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npxxp"></ruby>
<address id="npxxp"><nobr id="npxxp"><meter id="npxxp"></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npxxp"><address id="npxxp"><menuitem id="npxxp"></menuitem></address></address>

          <sub id="npxxp"><listing id="npxxp"></listing></sub>

          <address id="npxxp"><listing id="npxxp"><menuitem id="npxxp"></menuitem></listing></address><noframes id="npxxp"><listing id="npxxp"><listing id="npxxp"></listing></listing>
          <noframes id="npxxp">

            <form id="npxxp"></form>

            紅色文化網

            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理論園地 ->

            歷史

            收藏 | 打印-復制 | | | 獻花

            《庶民的勝利》一百零三周年:勿忘“將來環球必是赤旗世界”之愿景!

            時間:2021-11-18 00:02:18   來源:陽春白靴   作者:歐洲金靴    點擊:

            《庶民的勝利》一百零三周年:勿忘“將來環球必是赤旗世界”之愿景!

            歐洲金靴

              1918年11月16日(有說15日或12月初),中國共產黨的早期建黨人、中國最早的馬克思主義活動家李大釗在天安門(有說中央公園)發表演說,其中包括了著名的《庶民的勝利》。

              這次演說是根據第一次世界大戰(歐戰)協約國集團戰勝同盟國集團是“公理戰勝強權”的觀點而發。

              李大釗認為,取得這次戰爭勝利的不是協約國的武力,而是人類世界的新精神;不是哪一國的資本家的政府,而是全世界的庶民,因而戰爭的勝利是庶民的勝利:“一戰的勝利,是民主主義對專制的勝利,是勞工主義對資本主義的勝利”、“一九一七年的俄國革命,是二十世紀中世界革命的先聲!”

              同月,李大釗在《新青年》五卷五號發表《庶民的勝利》和《布爾什維主義的勝利》二文,這是中國最早的馬列主義文獻。

              特別是在《布爾什維主義的勝利》一文中,李大釗公開贊揚了俄國的十月革命,并大膽預言:“人道的警鐘響了!自由的曙光出現了!試看將來的環球,必是赤旗的世界!”

              在今天的中國乃至全世界范圍內,紀念李大釗同志的最重要訴求,是重新認識并重塑中國工人階級的政治高位,以及開展工人運動在社會主義國家中的合理性、必要性。

              由此引出的結論和思考就是:當資本主義聯盟在全球卷土重來四十余年的當下,不論在社會主義國家還是資本主義國家、不論在發達國家還是欠發達國家,任何打壓工人維護自身權益的運動的做法,都是不折不扣的反動派作為。

              1

              “他們終日在炭坑里做工,面目都成了漆黑的色,人世間的空氣陽光,他們都不能十分享受。這個炭坑仿佛是一座地獄。這些工人仿佛是一群餓鬼。有時炭坑頹塌,他們不幸就活活壓死,也是常有的事”、“在唐山的地方,騾馬的生活費,一日還要五角。萬一勞動過度,死了一匹騾馬,平均價值在百元上下,故資主的損失,也就是百元之譜。一個工人的工銀,一日僅有兩角,尚不用飲食。若是死了,資主所出的撫恤費,不過三四十元。這樣看來,工人的生活尚不如騾馬的生活,工人的生命,尚不如騾馬的生命”、“也有許多幼年人,在那里作很苦很重不該令他們作的工,那種情景更是可憐。”

              上述文字出自李大釗1919年春天撰寫的《唐山煤廠的工人生活》,記錄了唐山煤工的悲慘境遇,引發了全國范圍內廣泛的工人群體覺醒和斗爭運動開展。

              其時,距離他發表《庶民的勝利》剛剛過去半年。

              《庶民的勝利》中有這樣一段:“一個新生命的誕生,必經一番苦痛,必冒許多危險……這新紀元的創造,也是一樣的艱難……須知這種潮流,是只能迎不可拒的。”

              循著這篇宣言的文脈,1919春天的五四之后,李大釗又來到開灤進行社會調查,寫出了《唐山勞動狀況》的調查報告并發表于《新青年》。

              該報告深刻揭露了資本主義的罪惡與黑暗,提出了改良中國工人待遇和組織強有力的工人團體等號召。

              一年后,1920年的五一國際勞動節前夕,李大釗發表文章指出:“過去的五一節在中國并不是勞工階級的運動,只是三五文人的運動;不是街市上的群眾運動,只是紙面上的筆墨運動”、“中國的勞工同胞,要把今年的五一節作一個覺醒的日期!”

