了反對美軍細菌戰的隊伍中。

1.webp (10).jpg

  時任志愿軍第9兵團政治部敵工部英文翻譯劉祿曾:

  我告訴一個美軍戰俘,這是你們美帝國主義搞下來的細菌彈。他不相信,抓了一個小螞蟻就吃了,結果就拉肚子,三天三夜拉得不行,趕快送醫院,把他救活了。然后他氣得不得了,說永遠不相信美帝國主義。

  1952年4月8日,被志愿軍俘獲的美國空軍領航員伊納克發表名為《給中國人民志愿軍的一封公開信》的廣播講話,揭露了美軍高層企圖隱瞞細菌戰的事實。

1.webp (11).jpg

圖:美軍戰俘伊納克發表廣播講話

  包括伊納克在內,共有25名被俘美軍飛行員陸續交代了自己實施細菌戰任務的經過。

  1952年5月17日,被俘人員的交代材料和錄音,在北京和平壤公諸于世。一石激起千重浪,全世界輿論紛紛譴責不人道的細菌戰。人證俱在,美國政府即使再遮遮掩掩、矢口否認,也只能是徒勞。

1.webp (12).jpg

  據不完全統計,美軍在短短兩個月內,在朝鮮北部和中國東北地區先后投放了804枚細菌彈,造成志愿軍384人感染,其中258人治愈。由于中央軍委和志愿軍總部及時高效的防疫措施,疫情很快得到了控制。

1.webp (13).jpg

圖:彭德懷

  彭德懷一針見血地指出:細菌戰對美國來說,在政治上乃是一個極大的失敗。美國把自己的文明面具摘掉,讓全世界人民清楚地認識到了它那極端野蠻的嘴臉。

  到1952年12月8日,第二屆全國衛生會議在北京召開,志愿軍和國內開展的大規模反細菌戰防疫工作和全國愛國衛生運動告一段落,歷時將近一年的反細菌戰最終取得勝利。

  延伸閱讀

  德特里克堡的罪惡還要延續多久?!

  中國駐里約熱內盧總領事 李楊

  位于美國馬里蘭州的德特里克堡生化實驗室,即美國陸軍傳染病研究所,因為它的丑陋與邪惡,最近在全球各種媒體上頻頻出現。

  德特里克堡繼承了“魔鬼遺產”。臭名昭著的731細菌部隊隸屬舊日本陸軍。上個世紀三、四十年代的日本侵華戰爭期間,這支部隊在中國東北以中、蘇、朝、蒙、美、英等國平民和抗日志士為對象,進行了無數次包括細菌實驗、活體解剖、毒氣實驗等慘無人道的人體實驗。

  據考證,通過上述實驗被殘害致死者多達3000到8000人!此外,1940年至1942年間,這支部隊還在中國浙江、湖南、江西、山東、廣東、云南等地實施了大規模的細菌戰,造成大量抗日軍人和無辜平民傷亡。

  然而,令人想不到的是,為了獲得日本的細菌戰研究成果,自1945年10月起,德特里克堡生化專家就與石井四郎等731細菌部隊的主要成員頻頻接觸。最后,石井等人將研究資料全部轉交給美國軍方,以此換取石井等日本戰犯在東京審判中不以戰爭罪被起訴。

  從保存在美國國家檔案館、杜魯門博物館中的大量相關書面記錄可知,美國通過這一骯臟交易,不僅增強了其生化戰力,還掩蓋日本軍國主義的野蠻罪行,幫助戰爭罪犯逃脫懲罰,石井后來甚至被美國聘為生物武器顧問!

  德特里克堡豢養了更可怕的惡魔。根據美國國家檔案館相關資料,從1946年到1949年,在德特里克堡內共進行約60次針對731部隊的采訪研究。

  美國記者約翰·鮑威爾在其著作中寫道:“顯然,我們德特里克的生物戰專家們,從日本同行那里學到了許多東西。雖然我們不知道(日方提供的)信息是如何推進美方(生物武器)計劃的,但我們的專家證實,這些信息價值非凡。很少有人知道,美國后來的生物武器與日本早期開發的細菌武器非常相似。”

  1952年初,美軍用裝有感染了鼠疫、霍亂的跳蚤、螞蟻、蒼蠅的細菌彈,對朝鮮和中國東北發動細菌戰。經“調查在朝鮮和中國的細菌戰事實國際科學委員會”考察確認,美軍在上述細菌戰中使用的方法是在日本細菌戰方法基礎上發展而來的。

  當時,美國內部知情者還透露,在石井四郎等協助下,美方在巨濟島的戰俘營中,對戰俘進行細菌戰實驗,每天竟高達3000人次!

  越戰中,美軍對越南南方10%的土地噴灑了被稱為“橙劑”的落葉劑,受傷害的越南民眾高達480萬。“橙劑后遺癥”至今仍在危害越南人民的健康。“橙劑”就是德特里克堡生化武器實驗室牽頭研發的。

  德特里克堡的罪惡還要持續多久?鑒于細菌生物武器對人類社會和自然環境的巨大威脅,1971年9月,12個國家向第26屆聯大提交了《禁止生物武器公約》草案。公約案文自1972年4月開放簽署,1975年3月生效,現已有183個締約國。公約禁止并要求銷毀一切細菌(生物)及毒素武器。針對該公約缺乏核查機制的不足,幾十年來國際社會一直致力于談判公約的核查議定書。

  但美國卻始終以“威脅美國國家安全”等為借口,獨家阻擋這一重要談判。美國為何要這樣做?美國會真誠履行《禁止生物武器公約》、放棄其多年來一直持續的生物武器計劃嗎?

  俄羅斯等國軍方及情報部門多次披露,美國以打擊生化恐怖主義為名,在全球建立200多個軍民兩用生物實驗室,不能排除這些實驗室正在研發生物武器的可能性。

  德特里克堡的罪孽遠不止于此。2019年7月到8月,曾經發生過病毒泄露的德特里克堡再次發生兩次泄露,美國疾控中心評估后予以關閉。

  不久,鄰近的馬里蘭州出現了“未知肺炎”,隨后美國爆發了實際上包含大量新冠肺炎病例的“大流感”,而美國政府則快速刪除了有關上述泄露和關閉的新聞報道。

  現在越來越多的人懷疑,新冠疫情大流行與德特里克堡生化實驗室有密切關系,強烈要求對實驗室開展國際調查,但卻遭到美方拒絕。

  背負著令人發指的歷史罪惡,牽涉著國際社會對新冠疫情的現實關切,德特里克堡該給世人一個交待了!

微信掃一掃,進入讀者交流群

本文內容僅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網站立場。

請支持獨立網站紅色文化網,轉載請注明文章鏈接-----http://www.gsm-iran.com/wzzx/llyd/ls/2021-11-17/72334.html- 紅色文化網

獻一朵花: 鮮花數量:
責任編輯:寒江雪 更新時間:2021-11-17 00:00:27 關鍵字:歷史  理論園地  

話題

推薦

點擊排行

鮮花排行


頁面
放大
頁面
還原
版權:紅色文化網 | 主辦:中國紅色文化研究會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小屯路8號院 | 郵編:100040 | 聯系電話: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備案序號:京ICP備13020994號 | 技術支持:網大互聯
A级毛片无码免费真人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