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文化網

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小小寰球 ->

北美

收藏 | 打印-復制 | | | 獻花

從“育嬰箱慘案”到“假警察翻車”,西方媒體造謠一屆不如一屆

時間:2021-11-18 00:02:03   來源:烏鴉校尉   作者:烏鴉校尉    點擊:

“育嬰箱慘案”到“假警察翻車”,西方媒體造謠一屆不如一屆

烏鴉校尉

  幾天前,CNN為了造謠新疆,請演員來“演新聞”的事,再次登上了微博熱搜。

  熱搜里的這段視頻,是由@中國日報拍攝并制作的,視頻模仿了CNN的風格,來指出CNN那段造謠視頻的問題所在,可以稱得上是“以彼之矛,攻彼之盾”

  視頻開始,一段壓抑又帶著幾分陰森的音樂在耳邊響起,映入眼簾的是一個戴著口罩和墨鏡,身穿警服的男人,他佇立在窗前,似乎滿腹心事,這就是視頻的主角——一名中國警察;

  很快,這種神秘感就被他自己打破了,“我長這個大腦門,觀眾肯定認出來了”;

  說著他摘掉了自己的偽裝,展現出了自己的真實樣貌——知名政法新媒體UP主@大漠叔叔;

  他的裝扮,乍一看同CNN那段視頻里的“中國警察”一樣,并且為了掩飾身份,戴上了墨鏡和口罩;

  然而這種偽裝,在比較熟悉的人面前,可以稱得上是毫無作用,??碄大漠叔叔 視頻的人,一眼就能認出他是誰;

  疫情期間,大家天天戴著口罩和帽子,社交起來照樣暢通無阻;

  因此,這個所謂“中國警察”的偽裝,根本不能起到掩飾身份的作用;

  口罩雖然不能掩飾身份,但是卻有另一重作用——心理暗示;

  視頻里的“中國警察”,把本來寬松可以呼吸的口罩,故意在耳后打結,讓口罩整個壓在臉上,顯得人很肥胖,給人一種很壓抑的感覺;

  口罩同他身上的警服一樣,一是告訴大家,我是一名真警察,二是告訴大家,我接下來要說的東西很恐怖;

  因此,僅是一個口罩,就露出了破綻。

  而后,這段視頻中,還展現了許多CNN們在編造這種假新聞時露出的破綻。

  其實,早在CNN那段視頻播出后,視頻的真實性就遭到了網友們的質疑,視頻中那位“警察”,也被網友們扒了個底朝天。

  10月5日,CNN播出了一段所謂的“獨家專訪”,一名姓“Jiang”的“前新疆警察”,接受了記者的采訪。

  在采訪中,這位“前新疆警察”對著記者,講述了自己在新疆時,是如何被強制要求用恐怖的方式對待維吾爾族人的,包括但不限于暴力和性侵。

  把新疆說成是集中營,說我們天天迫害少數民族的同胞,已經是西方媒體慣用的手段和伎倆了。

  今天蹦出個記者,叫嚷著人權;明天出來個組織,高喊著自由。

  見慣了潑臟水的我們,不少人的態度從最初的生氣、憤怒,已經轉變成了“我看你還能刷什么花樣”的無畏。

  但CNN這次漏洞百出的伎倆,還是讓不少圍觀群眾都發出了“一屆不如一屆”的感慨。

  在烘托氣氛上,CNN可謂一把好手。無論是壓抑的光線,熟悉的陰間濾鏡,還是訪談之間的語氣、用詞,都是“原來的配方”。

  但因為操之過急,不少地方都沒烘托到位:

  比如為了展示這名“警察”身份的真實性,CNN特意讓他穿上了警服,并且佩戴了自己的警徽、警號、肩章等,簡直是全副武裝;然而在國內,警察在轉業等情況下,需要上交自己的警徽,最起碼警號必須要上交;

  還有他臂章上的字,遠看是“公安”,但鏡頭一拉近,怎么看怎么像“公支”。

  而最大的問題,是這個“警察”本身。

  前面說了,當你熟悉一個人的時候,就算那人戴了口罩和墨鏡,也不妨礙你認出他是誰;不然哪還有那么多狗仔能在茫茫人海中拍到明星的爆料(不拉窗簾的除外);

  就算不認識,識圖工具如此先進,照樣能認出來。

  結果這就被網友發現,CNN報道里,這個姓“Jiang”的“警察”,今年還參加過反華政客和“東突”組織策劃的“維吾爾特別法庭”,出席了“聽證會”,并且在會議上,他叫“Wang Leizhan”,并不姓“Jiang”。

  如果只是名字不一致,大家可能也不會太在意。畢竟做這種虧心事,打一槍換一個名字也正常,愛叫啥就叫啥,“自由民主”不是應該保護人家的隱私嘛。

  但他幾次說的話內容都不一樣,甚至相互矛盾,就讓人忍不住吐槽了。

  不說別的,光說他的工作,一會兒說自己是在新疆工作了十來年的警察,一會兒是2018年被派去新疆的,一會兒又說自己在新疆工作過三次,自相矛盾,謊話都編不圓滿。

  擅長編造假故事的西方媒體,居然在這種小事上翻了車,讓人不禁想要問問這位“警察”,他到底是姓“蔣”還是姓“汪”?

