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文化網

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小小寰球 ->

歐洲

收藏 | 打印-復制 | | | 獻花

山水間:西方反華反共跳得最高的為什么老是議會議員?

時間:2021-10-18 00:54:28   來源:紅色文化網   作者:山水間    點擊:

西方反華反共跳得最高的為什么老是議會議員?

山水間

t013379fd327559dab0.jpg

一.現象

久病自成醫,久見自然熟。同樣的事見多了,自然就有印象;同類的新聞見多了,自然就有感覺。近來的新聞給人的感覺是:西方鬧的反共反華幺蛾子好像總少不了議會議員。為了印證,出于好奇,大致搜索梳理了一下近年來的新聞,還真有所發現——西方反共反華跳的最高最歡的總是議會議員(專門反華反共的“民運人士”不算,因為他們吃的就是這碗飯):

美國:

——1天4反華議案 對華政策成美國兩黨情緒發泄出口;

——美參議院提280頁反華法案 開啟對華全面戰略對抗;

——美國會積壓300多項反華提案;

——美國國會眾議院“中國工作組”推出“中國工作組法案”,聲稱這為如何應對中國對美國構成的“威脅”提供了全面的“法律藍圖”。該法案包括多達137項分法案及建議條款,試圖從各個方面打壓和遏制中國,將肆意抹黑中共和粗暴干涉中國內政的反華聲浪推向一個高潮。法案一次性納入7個“挺臺”法案;

——美眾院成了各種反華情緒的垃圾堆;

——美國國會眾議院通過所謂“2019年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保護香港法案”。這是繼2004年之后美國眾議院再次通過有關香港的決議;

——美國國會眾議院通過“2019年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

——桑德斯聯合其他61名眾議員聯名提出了一項議案,建議取消同中國的永久性正常貿易關系;

——美國反華議員又鼓動“提升美國駐臺代表層級”;

——美國國會反華勢力重申“對臺六項保證”;

——美國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的共和黨人炮制了一份長達50頁的報,指責中國隱匿新冠疫情,呼吁對中國展開國際調查,并要求世衛組織總干事辭職;

——美國反華議員:“向中國索賠”;

——美反華議員氣炸:為什么口罩都是中國制造?

——美國反華議員阻止國會銷售“中國制造”的紀念品;

——美國三名反華參議員要求候任商務部長表態:會不會將華為留在“黑名單”;

——美軍最高將領被曝秘密致電中國軍方后,美國反華議員要他辭職;

——2014年起,盧比奧和聯邦眾議員史密斯共同向美國國會提出所謂《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并會見黃之鋒等港獨分子,為亂港勢力“撐腰打氣”。

——中方制裁的美國11名官員有6個是國會議員;

……

歐洲:

——美歐英日澳等8個國家的18名議員近日組建了一個專門應對中共政權的“跨國議會對華政策聯盟”(IPAC),并宣布將通過集體戰略“對中國共產黨采取更強硬的立場”,“共同協調應對來自中國的巨大挑戰”;

——歐洲議會:通過首份對臺灣報告,建議歐盟駐臺機構“正名”,將提升雙邊關系;

——歐洲議會壓倒性凍結“歐中全面投資協定”的批準程序,呼吁歐盟制定對中國新戰略;

——歐洲議會通過干涉中國內政的涉港決議,內容包括要求“廢除香港國安法”、敦促制裁相關的中國內地和香港官員、以及“外交抵制”北京冬奧會等;

——歐洲議會通過決議,指責中國政府對新疆維吾爾族等少數民族實施“強迫勞動”;

——歐洲議會:歐盟需要與美國結盟 以抵制俄中削弱世界民主;

——歐洲議會外交委員會通過應對中國新戰略的報告草案,呼吁歐盟持續與中國就人權、氣候變化、應對全球衛生危機等議題進行討論,批評中共在新疆、西藏和香港的侵犯人權行為,要求中共配合對中共病毒的起源進行獨立調查;

——歐洲議會動議制裁香港官員;

——歐洲議會壓倒性通過制裁中國28條決議;

——歐洲議會壓倒性通過決議,主動喊話美國結盟對抗俄中;