              這樣的疾呼,顯然放置于建黨百年的今天都是無比應景的。

              同年11月,北京共產主義小組在李大釗的親自領導下創辦了向工人進行馬克思主義宣傳的通俗小報《勞動音》周刊。

              該刊第一期用大量篇幅對包括長辛店、唐山礦等處的工人的受剝削現狀加以詳盡報道,且標題異常鮮明露骨:《礦務局利八倍于資本》、《幾十分鐘內死工人五六百》、《工人一命只值六十元》……

              行行文字泣血,控訴了西方帝國主義和買辦資本主義殘酷壓迫工人、視中國工人的生命如蟲蟻的罪惡。

              1922年10月,震驚中外的開灤五礦大罷工在李大釗(當時已是北方區委負責人)的指揮下爆發。

              在罷工過程中,超過三萬工人直接與帝國主義和軍閥的軍警正面搏斗,悲壯場面宛如《共產黨宣言》中“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大陸徘徊。為了對這個幽靈進行神圣的圍剿,舊歐洲的一切勢力——教皇和沙皇、梅特涅和基佐、法國的激進派和德國的警察,都聯合起來了”所言,在李大釗與工人的對立面,英國雇傭軍出動了,駐唐山的美國軍隊出動了,軍閥曹錕的保安隊出動了,紛紛對工人運動進行了瘋狂的鎮ya。

              曹錕甚至唯恐鎮ya不力,又親自加派一師一旅。

              這些反動軍隊在礦區宣布戒嚴,在新聞封鎖和交通管制之下,對工人實行了血腥清洗。

              整個礦區盡管處在血雨腥風之中,但礦工們卻表示“絕不畏縮,寧死不屈”,并宣告“除非把我們全體工人都打死,不然,還留我們一人活著,也要為死者報仇,和他們決戰!”

              次年,李大釗又領導了轟動全國的京漢鐵路工人大罷工,在遭到軍閥吳佩孚的暴力鎮壓后,他依然堅持給予大江南北的工人群眾勇氣:“現在中國在資本帝國主義壓迫之下,試看全國的資產階級、小資產階級、知識階級,誰能反抗?只有無產階級!”

              受到工運的鼓舞,“五卅”運動以后,李大釗利用“五卅”形成的大好形勢,繼續以開灤煤礦為重點,決定成立工會。

              1925年8月18日,趙各莊礦工會成立,這是開灤礦區成立最早的工會,于四年前的長辛店工人俱樂部(也是在李大釗關懷下建立)一道,均在中國工人運動史上占據著重要地位。

              后來,黨領導建立的工會雖轉入地下,但建工會的斗爭一直未有停息。

              它反映了我們黨的一大生命力特征:與工會這樣的工人階級組織始終死死相依。

              中國共產黨,到任何時候、至任何階段、行任何高度,都永遠不可站在工人階級的對立面、不可有任何彈壓工會之舉!

              2

               對于以工人階級為核心的無產階級能否擔當起歷史使命的問題,李大釗曾給予肯定回答。

              他認為,資本家貪得無厭地榨取工人創造的剩余價值,必然使資本集中于少數人之手。隨著生產規模擴大,整個社會生產會趨于社會化,其結果就造成工人階級團結起來的條件和無產階級自身會日趨成熟,從而成為資本主義的掘墓人。

              李大釗提出:“資本主義的發展在他的腳下伏下了很多敵兵,有加無減,那就是無產階級。無產階級本來就是資本主義下的產物,到后來滅資本主義的也必然是無產階級。”

