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文化網

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理論園地 ->

政治

收藏 | 打印-復制 | | | 獻花

山水間:羅昌平的要害絕非僅僅是侮辱英烈

時間:2021-10-31 00:57:30   來源:紅色文化網   作者:山水間    點擊:

9e22bedf5e6d8090a16664fba53002db.jpg

羅昌平污蔑英烈“傻”,是因為他們“不會懷疑上峰的‘英明決策’”。

第一,注意,“上峰”是國民黨政治話語體系中的詞匯,共產黨從來不用。新中國誕生后出生成長的大陸人,習慣的提法是“上級”“領導”,而從來不是什么“上峰”。羅昌平在這里專門用“上峰”這個大陸人從不習慣用、在國民黨和臺灣極其普遍用的特有提法,只有兩種可能:一,他是國民黨或臺灣的政治體系專門培訓出來的,所以習慣成自然,“上峰”一詞脫口而出。二,他對共產黨的一切都絕不認同,自覺地刻意地從一切方面徹底劃清界限,一切針鋒相對擰著來,即使是很常用的名詞提法細節都不放過——你叫“上級”,我偏叫“上峰”;你說是英雄,我偏說是傻屌。這是恨之入骨、勢不兩立的必然結果。究竟是哪種情況,只有請羅昌平自己清楚。

第二,羅昌平實際在宣布,要不傻,就得“會懷疑‘上峰’的‘英明決策’”。教唆前線軍人懷疑上級領導的決策,這是什么性質的行為?公然煽動一線軍人拒絕軍令抗命造反的行為。如果在戰時,這種行為不用說馬上可以定性為瓦解軍心煽動叛亂的敵對行為,可以馬上執行戰時措施戰場紀律,包括就地處決。如今雖非戰時,但已經風云緊急劍拔弩張,加強戰備鞏固國防刻不容緩。在這種黑云壓城的時刻公然教唆軍人懷疑軍令,居心何在?后果何堪?如此形勢下沒按惑亂軍心煽動叛亂治罪,槍口抬高了豈止一寸?

羅昌平們不承認抗美援朝正義,說:“半個世紀之后國人少有反思這場戰爭的正義性”,“看看現在的朝鮮和現在的韓國,所有答案一目了然”。

羅昌平們實際提出了一個原則:中國的是非要由外國的情況來決定。表面上看這似乎是一個看問題的標準問題,其實里邊的套路深了去了:外國的情況壞,那就是中國政府參與了不義戰爭,跟邪惡連到了一起,這樣的政權還有什么合法性?外國的情況好,那就是中國政府拿中國老百姓的利益送人所致,“量中華之物力,結與國之歡心”,這樣的政府同樣沒有合法性。不管是哪種情況,結論都只能是一個:沒有合法性,應與推翻,“顏色革命”——只要認同這個原則,就等于在自己的死亡判決書上簽字畫押。“公知”的套路就是這么陰狠歹毒。

中國的是非歸根到底要由中國的情況來決定。這是一個起碼的大是大非大原則。凡不承認這個原則、以任何形式鼓吹中國的是非最終要由外國的情況來決定的,一定醉翁之意不在酒,一定別有用心。對這類人,一切言詞爭辯都是多余。

看看現在的中國和抗美援朝前的中國,抗美援朝的正義性一目了然。

抗美援朝迄今71年??姑涝暗?1年是1879年。從1879年到1950年這71年中,中國遭受過戰亂沒有?而從1950年到如今2021年這71年中,中國大陸遭受過戰亂沒有?其他一切先不論,就看這一個最基本的事實:有,還是沒有?戰爭,還是和平?——這個問題很難回答嗎?

再把這個基本事實略做展開:抗美援朝71年以來,中國大陸還有沒有遭受過大規模外敵入侵?有沒有割地賠款?有沒有內戰?有沒有軍閥割據?有沒有匪盜橫行?而在抗美援朝之前的71年里呢?——這些問題很難回答嗎?