——歐洲議會以高票通過議案譴責香港《蘋果日報》遭關停,并呼吁歐洲聯盟成員國抵制2022年北京冬季奧運會;

——歐盟以所謂新疆人權問題為借口對中國有關個人和實體實施單邊制裁;

——英議會禁止中國大使進入;

——法國參議員代表團訪臺;

——瑞士國會議員:將推動進口臺灣蓮霧;

——歐盟以中國侵犯新疆維吾爾族人權為由,對四名中國官員和一個實體實施制裁;

——中方制裁歐方的10名人員有8個是議會議員(歐洲議會議員5人,荷蘭議會議員1人,比利時議會議員1人,立陶宛議會議員1人);

——被中國制裁的歐洲議員4月8日在華盛頓智庫布魯金斯學會的研討活動上異口同聲地要讓中國知道,他們不吃制裁這一套,也會持續關注新疆與香港;

……

如果說這是因為國家關系緊張所致,但國家關系即使不算壞時不也如此嗎?即使號稱“美中蜜月”、甚至有人喊“中美國”的時期,不照樣鬧出了《與臺灣關系法》、動不動叫嚷取消中國貿易最惠國待遇、促進李登輝訪美、核間諜案、考克斯報告、“人權報告”等等嗎?而且不光美國如此,其它國家也差不多。議會議員們不積極反華反共就算難得了。即使歐美之外跟中國關系不錯的國家,好像也沒見過幾個議會議員對中國一貫熱情友好的。

這就不免讓人認真想一想:為什么會這樣?根源何在?

二.存在

“存在決定意識”。議會議員也不例外。其堅決反華反共的意識來自其存在。其存在有四大特點:只動口,不動手,大權大,不擔責。

1.只動口:只跟人打交道——選民、金主、媒體、政客……從頭到尾打交道的全是人。換句話說,只跟主觀世界打交道,因此只需要改變人的主觀世界的主觀夸張。

2.不動手:議員的關鍵在“議”——議員動嘴,別人跑腿,光說不做,賣嘴治國,不親自動手做事。

因為不做事,所以不直接跟客觀世界打交道,不需要親身參與改變客觀世界的客觀實踐。

3.大權大:握有支配整個國家政權的最高權力。

4.不擔責:只對“程序正義”負責,不對實際后果負責——只要“程序正義”,不管后果多嚴重,哪怕捅破了天,議會議員們也不用擔責任,更不會受到懲罰——美國的朝鮮戰爭、越南戰爭、阿富汗戰爭都弄砸了,但當初鬧著要打的議員們什么責任也不用承擔。

三.意識

上述四大存在決定了議會議員的如下意識:

1.靠意識形態吃飯,意識形態價值觀第一

議員必須靠意識形態吃飯——只跟人打交道,全部運作都是用自己的主觀夸張改變別人的主觀世界推銷自己。也就是說,全靠賣嘴拿話甜和人,即“狗掀簾子——全靠一張嘴”。這就離不開拉大旗做虎皮,包著自己,忽悠別人。這虎皮大旗只能是意識形態:要憑賣嘴改變無數素不相識、沒有血緣關系、私人關系、商業關系、行政隸屬關系之類的各色人等的主觀世界、使之認同自己,要理直氣壯、義正詞嚴、冠冕堂皇地向他們拉票、籌款、宣傳造勢、談判協調、攻擊對手,使社會認同自己的存在價值、正義性和必要性,不靠在社會中占統治地位的意識形態大旗這法寶還能靠什么?

既然議員必須靠意識形態吃飯,既然必須以意識形態為自己存在的道義基礎和理論根據,自然必須意識形態價值觀第一,“政治掛帥”,時時、處處、事事以“政治正確”為標準衡量一切;自然不能容忍意識形態價值觀不同的東西,更不用說意識形態價值觀對立的東西了。

2.沒有追求實事求是的迫切需要,也沒有確保實事求是的客觀條件

中國農民說:“人哄地皮,地哄肚皮”。孫子兵法說:“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對靠直接跟客觀世界打交道為生的人來說,脫離實際就無法生存,實事求是不是可有可無,而是生死攸關,不能有絲毫懈怠。