  Youtube下面的評論,也全都是對視頻內容的質疑。

  更是有網友發現,這個假警察,其實是個真演員。

  今年9月3號,一個名為“Nacar Hoshur”的賬號,在海外社交平臺發帖,詢問關于“聽證會”后的“演出費”問題。

  這個疑似海外“東突”分子的賬號,曬出了兩張圖片,圖片上是在“聽證會”上出席的“證人”們拿到的酬金數目。

  在這份總額為100700的賬單里,“專家證人”拿到了40000英鎊,“事實證人”拿到17700英鎊,而最多的當屬“匿名證人Wang Leizhan”,獲利43000英鎊,占了總額的43%。

  如此高額的報酬,引起了其他“證人”的不滿,認為“法庭”應該給個解釋。

  “維吾爾族的事實證人還比不上一個‘Wang Leizhan’嗎?他的勞務費這么離譜!”

  很顯然,這是一場因為分贓不均而導致的糾紛。

  西方媒體邀請付費演員參演假新聞,已經不是什么新鮮事。

  今年年初,CNN曾采訪過一位“受害者”,稱自己曾遭遇過三次慘無人道的輪奸;然而她在接受另一個新聞綜合網站Buzzfeed的采訪時,卻說自己“沒有被毆打或虐待”;

  并且,她稱自己被軟禁了,但卻在所謂的“軟禁”時,更新了自己的護照。于是,CNN不想讓大家發現漏洞,自作聰明地在視頻里給她新簽發護照的日期,打上了馬賽克。

  馬賽克擋得住日期,卻擋不住真相。于是CNN被不少網友嘲笑:“中國讓她被輪奸、絕育后,居然還能給她發10年美簽去訴苦?”

  西方媒體造謠,可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從利比亞士兵服用偉哥,再到俄羅斯人懸賞獵殺美軍,假新聞可謂其在政治上無所不往的利器。

  然而現在,這些假新聞從以前的人人俱信、群情激奮,再到今天的嬉笑怒罵、滿是嘲諷,無外乎兩個原因,一是觀眾們辨別是非的能力隨著信息技術的發達提高了,二是他們造謠的方式越來越急功近利、不注重細節了。

  其實,創造一個假新聞,說白了只有兩種方式,一是憑空捏造,請人表演;二是移花接木,迷惑視線。

  請表演隊的案例,最成功的當屬到現在還頗具爭議的白頭盔。

  有關于白頭盔的事情,之前烏鴉在文章中介紹過。這個號稱中立、無偏見的敘利亞民防組織,表面上看起來在戰亂中救死扶傷,實際上根本不管難民死活,所謂的感動瞬間,全是擺拍和“創作”,甚至還做殺人越貨的勾當。

  2016年8月,一個叫做奧姆蘭的5歲孩子的照片和視頻,被放到了網上。

  奧姆蘭來自敘利亞北部城市阿勒頗,這里常年被戰火充斥。奧姆蘭是這次襲擊事件中的受害者,然而他不哭不鬧,安安靜靜坐在救護車的座椅上??ㄍ▓D案的衣服已經變得臟兮兮,頭上的血液混著泥土附著在他的面頰上,他的眼睛卻很清澈,和環境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這張照片和相關視頻,迅速刷爆了互聯網,網友們為之感到心碎不已,痛斥著戰爭的殘酷。

  《每日電訊報》的攝影師說,自己在按下快門的時候,也是淚流滿面。

  從廢墟中將奧姆蘭救出的白頭盔,理所當然成了人道主義英雄。

  他們聲名鵲起,感動了許多人。越來越多關于白頭盔救人的視頻,在互聯網上被瘋狂傳閱。

  他們登上了《時代》的封面,紀錄片《白頭盔》拿下了奧斯卡最佳紀錄短片,甚至因為太忙碌沒去領獎,又賺了一波好感。

  白頭盔的視頻,被認為是敘利亞政府空襲平民的鐵證。也正是這些,讓美國政府“理直氣壯”繞開聯合國,直接以人權的名義,向敘利亞發難。

  然而,就在獲得奧斯卡獎后沒多久,白頭盔的視頻中就被發現存在許多問題:

  2015年,敘利亞伊德利卜省“化學武器襲擊”事件中,白頭盔認真用針扎著孩子,但針管中的藥水卻一點都沒少,毫無注射痕跡;

  視頻的末尾,還有人用阿拉伯語在旁邊說著,“照片里孩子一定要在母親下面”;

  演員重復的事情也被扒了出來,先是不同時間段的白頭盔,居然能救出同一個孩子;

  同一個男人,上一秒還是白頭盔中英勇救人的英雄,下一秒就成了躺在廢墟中等待救援的難民;

  前面被白頭盔救出來的奧姆蘭,他的父親接受過CCTV的采訪,說奧姆蘭其實就是他們的擺拍工具,直到拍出滿意的照片后,孩子才被送去包扎,并且奧姆蘭受傷并不嚴重,血都是被涂抹上去的;

  而后,敘利亞政府軍還找到了白頭盔的“拍攝基地”,里面各類道具一應俱全。

  如果只是單純擺拍,大家對白頭盔的行為或許還不會如此憤怒。但很快,這個組織被扒出可能和ISIS有關,甚至替恐怖分子打掃戰場,處理尸體;

  所謂的救人,如果只是拍照就算了,但很多人都被割下了腎臟等器官,原本可以活下來的也失去了生命;

  還有人對著鏡頭,控訴白頭盔擼走自己身上的財物……

  這些白頭盔,在鏡頭前是道貌岸然的正義使者,在鏡頭后卻成了燒殺搶掠無惡不作的罪人。

  然而,再多對白頭盔的控訴,都仿佛石沉大海。西方媒體和政府對白頭盔罪行的鐵證保持沉默,一切臟水都被潑到了敘利亞政府軍的頭上。

  他們打著人道主義的幌子,做著最不人道的事。

  但他們不在乎這些,畢竟他們最終達到了自己的目的,把敘利亞攪成了一鍋粥。

  他們不是去解決問題,而是制造了更多問題。

  這種請演員控制輿論的做法,同美國當年發起海灣戰爭的手段一模一樣:

  1990年,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后,電視上播出了一則新聞,一個15歲的科威特小護士,聲淚俱下控訴伊拉克的暴行;她稱伊拉克士兵沖到產科病房內,將保育箱里的早產嬰兒們全都扔到地板上,讓他們在冰冷的地板上死去,整個科威特大概有300多個嬰兒因此失去了生命。

  “育嬰箱慘案”播出后,美國支持政府出兵海灣的人數大幅度上升,老布什更是趁熱打鐵,借此機會,出兵海灣。

  直到三年后,人們才發現,向美國國會議員哭訴的“娜依麗護士”其實是科威特駐美大使的女兒,所謂的“育嬰箱慘案”不過是一條假新聞。但此時海灣戰爭早已結束了。

  “育嬰箱慘案”同白頭盔相比,雖然這個謊言既沒有影像記錄,也沒有更多證人,但由于時代的局限性,幾乎所有人都相信了這個低級的騙局。

  而今天,CNN請來的這個“假警察”,和當年的“小護士一樣”,不過是一個拿錢出席的演員罷了。

  只不過今天的人們,更堅信眼見為實,很快就戳破了這個拙劣的謊言。

  與請演員造假這種方式相比,另一種移花接木造謠的手法真假參半,更容易騙得大家團團轉。

  今年3月25日,CNN發表了一篇報道,采訪了兩個新疆家庭,講述了兩個故事。

  在第一個故事里,11歲的穆合麗薩一直和自己的爺爺奶奶生活在一起,因為政府的壓迫,她的父親只能在國外逃亡,母親則被強制入獄。

  畫外音和精心剪輯,使得這篇報道讓人潸然淚下。然而這一切,都是幾個記者精心誘導的結果。

  三名CNN的記者先是在喀什假裝成觀光的背包客,對周圍的風景進行拍攝。隨后他們推開了一戶人家的門,進去就拿出了穆合麗薩的父親——馬木提的照片,稱自己是馬木提的同學,來探望老人和孩子。

  在他們的誘導下,老人與孩子淚流滿面,畫外音適時響起:老人和孩子之所以過得如此艱難,正是因為政府不讓他們團聚。

  在這篇報道被放出后,CGTN的記者去采訪了當事人:

  穆合麗薩的父親馬木提現在在澳大利亞生活,2009年到2013年期間,還會回來探望;然而從2017年開始,他連一個電話都不肯往家里打;卻每天對著澳大利亞的媒體哭訴大打親情牌;穆合麗薩的母親2015年回國,在2019年,因為煽動民族仇恨入獄。