不需要多高深的學問,有點常識就能看到一個基本的歷史大輪廓:抗美援朝之前,中國是挨打挨打再挨打、戰亂戰亂再戰亂、殺戮殺戮再殺戮、破壞破壞再破壞、沉淪沉淪再沉淪;抗美援朝之后,中國是和平和平再和平、建設建設再建設、發展發展再發展、強大強大再強大、崛起崛起再崛起。這兩種基本的歷史軌跡以抗美援朝為界形成一個巨大的U字,從一路向下轉為一路向上。盡管某時某處或許有一些小插曲小逆流,但總的歷史大趨勢始終沒有變。

對如此確鑿明顯的歷史事實、如此鮮明的歷史對比,如果還不承認,那言詞爭辯就純屬多余。

承認這些事實,就自然不免要問一個為什么:為什么會有如此涇渭分明的歷史趨向的變化?

俾斯麥說:“當代的重大政治問題不是用說空話和多數派決議所能決定的,而必須用鐵和血來解決。”

如此歷史性轉折,當然不可能是“用說空話和多數派決議所能決定的”,當然“必須用鐵和血來解決”。既然中國的宏觀歷史走向以抗美援朝為分水嶺,那不是抗美援朝之戰的“鐵和血”的作用又是什么?

中國抗美援朝之后一直和平,這是不是事實?抗美援朝之后,中國人才可以說“我們不是生活在一個和平的時代,而是生活在一個和平的國家”。而在那之前,中國人只能說“寧為太平犬,莫做亂世人”,這是不是事實?戰爭是死亡。和平是生存。一場讓中國人安享和平避免死亡平安生存的戰爭算不算正義的戰爭?如果這都不算,那什么才算?

就憑這個基本事實,抗美援朝的正義性就無可爭議。

羅昌平們拿“冰雕連”大做文章的另一層用意,是旁敲側擊中國長津湖之戰失敗了,進而聲稱中國抗美援朝失敗了。

是否如此,只看事實:包括長津湖之戰在內的第二次戰役——

“聯合國軍”:

——戰略目標:占領整個朝鮮。

——戰役目標:打到鴨綠江邊,“圣誕節前”結束戰爭。

志愿軍:

——戰略目標:不準外國軍隊越過三八線。(中國一開始就警告過:南朝鮮軍隊越過三八線屬于朝鮮內戰,中國可以不管;但外國軍隊越過三八線就是侵略,中國不會置之不理。)

——戰役目標:扭轉戰局,把“聯合國軍”從鴨綠江邊趕回去。

戰役結果:戰線始于鴨綠江,終于漢江——“聯合國軍”被趕回三八線附近。

抗美援朝戰爭結果:基本按三八線為界停戰。

中國的戰略戰役目標都實現了,而“聯合國軍”的戰略目標一個都沒有實現。如果把戰略戰役目標都實現了的中國說成“戰敗”,把戰略戰役目標都沒有實現的“聯合國軍”說成“勝利”,這叫什么神邏輯?

長津湖之戰中,美陸戰一師成建制突圍、未被全殲,是戰術性成功而非戰役性勝利。如果是戰役性勝利,那戰役結果就應該是陸戰一師成功地在鴨綠江邊堅守,而不是一口氣溜回漢江(盡管用陸戰一師的話說是“換個方向進攻”,用“國軍”的話說是“轉進”)。難道興師動眾發起戰役就是為了到鴨綠江邊逛一圈?如果說人沒死光就是勝利,那何不干脆在后方貓著?保險一個人都不死還能宣稱大獲全勝。這豈不更合算?