對只跟主觀世界打交道、靠用主觀夸張改變別人主觀世界的人謀生的議員來說,是黑是白不重要,讓人以為是黑是白才重要;是否是客觀實際不重要,讓人以為是客觀實際才重要。這樣的客觀存在決定議員們:第一,沒有把“實事求是”看成生死攸關、來不得半點馬虎的大問題的迫切需要。第二,想實事求是也沒有可靠的基礎保障:不直接參與做事、不直接接觸實際,既無法獲得任何直接經驗也無從直接獲得第一手資料,只能通過報告、咨詢、聽證、通報等“二手貨”乃至幾經輾轉的“N手貨”去了解實際——你的“客觀實際”要經過別人的“主觀夸張”來實現,這樣的架構本身就無法保證總是真正客觀。即使匯報者力求客觀,也難免存在主觀判斷誤差的可能,何況“意識形態壓倒一切”的大環境會導致“選擇性匯報”“選擇性詢問”“選擇性相信”……這一切決定議員們脫離實際很容易,確保實事求是很難。

3.隨心所欲到處伸手,什么都要插一杠子

大權在握,為所欲為——握有支配整個國家的最高權力這一狀況決定議會議員可以挾議會令天下,橫掃一切想管什么管什么。天下大事大概只有議會議員想不到的,沒有議會議員不能過問的。

4.不計后果

既然不必負責,當然可以不計后果,想怎么干就怎么干。

四.因果

把上述各項聯系到一起,就不難明白為什么西方議會議員反華反共那么堅決,那么徹底,那么不擇手段無孔不入。

靠意識形態吃飯的決不會認同不同的意識形態(頂多會有條件地部分容忍,但容忍不是認同。認同意味著否定自己的存在價值);對敵對的意識形態則連部分容忍都談不上。

西方議會議員因為是吃意識形態飯的,所以不能容忍意識形態截然不同的中國的一切;因為脫離實際,所以不知道在今天猖狂反華后果會有多嚴重;因為大權在握,所以能把自己的意志強行變成國家行為;因為不擔后果,所以有恃無恐為所欲為。

靠選票生存就不能違背統治階級的主流輿論——可以隨波逐流,可以火上加油,可以錦上添花,可以拾遺補缺,但無法犯眾怒逆潮流挽狂瀾于既倒。這就注定議員這號的只能在國強勢旺、順風順水、可以仗勢欺人的年頭混得風生水起,一旦國難當頭、人心惶惶、不知所措、需要獨具慧眼、高瞻遠矚、力排眾議、凝聚社會、扭轉乾坤當中流砥柱的領袖級角色時,沒有哪個議員能勝任。西方舉世聞名的官員政客不少,如羅斯福、丘吉爾、戴高樂、默克爾、勃蘭特、尼克松、基辛格、馬歇爾,但舉世聞名的議員有幾個?好像就一個,還是臭名昭著——麥卡錫。再放眼西方,有幾個議員寫回憶錄的?又有幾個議員的回憶錄能全球暢銷的?如果是真本事真貢獻,能是這結果嗎?

議會議員想歷史留名靠主觀夸張賣力表演不行,唯一靠譜的辦法是讓自己的提案通過變成法律,好讓人們把自己的名字跟該法案聯系在一起(美國議會是誰的提案得以通過變成法律,就用誰的名字命名之)。能出名又不用擔后果,當然只賺不賠,當然肆無忌憚,當然挖空心思絞盡腦汁無孔不入。想靠微博出名博眼球的人挖空心思標新立異無奇不有,什么荒唐事都想得出來;想靠提案出名的議員挖空心思標新立異無奇不有,什么荒唐提案都敢端——難怪連基辛格都曾說,美國國會可以通過決議宣布地球是方的。

只需要主觀夸張不需要客觀實踐、權力大又不擔責任,對于文人來說,沒有比這更理想的行當了。在這個領域沒人能競爭得過他們,難怪西方議會議員絕大多數都是文人,尤其是學法律政經的文人。過去中國文人靠耍筆桿子通過科舉入仕途,如今西方文人靠賣嘴皮子通過選舉入仕途,形式不同,本質差不多;文士劣根性的那一套其實也差不多——揭露中國仕人的名作有《儒林外史》,揭露西方議員的名言有馬克·吐溫的“美國國會有些議員是狗婊子養的”(后被迫登報道歉曰:“美國國會中有些議員不是狗婊子養的”)。西方議會議員一臉的道貌岸然、一肚子男盜女娼的丑聞早就不稀罕了,在議會中破口大罵大打出手也不是新聞。