  所謂“骨肉分離”,不過是自討苦吃。

  同時,鏡頭中不乏暗示:灰蒙蒙的天際,交通攝像頭監控著每個人……

  一段移花接木的采訪,就這樣成了“鐵證”。

  在馬木提一家的采訪后,CNN后面講了阿布力克木一家的故事:

  夫妻兩人生育了六個孩子,因此“被迫”離開新疆,只能把四個孩子留在國內。

  CNN企圖用孩子的悲慘遭遇,坐實中國“種族滅絕”的罪名。

  然而CNN卻忘了,如果是真的“強制絕育”,為啥還能生上六七個?

  如果是強制骨肉分離,他們又是通過怎樣的方式,帶著孩子跑到國外去的?

  當然,這兩個在我們眼中看起來漏洞百出的故事,在別人看來,可謂是哭點滿滿。

  畢竟第一,這采訪里是實打實的新疆人;第二,骨肉分離是真,只不過刻意模糊了其中的因果關系,自己造下的孽,卻被轉移到了政府的身上。

  這種手法,就像伊拉克戰爭時,美國軍方不斷播放“戰斧”巡航導彈發射、準確命中目標的影像,渲染伊拉克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

  所以直到今天,還有那么多人相信新疆有幾百萬人的集中營,也就不奇怪了。

  其實,這些劇本不是給我們這些熟知真相的中國人看的,我們只會覺得離譜;

  也不是給歐美國家那些所謂“精英階層”的人看的,因為他們明白事件的前因后果,你的冤枉他們再清楚不過;

  這種劇本是專門給歐美的普通群眾看的,只有他們會相信,并且無論我們再怎么澄清,都傳不到他們的耳朵里。

  美國政治學家拉斯韋爾認為,信息宣傳就是“通過新聞、故事、謠言、報道、圖片以及社會傳播的其他方式,來控制整個輿論群體的意見,從而實現己方的戰略戰術目的”。

  所以,這些人制造假新聞,無非是為了他們自己的利益,并不是為了所謂的“人權”。

  他們把新疆說得越亂,其他地區對新疆的負面情緒就越重,就越能遏制整個中國的發展,達到“以疆制華”的目的。

  在最開頭提到的《中國日報》制作的那段視頻里,他們請到了地緣政治專家,前美國海軍陸戰隊員布萊恩·貝萊蒂奇。在最后他說:

  “他們都緊盯著新疆,很多公司都不想雇用維吾爾族員工。如果他們因為這些謊言而找不到工作該怎么辦?他們陷入失業的狀態。這些恰恰都是新疆的極端主義滋生發展的條件,而這正是西方真正想要做的。

  換句話說,他們口口聲聲說要保護新疆人民,但實際上卻想讓這一地區重新陷入動蕩。”

  貧窮,是一個地區動蕩的直接根源。如果新疆被搞窮、搞亂,那我們整個西部地區,都有可能被埋下雷點,成為“定時炸彈”。

  如果他們真的關心新疆的人權問題,為什么先是制裁新疆棉和新疆的農作物,而后又制裁新疆的太陽能?

  口口聲聲說著支持新疆,制裁的卻全都是能給新疆人帶去好處的企業。

  所謂人權問題,全都是子虛烏有的污蔑。

  要說誰最煩這幫搞事情的人,當然還得是新疆人自己。

  近兩年,隨著美國財政吃緊,各大媒體造謠水平也就逐漸低下。

  早年,“育嬰箱慘案”的小護士,團隊費用得到了1800萬美金;而今天,“假警察”出場一次,不過4萬多英鎊。

  以前還能請專業團隊,今天只能請多次出場的群演。

  只能說,黔驢技窮的他們,日后還會批量制造出更多更假的謠言。我們要面對的,就是更加密集的抹黑和指責。

  這種“fake news”,正經人誰還信???

微信掃一掃,進入讀者交流群

本文內容僅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網站立場。

請支持獨立網站紅色文化網,轉載請注明文章鏈接-----http://www.gsm-iran.com/wzzx/xxhq/bm/2021-11-18/72343.html- 紅色文化網

獻一朵花: 鮮花數量:
責任編輯:寒江雪 更新時間:2021-11-18 00:02:03 關鍵字:北美  小小寰球  

話題

推薦

點擊排行

鮮花排行


頁面
放大
頁面
還原
版權:紅色文化網 | 主辦:中國紅色文化研究會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小屯路8號院 | 郵編:100040 | 聯系電話: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備案序號:京ICP備13020994號 | 技術支持:網大互聯
A级毛片无码免费真人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