              這也就是為什么他會做出“赤色的旗幟必將在全球飄揚”的判斷。

              1919年元旦,李大釗寫下《大亞細亞主義和新亞細亞主義》,進一步批判日本軍國主義侵略性質、門羅主義性質的大亞細亞主義,并將自己的替代主張命名為“新亞細亞主義”。

              在這樣的思路下,亞洲的解放成為了全世界解放事業的一部分,亞洲人民也與世界人民站到了一起,而亞洲的軍國主義資本亦是與西方的壟斷資本主義成為了一丘之貉。

              1927年4月28日,張作霖在蔣介石密電“將所捕黨人即行處決,以免后患”的唆使下,將李大釗等二十人秘密絞殺于西交民巷京師看守所。

              臨刑前,李大釗笑對劊子手,激昂發表人生最后的一次講演:“不能因為你們今天絞死了我,就等于絞死了偉大的共產主義!我們已經培養了很多同志,如同紅花的種子,撒遍各地!我深信,共產主義在世界、在中國,必然要得到光榮的勝利!”

              二十二年后,1949年的3月,已帶領解放軍接近推翻全部買辦資本勢力與帝國主義爪牙的毛主席,時隔三十年后重返北京,感慨萬千:“三十年了,三十年前我為尋求救國救民的真理而奔波,還不錯,吃了不少苦頭,在北平遇到了一個大好人,在他的幫助下我才成為了一個馬列主義者,他是我真正的老師,沒有他的指點和教導我今天還不知道在哪兒呢!”

              3

              李大釗曾經提出,“要把知識階級與勞工階級打成一氣”,毛主席亦有指出:“知識分子必須參加勞動”,即“知識分子勞動化”。

              1948年5月10日,中共中央在《關于革命軍人入黨辦法的規定》中也有過宣布:“凡非勞動者家庭出身的知識分子加入我軍者,入伍后一年始可取得革命軍人成分”、“凡剝削者本人加入我軍者,入伍后二年始可取得革命軍人成分。”

              建國后,對于知識分子階層由于知識壟斷而形成腐化的周期率性的痛點,毛主席一直深為取得政權的共產黨而擔憂。

              1957年7月,他甚至在公開場合這樣言辭批評過:“智慧都是從群眾那里來的。我歷來講,知識分子是最無知識的。這是講得透底。知識分子把尾巴一翹,比孫行者的尾巴還長。孫行者七十二變,最后把尾巴變成個旗桿,那么長。知識分子翹起尾巴來可不得了呀!老子就是不算天下第一,也算天下第二。工人、農民算什么呀?你們就是阿斗,又不認得幾個字…”、“但是,大局問題,不是知識分子決定的,最后是勞動者決定的,而且是勞動者中最先進的部分,就是無產階級決定的。”

              所以,他會勸誡干部:“我勸同志們多讀一點書,免得受知識分子的騙”。

              毛主席努力理解和改造知識分子階群的目的,是為了保護占人口絕大多數的非知識分子群眾的民主權益不被壓迫和剝奪。

              在新中國建立后,面對工人階級、農民階級雖然取得軍事與政治的勝利、但科教文的領域依舊被舊資產階級與舊知識分子把控的局面,毛主席為核心的黨并沒有犯“幼稚病”得搞什么西式民主,而是通過發動群眾運動的“大民主”來監督政府。

              在這一層民主認識的基礎上,進一步捍衛工人階級的罷工權就是一枚硬幣的另一面:始終給予勞動階層向非勞動階層表達革命情緒、停止無效增值的權力,也就是始終給予“庶民”繼續取得“勝利”的權力。

              黨的建立、黨的成長、黨的執政都是來自于工人階級的庶民,因而保障工人階級的罷工權同樣實在維護黨自身的威信。

              正如保障“民眾參與政治運動”與“一黨領導一切”理應是相輔相成、彼此共生的,互相捍守著對方與自己的合法性。

              像列寧1917年11月在全俄中央執行委員會上的演說:“只有相信人民的人,只有投入人民生氣勃勃的創造力泉源中去的人,才能獲得勝利并保持政權!”