所有這些加到一起,結果就是西方議會議員反華反共跳得最高,不管實際不實際,不管后果多嚴重,什么荒誕不經的幺蛾子都敢往外端,只有想不到,沒有嚷不出——看看西方議會議員的樣子,不難想象中國文人公知得道成精會是什么德性。

五.說明的問題

(一).吃意識形態飯的人決不會認同敵對的意識形態

對吃意識形態飯的人來說,不要說認同敵對意識形態,就是不同的意識形態都決不能認同,否則就否定了自己的存在價值——神父能認同可蘭經嗎?和尚能認同舊約嗎?阿訇能認同圣經嗎?如果認同了,還能繼續當自己的神父、和尚或阿訇嗎?同是有神論的宗教之間尚且如此,何況敵對的意識形態之間——認同了敵對的意識形態,還怎么吃自己的意識形態飯?因此吃反華反共飯意識形態飯的人決不可能認同愛國愛黨的意識形態。

(二).吃意識形態飯的人脫離實際又掌握權力且不承擔后果,結果必是災難。

決策者同時具備以下四條必禍亂天下:

1.主觀唯心

2.脫離實際

3.大權在握

4.不擔后果

——主觀唯心就不可能接受任何不同見解和信息,就排除了從主觀上避免錯誤的可能。

——脫離實際就不可能實事求是,就排除了從客觀上避免錯誤的可能。

——不擔后果就排除了通過反面教訓避免更大錯誤的可能。

——大權在握就能將錯誤強加于人。

四條具備,排除了避免錯誤的一切可能——主觀因素、客觀因素、反面教訓因素,只剩下用權力把錯誤強加于世。能妨礙在通向深淵之路上一往無前的因素全部排除,剩下的只能是滅頂之災。

吃意識形態飯的人脫離實際又掌握權力且不承擔后果,就滿足了這災難四要素:

吃意識形態飯的無不自認有真理。是否真是真理且不論,只要脫離實際,真理再真也不再是真理,而是主觀唯心主義——真理過頭一步就是謬誤。這一步就是理論與實際的聯系。

槍需要校槍,炮需要校炮,雷達需要校飛,計量儀器需要標定和校正,車船飛機需要校正方向……所有這些都是用客觀存在校驗主觀認識、讓主觀認識服從客觀存在而不是相反。不承認這條,硬要讓客觀存在服從主觀認定,自己說哪里是南哪里就必須是南,結果就是南轅北轍,手段越先進跑得越快結果越糟。機器如此,真理同樣如此。只要脫離實際,真理就不再成立——原則理論再正確,用錯了地方用錯了人照樣是災難。比如,認敵為我或認我為敵,“不審勢則寬嚴皆誤”。之所以會錯,關鍵在于脫離實際。

吃意識形態飯的脫離實際、大權在握又不擔后果導致大災大難的例子比比皆是。比如:

美國在阿富汗打了20年,最后還是鎩羽而歸——用了20年才知道打不贏,這究竟是在阿富汗一線的美軍打了20年仗才知道了實際情況,還是美國大權在握、脫離實際、不擔責任的吃意識形態飯的大佬為意識形態的需要不顧實際情況用權力硬逼著死撐到底?

這種情況在美國不是第一次:介入朝鮮戰爭的理由是意識形態;3年朝鮮戰爭中有兩年為戰俘問題糾纏的理由是意識形態;介入越南戰爭的理由是意識形態;出兵巴拿馬、格林納達、科索沃、伊拉克、敘利亞、利比亞的理由都是意識形態。華盛頓吃意識形態飯的大佬們為了意識形態的需要就拍板,其它什么也不管,誰敢根據實際情況唱反調就用權力給誰扣上一個意識形態的大帽子——當年的國防部長麥克納馬拉在國會流露出對擴大轟炸北越的效果有懷疑,馬上就挨了當頭一棒:“部長先生,我對您的話感到異常失望。我認為它會令共產主義者們感到欣慰。這是對共產主義退讓的言論,這是一種失敗的言論。” 結果:美國政府官員明知越南戰爭打錯了、打不贏也沒人敢反對,惟恐被戴上“誰丟掉了越南”的罪名,直至在越南大敗而逃。而美國事后卻把越南戰爭的失敗歸咎于媒體——媒體把戰爭實況報道得太多才激起反戰運動,被迫撤軍。從此美軍嚴控戰地報道,順便也壓制住了一切反調。美國在阿富汗耗了20年、一線軍人明知這場仗贏不了也不見有誰敢公開唱反調,原因恐怕在此。

