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文化網

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理論園地 ->

文化

收藏 | 打印-復制 | | | 獻花

拍片丑化中國女性?工具人罷了!

時間:2021-11-18 00:02:42   來源:疫觀全球   作者:    點擊:

拍片丑化中國女性?工具人罷了!

  

  這兩天,國際奢侈品牌“迪奧”的一幅攝影作品“出圈”了。

  事情是這樣的,本月12日,DIOR(即迪奧)與藝術展覽在上海西岸藝術中心舉行。其中,成長于中國大陸,畢業于央美的攝影師陳漫的一幅12年的作品,引發了激烈的爭吵。

1.jpg

  昏暗的色調、上翻的眼角、瞇瞇眼加上刻意的翻白眼的凝視、雀斑臉與尸體一般的白色、古怪的劉海、傅滿洲一樣的長指甲,所有這些,看起來因審核詭異的風格,其實都是在刻意迎合西方對華人的刻板映象。

  拋開中國人是否真長得這樣不談,起碼這樣的造型、色調和眼神,一眼看去,就會讓人產生極度的生理不適。

  昨天,這張照片傳遍了各大平臺,網絡上一片罵聲。

  當然,這罵聲更多是奔著陳漫本人去的。

  筆者倒是認為,作為“工具人”的陳漫固然該罵,但冤有頭債有主,提出需求的“迪奧”更值得被罵,藝術圈這種唯洋是從的風氣更該罵。在這樣一個大背景之下,沒有陳漫,也會有李漫,趙漫出來完成這一“工具人”的角色。

  當然了,工具人,也是挺有意思的。

  這是陳漫的成名作之一《中國十二色》,同樣的讓人看了很不舒服:

2.jpg

  再看看這幅作品,《中醫》:

3.jpg

  這真是中醫嗎?

  還是與迪奧那幅一般的妝容,這幅作品給人的感覺倒是與某些人對西南少數民族地區所謂的“巫醫”的刻板印象比較吻合,看起來就給人一種僵尸般的陰鷙之感。

  作品,其實就是藝術家的語言,陳漫究竟想表達什么,這樣的作品又是給誰看的,這其實是一個值得深究的問題。

  這就像當年的電影《紅高粱》、《刮痧》一樣,并不是給國內人看的,也不是反映勞動群眾的喜怒哀樂,更不是引領精神文化生活的方向。

  看的人是高人一等的“洋大人”,人家那還真不是刻板映象,而是東方主義的再現,是對前殖民地區的獵奇和丑化。

  因此,對于非洲人,更喜歡看高長脖子、頸上套十幾個銀環、嘴唇嵌盤子、光屁股搏斗等等,而這在那部給“黑豹”二字置換內涵的漫威電影《黑豹》里就有著充分的體現。

  對于中國人,那就是小腳瞇瞇眼、溺嬰跳大神、紅燈籠鴉片槍。

  當然了,這種看似“審美”,實際上是“高等種族”對“低等種族”的凝視和“審丑”,是殖人對弱勢民族的“文化再造”。

  其實,早在鴉片戰爭之后,針對中國的類似風潮在西方就已經出現過了,典型的莫過于傅滿洲、滿大人的形象。正是因為傅滿洲、滿大人的貪婪、狡詐和陰險,西方才成為了中國人的拯救者,殖民也是為了你好!

4.jpg

  但是,那個時候,救亡圖存是主流,文化藝術界哪怕如周作人、張愛玲之流已經成為漢奸或者在漢奸邊緣的,撐死就是寫寫風花雪月,這種明目張膽的刻意迎合在那時的文化界還非常的罕見。

  后來,社會主義美學、勞動美學逐漸占據主流,藝術的人民性得到前所未有的體現。

  再后來,跟美.國走的,都.富了,某些知識分子和精英人士,在乍一見到西方發達國家繁榮的物質之后,瞬間就跪了下去,他們竟然妄稱中國還應被西方.殖.民300年,那樣才會有出頭之日。