              毛主席有指:“應允許工人罷工,允許群眾示威。游行示威在憲法上是有根據的。以后修改憲法,我主張加一個罷工自由!要介許工人罷工,這樣有利于解決國家、廠長同群眾的矛盾。”

              工人罷工自由的最大意義,就在于時刻宣示本階級在這個國家的政治地位,用以警醒那些不事勞動、高高在上、只會舞文弄墨的知識分子和把權持章的尸位官僚。

              今年4月時,一則“北京一處級干部體驗做外賣小哥”的新聞刷了屏,不論這位領導出于什么目的,但從他的反應和發表的感想來看:① 現在階層之間的差距確實很大,高層對底層依然存在誤解,比如外賣這個拿命換錢的職業竟然依然在很多人眼里以為是個不錯的行當,以為可以輕輕松松月入一萬;② 這個活動對于這位領導的啟示和觸動,從他的抒情來看應該是真實的。

              所以,建議這樣的活動多開展起來,把領導干部高聳的目光重新拽到黎明百姓中來,把領導干部肥大的屁股重新拽到工農階級中來。

              1957年2月,毛主席曾指出:“在我們的許多工作人員中間,現在滋長著一種不愿意和群眾同甘苦,喜歡計較個人名利的危險傾向,這是很不好的。我們在增產節約運動中要求精簡機關,下放干部,使相當大的一批干部回到生產中去,就是克服這種危險傾向的一個方法。”

              1963年5月,毛主席再次就干部參加勞動問題發聲:“干部只有參加勞動,才能解決貪污、多占問題,也可以了解生產情況,而不是浮在上面。干部不參加勞動,勢必脫離勞動群眾,勢必出修正主義......縣干部也要參加勞動,基層干部不參加勞動,不就跟國民黨保甲長一樣嗎?”

              在《庶民的勝利》這篇雄文演說的誕辰,應當重塑和強調認識工人階級的政治地位,以及干群關系的扭轉方向。

              列寧曾在《五一節》中說:“世界上沒有一種力量能夠擊潰千百萬日益覺悟、日益聯合和組織起來的工人。工人們的每一次失敗都推動更多的戰士參加戰斗,都促使更廣大的群眾覺悟過來,走向新的生活,準備新的斗爭!”

              只有戰斗,只有不斷深化自我革命,才能在增量上奪取、在存量上守護屬于工人階級的權益。

              4

              縱觀中國二十世紀的新民主主義革命,始終是一場與“門羅主義”反動話術息息相關的反門羅革命,這也是李大釗革命意志的延伸。

              這種革命意志,在“超國家”的廣域層面抵抗住了日本軍國集團以“亞洲門羅主義”為旗幟的區域霸權,堅定支持了殖民地半殖民地爭取民族自主的革命;又在“次國家”的層面克服了割據軍閥的“省域門羅主義”,最終完成了中國國內秩序的全面重建、實現了黨的全面領導。

              而深刻把握住這兩個方向的時代舵手,毫無疑問就是毛澤東主席:對外,連續扛住了日本軍國主義和美帝國主義的兩場直接戰爭(抗日戰爭)與代理人戰爭(解放戰爭);對內,剿滅驅逐了無法統一中國、只能加劇地域撕裂和階層分化的蔣介石買辦集團。

              一百零三年前的今天,在聆聽李大釗慷慨激昂演說的人群中,恰有時年25歲的青年毛澤東。

              當然,李大釗的思想轉變也是有過程的。

              1917年春天時,李大釗尚在《甲寅》上連發過三篇批判日本門羅主義的文章,包括《新中華民族主義》,這同梁啟超1902年所著《亞洲地理大勢論》極為雷同。

              但是在俄國革命勝利后,通過閱讀列寧的著作、了解十月革命,李大釗開始由民族主義者向馬克思主義者跨變,其結果在前文第二段已有述。

              只是在今朝,似乎總有人在紀念李大釗時有意無意地淡化蘇聯的影響、淡化十月革命的影響,仿佛大釗同志的理念是在中國大地上憑空而來的。

              回避上世紀20年代前后的蘇聯,其實質是在回避革命,回避庶民,回避人民民主。

              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必須告別過去所謂某種“犧牲式發展”的模式之后,《庶民的勝利》在今天依舊綻放光芒。