為什么美軍參聯會主席在2020年大選前后兩次與中國軍方通話,向中方保證美國不會攻擊中國?為什么早在1987年同樣是美軍參聯會主席為了防止意外戰爭而跟蘇聯軍方建立了聯絡機制、直接跟蘇聯總參謀長聯系?為什么朝鮮戰爭時美國軍方和政府明知蘇聯空軍秘密參戰卻緘口不言、唯恐鬧到國會?顯然美國直接跟客觀世界打交道、了解實際情況的軍政人員自己也知道國會那幫吃意識形態飯的老爺既脫離實際又不負責任,唯恐這群豬隊友腦袋意識形態發熱抽瘋闖大禍。(一群瘋子的“民主”與一個瘋子的獨裁的區別,跟砍頭還是上吊的區別沒什么本質不同。)

六.對中國的警示

不能讓吃意識形態飯又脫離實際的人掌權,更不能讓這樣的人掌權而不擔責任;不能讓吃敵對意識形態飯的人占據意識形態的工作崗位

“吃敵對意識形態飯的”=“吃意識形態飯的”+“敵對”

——吃意識形態飯的:

以跟人的主觀世界打交道為生,以上層建筑領域行業為業——政治、經濟、法律、社會、宣傳、教育、文學、藝術、宗教、哲學……主要是各類人文類知識分子(或曰文人)。

——敵對:

任何主動的帶有敵意的言行——槍口所向、矛頭所指、刀鋒所對、攻擊污蔑、否定貶低、造謠誹謗、幸災樂禍、冷嘲熱諷、挖苦貶損、揶揄鄙薄、歪曲刁難、借題發揮、含沙射影、指桑罵槐、旁敲側擊、挑撥離間、危言聳聽、為同類敵對言行搖旗吶喊、站臺助威、喝彩叫好、點贊轉發、辯解開脫、安慰打氣、贊助募捐……

“不讓吃敵對意識形態飯的人占據意識形態的工作崗位”,意味著不允許任何認同反華反共言行的吃意識形態飯的人,尤其是文人,占據黨的意識形態崗位。

道理很簡單:

從事意識形態工作的人,如果對反華反共意識形態的東西有任何認同,那就足以證明此人是吃反華反共意識形態的飯的。黨的意識形態工作讓這樣的人來做,純屬開門揖盜的自殺行為。對于這類吃反華反共意識形態飯的人,必須從黨的意識形態部門清除出去。

有人說,“這是打擊不同意見,破壞信仰自由言論自由,侵犯人權”

基督教會讓和尚當神父嗎?會允許用佛經做彌撒嗎?伊斯蘭教會讓拉比當毛拉嗎?會允許用猶太法典解釋可蘭經嗎?佛教會讓紅衣主教當寺廟住持嗎?會允許用圣經做法事嗎?從來沒見人把這說成“打擊不同意見、破壞信仰自由言論自由、侵犯人權”,為什么愛國愛黨的意識形態工作不讓吃反華反共意識形態飯的人來做就成了大逆不道?