長津湖之戰發生在雙方力量差距達到最高峰的時刻:

——志愿軍單一的輕裝步兵對抗當時世界最頂級裝備的陸??杖?;

——蘇制裝備二次戰役后才開始運抵。志愿軍當時所用武器全為過去繳獲,型號雜亂,規格不一,且并非專門按照寒區氣候設計,許多槍炮嚴寒下打不響;

——志愿軍尚無有效應對敵全面空中優勢的經驗和體系,尚未建立統一的后勤司令部,后勤保障處于最困難時期;

——北大文人張東蓀里通外國泄露軍情導致嚴重后果。為化解被動,志愿軍不得不臨時改變計劃,決定九兵團提前出兵:1950年11月10日開始入朝,11月17日進入長津湖地區,11月27日戰斗打響——從開始入朝到抵達前線到戰役展開到戰斗打響一共僅17天,所有換裝、更換厚棉服的計劃全部被打亂;

——九兵團來自南方,沒有寒區作戰經驗和裝備,南方標準的冬衣不能適應北方嚴寒;

——九兵團倉促上陣,沒有機會積累與最現代化的“聯合國軍”交戰的經驗,沒有機會拿韓軍練手,沒有機會學習消化第一次戰役的經驗教訓,一上來就直接跟實力最強的陸戰一師正面對抗;

——1951年11月下旬,朝鮮北方突降嚴寒,氣溫從通常的零下二十多度驟降為零下四十多度;

……

志愿軍九兵團在所有可能的不利客觀因素一個不拉的絕對劣勢條件下,盡管有若干戰術性失利,但仍然取得了長津湖之戰的戰役性勝利??康氖裁??人,人的犧牲精神,人的主觀因素,堅決執行命令,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英勇頑強,機智靈活,視死如歸——“這個軍隊具有一往無前的精神,它要壓倒一切敵人,而決不被敵人所屈服。不論在任何艱難困苦的場合,只要還有一個人,這個人就要繼續戰斗下去。”

對這種軍人鐵血視死如歸,即使不懷偏見的敵手尚會尊重,更不用說受這些軍人保護的人民了。有幾個國家的人民會巴不得自己國家的軍人是一群貪生怕死的窩囊廢?偏偏中國出了“公知”如羅昌平這類奇葩,對前赴后繼勇敢犧牲的中國軍人不但毫無尊重,而且鄙夷不屑,而且極盡冷嘲熱諷之能事。

按照羅昌平們的邏輯,為執行命令凍死是“犯傻”,那為執行命令冒槍林彈雨流血犧牲呢?是不是也“犯傻”?那怎樣才不“犯傻”?甲午戰爭中的清軍——不戰而逃,一天就丟了滿清經營了10年的旅順軍事要塞;九一八的東北軍——“絕對不抵抗”,東三省拱手讓人;抗日戰爭中的“國軍”——一觸即潰,望風而逃,“聞風四十里,槍響一百二”,一潰千里……對這些“聰明人”,羅昌平和各路“公知”們可曾有半分批判、半聲嘲諷、半句微詞?從來沒有。既然從來沒有,那就是不反對,不但不反對,而且很欣賞——這就叫“行為藝術”。

對抵御外辱英勇犧牲的軍人冷嘲熱諷,對在外敵入侵面前貪生怕死的敗類無半分反對,如此愛憎分明,只能有一個解釋:唯恐中國軍人英勇無畏,唯恐中國軍人不怕死不崩潰,所以借一切機會打擊軍人士氣,破壞軍隊軍紀,公然在軍人背后捅刀子——不這樣,就不能解釋為什么羅昌平這類“公知”對軍人的英勇無畏如此冷嘲熱諷,卻對以往對外戰爭中貪生怕死臨陣脫逃的敗類從無半分批判。這才是他們侮辱英烈的真正要害。

2021.10.28.

微信掃一掃,進入讀者交流群

本文內容僅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網站立場。

請支持獨立網站紅色文化網,轉載請注明文章鏈接-----http://www.gsm-iran.com/wzzx/llyd/zz/2021-10-30/72043.html- 紅色文化網

獻一朵花: 鮮花數量:
責任編輯:寒江雪 更新時間:2021-10-31 00:57:30 關鍵字:政治  理論園地  

話題

推薦

點擊排行

鮮花排行


頁面
放大
頁面
還原
版權:紅色文化網 | 主辦:中國紅色文化研究會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小屯路8號院 | 郵編:100040 | 聯系電話: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備案序號:京ICP備13020994號 | 技術支持:網大互聯
A级毛片无码免费真人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