              如毛主席曾在丹東五一八拖拉機配件廠對工人們說的:“卑賤者最聰明,高貴者最愚蠢。”

              只是在今日,當舊知識分子在革命退潮三十余載后反攻倒算之際,庶民的勝利安在,這是一個警鐘式的課題。

              回顧一下1921年夏天的南湖畫舫,我們黨的綱領吧:

              “革命軍隊必須與無產階級一起推翻資本家階級的政權;承認無產階級專政,直到階級斗爭結束,即直到消滅社會的階級區分;消滅資本家私有制,沒收機器、土地、廠房和半成品等生產資料,歸社會公有。”

              第二年的9月初,安源路礦工人在中國共產黨人的組織和領導下,以“安源工人俱樂部”為組織核心,發動舉行了大罷工。

              時年29歲的毛澤東第二次來到安源后,在與李立三、劉少奇等人研究罷工事宜時指出:“斗爭中要有勇有謀,口號要提得‘哀而動人’,爭取社會上大多數人的同情。”

              在安源路礦,近百年前的一萬七千名工人喊出了“從前是牛馬,現在要做人!”的口號,一致決定舉行大罷工。

              百年后的庶民呢?就在今年雙十一前后,浦東張江區域的快遞小哥們又一次罷工,他們能夠斬獲“勝利”嗎?

              “生于憂患,死于安樂。王安石晚年曾經說過,‘霸主孤身取二江,子孫多以百城降’,歷史的經驗和教訓,我們是要認真汲取的,要防止被資產階級思想‘和平演變’了;否則,我們這么多革命烈士的鮮血不是白流了嗎?”1959年于杭州。

              

              1967年1月,毛主席用極簡的語言道出了人類政治文明最深徹的哲學:“大風大浪也并不可怕,人類社會就是從大風大浪中發展起來的”、“在今天的條件下,發揚大民主,只會鞏固無產階級專政,而決不會削弱無產階級專政。打掉那些束縛群眾手腳的清規戒律,打掉那些千奇百怪的舊框框,這是一件大好的事情。革命就是無罪,造反就是有理!”

              這句話的背景是上海“一月革命”的勝利,上海市民、革命群眾在滬上建立了一個如巴黎公社般雄偉的組織。

              這個組織,由毛主席親自建議命名為“革命委員會”,這在老人家看來是又一次“庶民的勝利”:“這樣好,以前是解放軍解放人民,現在是人民自己解放自己,解放軍從旁協助!”

              《庶民的勝利》永垂不朽,勞工萬歲,人民萬歲!

            微信掃一掃,進入讀者交流群

            本文內容僅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網站立場。

            請支持獨立網站紅色文化網,轉載請注明文章鏈接-----http://www.gsm-iran.com/wzzx/llyd/ls/2021-11-18/72345.html- 紅色文化網

            獻一朵花: 鮮花數量:
            責任編輯:寒江雪 更新時間:2021-11-18 00:02:18 關鍵字:歷史  理論園地  

            話題

            推薦

            點擊排行

            鮮花排行


            頁面
            放大
            頁面
            還原
            版權:紅色文化網 | 主辦:中國紅色文化研究會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小屯路8號院 | 郵編:100040 | 聯系電話: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備案序號:京ICP備13020994號 | 技術支持:網大互聯
            人妻性服务150P,被蹂躏的爆乳的女教师,男人狂躁女人下部的视频乀
            <ruby id="npxxp"></ruby>
            <address id="npxxp"><nobr id="npxxp"><meter id="npxxp"></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npxxp"><address id="npxxp"><menuitem id="npxxp"></menuitem></address></address>

                    <sub id="npxxp"><listing id="npxxp"></listing></sub>

                    <address id="npxxp"><listing id="npxxp"><menuitem id="npxxp"></menuitem></listing></address><noframes id="npxxp"><listing id="npxxp"><listing id="npxxp"></listing></listing>
                    <noframes id="npxxp">

                      <form id="npxxp"></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