又有人說,“一時錯誤,改了就行,何必大驚小怪。應該包容。”

兩軍對壘時站在這一邊,跟敵對的那一邊就是你死我活的敵我關系。真刀真槍物質世界的有形戰場如此,唇槍舌劍意識形態的無形戰場同樣如此。

在意識形態兩軍對壘的戰爭中站到敵對陣營,不靠意識形態吃飯的人可能是一時的錯誤,可能是認識問題,可能改變,靠意識形態吃飯的人則決不可能是一時的錯誤,決不是認識問題而是根本的立場問題,決不可能改變。

不靠意識形態吃飯的人的生存跟具體的意識形態沒有必然聯系——不管信佛信道信上帝信安拉,做工務農經商搞科技的自身規律都不變。既然沒有必然聯系,那就沒有主動選擇某具體意識形態的內在需要,信不信、信什么都取決于外在環境。換句話說,是外因導致的被動的接受而不是內因導致的主動的選擇。既然是外因導致的被動接受,則外因變了立場就可以改變,沒有不可逾越的障礙,可以脫胎換骨從頭再來——昨天是“國軍”,今天就可以調轉槍口成為“解放戰士”。

靠意識形態吃飯的人的生存跟具體的意識形態徹底交織在一起,一分扯就要命——讓和尚只準靠布道圣經吃飯,還讓人家活嗎?吃意識形態的飯,價值觀是自己主動選的,完全出自內心的認同,一切選擇來自內因的驅動,外界因素只能影響表達方式,改變不了內在實質,否則只會被動接受,不會主動積極散布傳播。同樣反華反共的言行,不靠意識形態吃飯的人不一定是自己主動的選擇,靠意識形態吃飯的人一定是自己主動的選擇。其意識形態的大構架走向已經定型,具體的反華反共言行不過是整個機體的筆跡、指紋和DNA,一個樣本就足以鑒定出整體本性。這樣的人只有改變別人的價值觀,沒有價值觀被人改變的份。所謂“一時錯誤”既非“一時”,也非“錯誤”,而是根本立場,根深蒂固,本性難移,讓這樣的人不但要接受一貫敵對的意識形態的結論,不但要把原有的價值觀一筆勾銷,不但要積極主動地宣揚傳播曾被自己極端仇視的價值觀的一切,而且還要宣揚得有專業水平,讓不信的人皈依,讓普通的信徒嘆服——這可能嗎?見過“解放戰士”,見過“解放政委”嗎?——昨天是“領袖”、“三民主義”、“堪亂剿匪”頭頭是道國民黨政訓官,今天就成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為人民服務”義正詞嚴的共產黨政委——天下有這樣的戲法嗎?

拿破侖說,“一切不道德事情中最不道德的,就是去做不能勝任的事情”。讓吃反華反共意識形態飯的人去從事愛國愛黨意識形態工作,就是讓人去做不能勝任的事,就最不道德的。

有人不承認這種“不能勝任”,一口咬定吃反華反共的意識形態飯的也能干愛國愛黨意識形態的工作——先反華反共,再宣稱“愛國愛黨”、“第二種忠誠”。這種邏輯用魯迅的話說就是:“軍歌唱后,來了戀歌,道德談完,就講妓院”。對這種假戲真作,毛主席早有揭露:“有些演員演反派人物很像,演正派人物老是不大像,裝腔作勢,不大自然”。

不過話說回來,假定真有人佛經、圣經、古蘭經、三民主義、“普世價值”、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樣樣精通,門門吃透、爛熟于心,一開口哪樣都能頭頭是道、雄辯滔滔、理直氣壯、點水不漏、無可辯駁,讓人五體投地、折服皈依……這樣的活神仙就算有,誰敢信?信他什么?誰敢依靠?依靠來干什么?

結論:吃意識形態飯的如有反華反共言行,則屬于根本立場問題,即使表示悔過也不可能具備從事愛國愛黨意識形態工作的資格。

2021.10.16.

微信掃一掃,進入讀者交流群

本文內容僅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網站立場。

請支持獨立網站紅色文化網,轉載請注明文章鏈接-----http://www.gsm-iran.com/wzzx/xxhq/oz/2021-10-18/71841.html- 紅色文化網

獻一朵花: 鮮花數量:
責任編輯:寒江雪 更新時間:2021-10-18 00:54:28 關鍵字:歐洲  小小寰球  

話題

推薦

點擊排行

鮮花排行


頁面
放大
頁面
還原
版權:紅色文化網 | 主辦:中國紅色文化研究會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小屯路8號院 | 郵編:100040 | 聯系電話: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備案序號:京ICP備13020994號 | 技術支持:網大互聯
A级毛片无码免费真人久久