  反正,自那以后,西方說啥都是對的,哪怕放個屁都是香的。

  并且在西方,藝術中心也由古老的巴黎轉到了暴發戶的紐約,美情報機構通過藝術展覽、大眾傳媒和金錢,利用藝術做著潛移默化的意識形態工作。

  同樣的隨著社會的再次分化,藝術越來越為所謂的精英服務,人民的、大眾的、勞動者的藝術,越來越登不得大雅之堂。

  相反,是那些丑化中國人、丑化勞動人民、丑化社會主義的所謂“作品”在有心人的運作之下,反倒頻頻出入高端展覽、斬獲國際大獎。

  陳漫在2009年到2012年期間還有一批作品,下面風格一致的三幅作品分別叫《少先隊員和三峽大壩》、《少先隊員和中央電視臺》、《少先隊員和嫦娥一號》。誰家的少先隊員長這樣?這種利用未成年人略帶黃色的所謂藝術作品,惡心誰呢?!

5.jpg

6.jpg

  這方面,陳漫也的確算不得多出彩。岳敏君、曾梵志、方力鈞等人的所謂藝術作品才是長期一貫的,惡心解放軍、惡心雷鋒、惡心朱德、惡心毛主席——為的就是解構社會主義。

7.jpg

  陳漫自己在曾經的采訪中就提到“缺哪兒補哪兒”,意思是要按照西方人對中國人的印象來。當然,陳漫的確做得很出色,她那些所謂的“東方風格”實為東方主義的“作品”,讓一個正常的中國人一眼看去就會產生生理的不適應感。

8.jpg

  令人奇怪的是,陳漫自己的打扮挺正常的,她也有不少正常的作品,至少她給文娛界的演員、明星拍的攝影作品都挺正常的,甚至國乒隊還邀請她拍過宣傳照。

9.jpg

(上一行為陳漫本人)

  這或許可以說明陳漫是一個非常聰明的人:

  迎合西方,拍東方主義的片子,獲取國際藝術圈的認同并爭取到靠前的位置;按公知風格,拍解構社會主義的片子,以求得圈子的認同;按商業邏輯,拍符合大眾審美的作品,賺該賺的錢。

  還真是誰都不得罪!

  只是,當三者放到一起之后,前兩者與后者有了明顯的沖突,更與早就隱匿不見的勞動美學形成鮮明的對比。

  這個時候,怎么可能不引發輿論風暴?

  有網友認為,此前中國人的美丑觀被西方所定義,是因為中國弱,現在我們已經可以平視這個世界了,藝術上自然也該更新,該有自信和底氣了。

  這話當然也沒錯,但是,如果不對八.十年代知識界、文化界的的“跪”做一清算,如果不解決背后錯綜復雜的利益關系,恐怕談文藝方面的全面更新還為時過早。

  很明顯,每次類似迪奧這樣的國際品牌“辱華”,真正在罵的大多是普通勞動者,真正將這些奢侈品當日用品的那些所謂精英,大概率是早就腳踏兩條船,隨時做好跑路的準備了——因此,人家壓根就不在乎,甚至覺得是這些土老帽,沒見過世面,不懂事,還瞎嚷嚷,丟人得很。

  說到底,文藝的問題,要得到徹底解決,必然要解決思想意識形態的問題,也要解決日益造成社會分化的經濟基礎。

  否則,很難不說那只是樂觀的想象罷了。

  最后,無論西方如何丑化,無論他們怎么鬧騰,無論殖人如何下跪,生于斯長于斯,深深扎根于這片土地勞動人民,有著自己的審美觀和是非觀。

  這是他們怎樣也動搖不了的!

微信掃一掃,進入讀者交流群

本文內容僅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網站立場。

請支持獨立網站紅色文化網,轉載請注明文章鏈接-----http://www.gsm-iran.com/wzzx/llyd/wh/2021-11-18/72344.html- 紅色文化網

獻一朵花: 鮮花數量:
責任編輯:寒江雪 更新時間:2021-11-18 00:02:42 關鍵字:文化  理論園地  

話題

推薦

點擊排行

鮮花排行


頁面
放大
頁面
還原
版權:紅色文化網 | 主辦:中國紅色文化研究會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小屯路8號院 | 郵編:100040 | 聯系電話: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備案序號:京ICP備13020994號 | 技術支持:網大互聯
A级毛片无码免费真人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